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水皮杂谈:黑石的学费付得值不值?

作者:水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7-8-20 10:56:00

摘要:水皮杂谈:黑石的学费付得值不值?

 

  美国私募基金公司黑石在美上市已经有个把月了,在这个把月中,股票尽管有震荡,但是方向是明确的,那就是往下,往下,再往下。

  黑石的股价究竟多少才合理,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大家知道的只是作为战略投资者,中国的外汇投资公司已经被套牢了20%。折算成美元,账面的浮亏是6亿美元,而此时此刻,中国的外汇投资公司还没有正式挂牌。

  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非吃不可的话,只有让嗓子付出挨烫的代价。

  中国的外汇储备多,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中国的外汇储备增长快,全世界的人民也都知道。这么多的外汇储备又有这么多的人都知道,就算你自己不想花,也架不住别人瞎惦记,更不用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就叫学费。

  黑石还没有上市的时候,滕泰就和水皮专门讨论过中国入股黑石的条件。折扣有限还没有投票权,我们图的是什么?私募股权不透明,资产价格在高位,我们会不会替人站岗?决策如此匆忙,难免挂一漏万,我们着的又是哪门子的慌?黑石IPO一共才募集41亿美元,出售的股份一共才1.533亿股,而来自中国的资金就达30亿美元,占的股份就达1.013亿股。事实明摆着,不是黑石不给中国机会,而是中国捧黑石的场!

  滕泰是银河证券的研究中心主任,一个正直的海归,一个正派的学者,一个拥有正义感的业内人士,滕泰的担心和困惑不到一个月就全部应验了,水皮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沮丧,是得意还是痛惜,是麻木还是愤怒。

  如果学费是非交不可的话,非要交得这么贵吗?

  为什么我们入股黑石和美洲银行入股建行会有如此大的反差呢?

  水皮并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水皮认为做生意就是做生意,中国人跟中国人做的是生意,中国人跟美国人做的也是生意,生意上的事就是一个利益交换的事,可以打政治牌,但是不能本末倒置。政治天然是生意,但是生意未必就是政治。也正因此,水皮从来不愿意把当年的银行股权“贱卖”当做是阴谋,更不愿意替人贴上“卖国”的标签。事实上,中国的国有商业银行要股份制改革,要在海外上市,必须要引进海外投资者,必须要让渡部分权益,必须要给出一个优惠的价钱,这些大家都明白,问题在于如何估值,如何定价。我们没有经验,吃亏上当在所难免,但是亏也要吃在明处,账要算得清楚。贱卖不贱卖,市场说了算,1.09元的参股价半年不到就翻三倍,是个会数数的就知道什么叫暴利,但是居然就会有所谓的专家学者搬弄“改革”的是非来混淆视听,令人匪夷所思。其实,道理是一样的,搞不清楚我们的银行股权为什么会“贱卖”,就弄不清我们今天为什么会在黑石的投资上追高。

  美洲银行为什么会入股中国的银行,是因为便宜吗?不是的,相反,是因为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空间以及中国银行股价的巨大空间,否则,你请他,他也不会来;黑石为什么会在IPO前让中国入股,是黑石要让利于人吗?不是的,相反,黑石的创始人清楚自己的价格已经高估,即便有折扣,依然是高估。高估到什么地步呢?高估到自己IPO时就要变现走人。

  妄自菲薄和妄自尊大的结果是一样的,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

  水皮和许多朋友一样关注美国次级房贷债券危机以及由此引发的全球资本市场震荡,和很多人不一样的是,水皮更多的是感到欣慰。

  为什么?

  因为美国次级债的危机来的正是时候,不仅能刺破房贷的债券泡沫,同样会刺破包括黑石在内的金融类公司的资产泡沫。对于急于走出国门的中国资金而言无疑提供了逢低入市的难得机会。比如像贝尔斯登这样的投行,如果没有旗下对冲基金的蒸发,中信入股的价码不知道会要多高,而今天身陷危机,中信的钱就可能成为救命钱,此一时彼一时,时间不过一个月,主动与被动换了个位置。

  外汇投资公司的规模在2000亿美元之上,如果一定要付出学费的话,那么黑石30亿美元的投资可以算第一笔,但愿这笔学费能让管理层警醒,外汇投资能够保值增值。

  吃亏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吃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水皮杂谈
水皮
水皮

著名财经评论家,央视特邀财经评论员,《华夏时报》总编辑;1989年随知名报人丁望先生创办《中国工商时报》;2007年将《华夏时报》改版为财经类报纸,荣登中国财经类报纸订阅榜首;2010年携手万达集团,跨界整合优势资源,形成万达消费生态圈媒体矩阵;2014年,将财经评论专栏《水皮杂谈》打造为网络视频节目,一经上线即创造百万播放量的佳绩;2017年,带领《华夏时报》与新浪财经整合多位财经专家共同创办 “财经大v频道”;同年,带领《华夏时报》携手中影集团独家代理进口电影贴片广告资源。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