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国美电器“生死劫”

作者:于华鹏

来源:

发布时间:2010-8-13 22:35:53

摘要:黄光裕没有答案,陈晓也没有给出,夹在中间的管理层面对现在国美危急的时刻,他们的选择是否客观合理也需要以后才能定论,但在这场争夺中,管理层被拖入对国美和股东无疑都是伤害最大的。

国美电器“生死劫”

本报记者 于华鹏 北京报道

拼接的圆既不圆也不稳定。

裂缝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呢?从7月19日“谈判”那一天,黄光裕方面就预感到了与陈晓的私下接洽不会圆满。一位全程代表黄光裕参与与陈晓谈判事宜的人士谈及这段情境时眉头紧锁:“双方根本无法在关键利益上谈拢,陈的条件苛刻,而黄的态度也很坚持,就是陈必须出局。”

于是一份撤销令,向外界展开了它的裂痕,坊间的猜测也甚嚣尘上。日前,黄光裕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这次撤销动议完全是黄陈两个人的纷争,而黄选择此时撤销陈,是暗中发觉了陈的“夺权”行为,且该行为直接指向黄。

由此,陈黄两人的斗争终于浮出水面。然而对决的背后,对国美的品牌而言,无论是陈晓的杀手锏还是黄光裕的底牌都会让国美重陷困境。

一切都要等到8月下旬的特别股东大会才能见分晓,那是决战日。

陈晓暗中夺权?

从公开的资料和表象看,黄陈矛盾真正的公开化是在今年的5月11日,面对贝恩资本的三名投资人续任非执行董事,黄以大股东的身份否决了该提议,而当晚陈即召开董事会对此进行了翻盘。

二人的矛盾由此公开。但黄光裕的这位嫡系代表8月12日晚间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却表示,其实黄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对陈的举动有所警觉,而当今年5月底陈提出增发20%股权,黄认识到了陈的夺权本质。

据该人士表示,去年5月引入贝恩资本时,陈并没有知会黄,也没有听取黄的意见,而是直接通过董事会排除了其他融资方,锁定了贝恩,并与陈进行了绑定,“黄总是在协议后知道这些极为苛刻的绑定条款的。”

该人士所说的条款,即必须尽力确保贝恩资本方面的董事人选陈晓、王俊洲、魏秋立,三个执行董事中两个被免职就将以1.5倍的代价回购24亿元赎回可转债。更让黄光裕方面不能接受的是,协议规定,陈晓以个人名义为国美电器做贷款担保,如果离职将会解除担保。根据国美电器与贝恩签订的可转债条款,只要在银行出现1亿元的不良贷款就属于违约事件,贝恩即可获得24亿元。

然而据当时的媒体报道,陈晓认为当时只有贝恩符合条件,而黄方面回答记者的疑问时表示,称当时有多家民资和机构找到黄光裕家族,但大股东的意见并未得到陈的回应。

对此说法,本报记者致电陈晓,但对方手机一直未接听。国美上市公司新闻发言人任大庆则对记者表示,其对此并不知情,也不做评论。

“这只是陈意图夺权的伏笔。”上述人士表示,“增发20%才是他的目的。”

根据国美电器5月29日发布的公告资料显示,公司有意授权董事配发、发行以及处置不超过国美电器在2008年5月20日已发行股本面值总额20%的新股,但该项决议需要周年股东大会的表决通过。

当时,即有消息称国美已初签外资,国际资本巨头KKR与贝恩资本组成财团已经与国美初步签订协约。两家投行将各自出资10亿元,剩下的10亿元将由其他一些私募组成。

“如果增发成功,国美电器将变成美国电器。”一位接近国美的人士谈及此事时向记者表示。

该人士所说的“美国”,即根据公司资料,KKR与贝恩资本都是美国背景。记者粗算了一下,如果增发20%股权,贝恩也进行转债,陈晓、KKR(或其他机构)和贝恩资本的合计控股比例将达到24.76%,而黄光裕方面的股份将降低为25.9%,二者相差无几。

具体而言,国美电器的总股本约为150.55亿股,黄光裕和杜鹃的持股为33.98%,为51亿股,如果贝恩转债,黄将摊薄为30.67%,贝恩则拥有16.27亿股,占比提升为9.8%,若再发行20%新股,即发行30.11亿股,总股本将达到196.63亿股,届时黄方面的持股比例将降低为25.9%,而陈晓方面,加上陈晓的2.3亿股,其三方的股本总和将达到48.68亿股,持股近24.76%。

不仅如此,如果国美如坊间所说下半年继续增发20%,或者进行期权激励,黄的股本将进一步稀释,黄的大股东地位将基本丧失。

“在这种持股平衡的情况下,陈晓就很容易利用董事局主席的位置进行控制,不仅夺了大股东的权,而且控制了国美。”黄光裕方面的这位代表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也是黄将“取消一般授权”作为这次召开股东大会的“首项”动议的原因。

也就是说,如果增发20%的股权,其花落谁家将决定黄的命运。但黄方面称,黄得到20%股权的可能性很小。据其透露,根据香港的法律,陈作为董事会主席,有权力召开董事会将该授权以八折的优惠价格增发给其选定的机构,但陈不会选择黄,陈的目的是“去黄化”。

但有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现在陈存在召开股东大会取消一般授权前突然增发20%的可能,但根据香港法律,黄有权向香港法院申请禁止令,禁止增发。如果强行增发,董事将面临法律风险,相关董事也将产生法律责任。

黄陈的底牌

根据黄方面的说法,黄正是看到这种夺权的可能,提出了撤销令。

“我们多次与陈进行沟通,大股东也提出了议价收购其股份并再给一些经济补偿等的条件,但陈并不认同。”黄光裕方面表示,大股东私了的意图很坚决也很明显,在陈晓出局的同时尽量小地减少对国美公司正常运转的影响。

然而现状是双方都不让步,而且双方都握有对国美和对方致命的底牌。

陈晓方面,由于与贝恩签订了捆绑条约,作为个人贷款担保人的陈晓一旦离开,只要在银行出现1亿元的不良贷款就属于违约事件,贝恩即可获得24亿元,也就是说国美将面临24亿的现金流风险。

不仅如此,据报道,陈在8月6日召开了一个紧急视频会议,要求中层以上的管理层必须表态“站队”,而8月12日的国美高层媒体见面会,陈则拉出了李俊涛、孙一丁、牟贵先、何阳青四位副总裁和首席财务官方巍的五人团队,集体向媒体和公众表态将与董事局共进退。

这也是陈晓的最有分量的底牌。一旦陈出局,国美将面临来自中高层管理层的集体“离职”,这将给国美以致命的打击。

对此,黄光裕方面表示:“撤销陈的职务主因是大股东与陈晓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新的股东大会并未针对管理团队有动议,希望管理层看到事件的本质。”

而黄光裕方面,其最大的王牌莫过于手中的“国美电器”的商标所有权。据知情人士透露,2004年国美上市后,并未将“国美电器”的商标所有权纳入上市公司,而是在北京国美的名下,也就是说黄是商标的持有人。

根据当时签订的使用许可协议,上市的门店具有“国美电器”的无偿无限期部分使用权利,既非完整使用权,也非所有权。目前上市公司的使用权,既不能许可他人使用,也不可以发展加盟店和连锁品牌,当时协议的限制只能在内地及香港使用,而且母公司对子公司的控股必须在50%以上。

也就是说,一旦黄撤销陈失败,黄仍具有收回使用权的可能。不仅如此,黄手中仍持近300家未上市门店。

根据2009年年报显示,2009年全年,国美关闭了189家门店,新开56家门店,门店数量从年初的859家减少至726家,净减少133家,同时,改造27家门店。按此计算,300间店面占全部门店的1/3,是上市门店数量的41%左右。

如果这些公司上市,国美的市场占有率和规模将提升一个档位,反之,这些门店将可能另立门户或转让给他人,从而放弃交给国美管理,甚至放弃注入上市公司。

“无论是黄最后胜出还是陈胜出,对于国美而言,都是一次地震。国美面前的路,迷雾重重。”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不仅是分析人士,部分渠道商和供货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不管谁胜出谁输掉,都希望国美尽快步入正常轨道,毕竟公司的发展最重要。

机构票投给谁?

与渠道商和供货商的担忧相同,机构投资者也表示出了忧虑情绪。

一位不愿具名的机构投资者对记者表示,其对于接下来的股东大会并不感兴趣,“我们只希望我们的投资有回报。”

但与小投资者不同,在国美起诉黄这一时间段前后,国美的几个主要股东多次增减持。8月3日,摩根大通以每股平均价2.78元,增持国美电器412.9万股至9.01%。而复牌首日,8月6日,富达基金在二级市场减持1.792亿股,套现约4.34亿港元,持股比例由5.57%降至4.37%,而另一家机构投资者The Northern Trust Company也减持了3828.2万股,从5.25%降至4.99%。摩根士丹利当日却选择了小幅增持,总共8.1万股,持股比例由6.45%略升至6.6%。

对此,记者分别致电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富达基金,三方均表示不对减持和国美股东大会事宜置评。

但一位不愿具名的国美主要股东的机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机构增减持的一些行为有的和机构本身无关,很多机构都在二级市场进行买卖,所以表象上看增减持的是机构,其实并不尽然。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美的机构投资者主要有三类,一类是机构直接持有,一类是代客理财,一类是经纪业务。

所以说,对于接下来的股东大会,直接持有的,机构即可参与投票;而代客理财的机构,投票方向则由客户做主;对于经纪业务,则是客户自己填票,委托机构来投。

资料显示,国美当前约有近180个投资机构股东,占股44.84%,而前50大机构持有数超过40%。

根据贝恩资本方面日前对媒体透露的信息,国美和贝恩对20家大机构投资者进行了走访,结果是对方“明确表示不支持黄光裕的做法,对现在的管理层是满意的”。

而来自黄光裕方面的消息,上述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也在做机构投资者的工作,根据我们接触的情况,机构投资者的态度比较暧昧,而非陈对外宣称的都支持他。”

上述主要股东的机构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做二级市场的机构,届时参与投票的可能性比较小。

据知情人士透露,根据香港法律,单一股东或者联合股东股权超过10%以上就可以召开股东大会。而黄目前的股权为33.98%,已经超过10%,所以股东大会召开几无悬念。

不仅如此,根据上市公司的相关规定和国美的公司章程,只要2名股东或公司机构参与就认定为股东大会决议有效。以最极端的情况打算,因为黄持有两家公司都对国美参股,其自己就已构成股东大会决议成立的底线,即只有黄个人“参加”的股东大会产生的投票结果也将有效,那么结果是黄两票,陈出局。

还有一种可能是,除须回避的股东外,所有股东都参与了投票,则需要投票权益数超过投票人总权益的50%,而黄的票数是33.98%,仅差16.02%;若只是大部分股东参与,其33.98%的股权也基本可达到50%的权益数。

从这个层面讲,黄的胜算很大。

杜鹃的影响

当前,黄的二审上诉进入攻坚阶段。据知情人士透露,法院6月10日对黄在5月27日提起的上诉进行了受理,8月25日左右将有结果。

据他介绍,目前黄对于外面的事情只能通过辩护律师进行沟通和传达。但黄可以在“里面”看到一些主流报纸和电视台。

而对于为何二审时更换了一审的律师团队,该知情人士表示,一审律师团队要全方位争取减刑,而新的律师团队则是“针对性”攻坚。

与黄光裕一同提起上诉的还有黄妻杜鹃。根据一审判决,杜鹃因内幕交易罪,获刑三年半,如果不考虑减刑,自2009年1月被监视居住算起,杜鹃距离自由还有1年半。

一位接近国美的人士对记者称,如果杜鹃重获自由,可以更顺利地代表黄“掌控”局面,而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被动。

目前,杜鹃全资实际拥有Captain Holdings Limited及万盛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且两家公司皆为国美的持股股东。

不过根据记者了解,杜鹃“出来”后还不能直接进入Captain Holdings Limited、万盛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国美的管理层和董事会。

据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叶庚清介绍,根据香港的法律,具有内地身份的服刑期满的人员不能直接进入上市公司担任高管职务。而在内地,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也不能进入企业(含上市公司)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也就是说,杜鹃进入万盛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内地公司仍需等待5年,但该时间不会影响其在公司的绝对控股地位,杜鹃仍具有话语权。

“对于国美和黄来讲,杜鹃的意义不在于进入国美董事会,更大的意义在于可以形成代表黄的意志和影响,更利于各方重大问题的沟通。”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而黄的意志,在上述黄光裕方面的人士看来,就是否定单纯的关闭不赢利门店,而要以扩大市场占有率为首要任务,在此基础上,再提高单店的产出和公司整体的利润水平。

这也被认为是与陈晓的五年规划对立的黄光裕版的国美未来战略。但当前,国美最重要的是能否挺过生死关,这家从小做起的家电零售业巨头,将等待黄陈之斗的败者,是否会抛出最后的回马枪,扼杀国美。

述说

夹在中间的管理层

8月12日,国美电器副总裁孙一丁、李俊涛、牟贵先、何阳青和财务总监方巍集体向媒体表态与陈晓共进退,加上已在8月5日的国美公告中表态的王俊洲,目前副总以上的高管仅剩魏秋立一人未公开表态。

而董事会层面,目前共有11人,除去3名独立董事和3名贝恩资本的非执行董事,剩下的陈晓、王俊洲、孙一丁、伍建华和魏秋立五人中,也仅伍建华和魏秋立两人没有公开表态。

应该说,从某种意义上,国美的最高层已经取得了惊人的一致。这种一致,最令人吃惊的还是支持陈晓的这些高管几乎都是黄光裕曾一手提拔的旧部。

据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黄光裕的动议只是想撤掉陈晓,没想到高管也会介入二人的纷争,当下,矛盾已经延展为大股东与高管的对立,这一点是黄光裕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在几次黄方面的表态中可以看出黄的指向并不是管理层。

就记者所知,在黄光裕独资的Shining Crown全资公司提出撤销陈晓董事局主席职务后的第二天(8月6日),陈晓当日即召开了一次全国性的紧急视频会议,要求国美总部董事会、副总裁和各大区总经理组成的公司管理层,以及各大区副总监级别以上成员均须参加并“站队”。而这次站队的指向也非常明确,陈晓要“摸底”,除高层管理者以外还包括中高层管理者的脉象。据悉,国美高管方面目前有20多人,其中5名为副总,其他为总监级别以上管理人员。

虽然这次摸底的结果并未公布,但这次摸底也许会让很多黄光裕的旧部夹在中间非常为难。一边是旧主,一边是新王,没有中间的选择。

从时间顺序上看,陈晓的摸底逐级递进,从中层到高层全部卷入,而且顺利地将黄光裕的旧部集体进行了梳理。但让人疑惑的是,为何这些夹在中间的高级管理层和黄氏旧部,基本无视黄光裕方面的“沟通”和旧情,集体声援陈晓?

黄光裕没有答案,陈晓也没有给出,夹在中间的管理层面对现在国美危急的时刻,他们的选择是否客观合理也需要以后才能定论,但在这场争夺中,管理层被拖入对国美和股东无疑都是伤害最大的。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