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温州老板潜逃案牵涉多家银行

作者:林晓 王晓慧 应辽产 陈锋

来源:

发布时间:2011-4-22 22:36:39

摘要:温州老板潜逃案牵涉多家银行

本报记者 林晓 王晓慧 应辽产 陈锋 北京、温州报道

   随着货币政策的步步收紧,温州中小企业们就像深秋的树叶,在紧绷的资金链条上瑟瑟发抖。
    “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听到一些中小企业老板因为还不起高利贷而潜逃消失的事。”4月22日,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执行会长周德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已经基本停止了对中小企业的放贷,他们只能转向高利贷。
    据记者了解,由于商业银行银根收紧,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大幅攀升,月息8分很普遍,这使得温州高利贷市场持续活跃。而在温州民间借贷市场上则寄生着高利贷者、商业银行、中小企业、担保公司、典当行、投资公司、地下钱庄、赌场等等各色各样的资金组织,他们之间结成复杂的生态链条,时刻酝酿着无法预测的风险。
借贷者出逃
    风险已经发生。
    4月21日,江南皮革有限公司大门紧锁,只有几个保安站在大门口。门口贴着一张《通知》,内容是,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老板黄鹤潜逃,政府将成立清算组,解决相关问题。
    记者调查得知,黄鹤已携带妻子和两个孩子在4月6日潜逃到境外。此前他和几个富二代去澳门赌博,“输得太厉害了,出不来,是大家凑钱保出来的。”
    记者从清算组得知,截至4月22日中午,共有95个供应商和个人到机场大道999号外贸大楼4楼登记(清算组地址),登记债务总计1.3289亿元,其中牵涉到3个个人债务5000万元,其余为原材料、设备供应商以及工程款,最大的供应商涉及2000多万元资金。
    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隶属江南控股集团下属子公司之一,注册资本1580万元。
    温州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邹建强告诉记者,被牵涉到的银行共有10家左右,其中包括光大银行、广发银行、中国银行、龙湾农村合作社银行、深圳发展银行等。银行给江南皮革公司及其关联公司贷款总额大概在1.42亿-1.45亿元之间,直接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有放贷关系的银行没那么多,现在温州中源会计师事务所还在审计统计。“这里面很复杂,有些是别人给他担保,有些是给别人担保。”邹建强说。
    黄鹤的潜逃也给上市公司造成了影响。福建南纺4月22日发出公告,江南皮革有限公司欠公司货款853万元,公司已计提坏账准备15万元。如上述公司无法全额还清货款,预计最多将影响公司利润838万元。
    记者采访得知,黄鹤可能拿了很多担保公司的钱,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来登记。邹建强说,现在一些担保公司都是地下钱庄,而担保公司的钱也是从民间拿过来,担保公司担心的是被大家知道后,债权人上门要来讨债,引起更大的震动。
利率飙升
    发生以上恶性事故的原因是最近央行的银根收紧,这让本就脆弱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雪上加霜。
    “月息2分太低了,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当着记者的面,王洪忠调侃道,这个看上去并不起眼儿的小老头,现在是叱咤一方的放贷大户。
    “月息2分大都是亲戚朋友之间借钱干实事的。”据王洪忠介绍,真正的高利贷大都是月息2分集资,然后高于1毛放出去,2毛、5毛的月息都是正常的,最疯狂的息水已经达到一天一倍即日息一元,就是早晨放,晚上就收,这类的借款人一般都是高利贷大户或者已经设好了局只等赢别人钱的赌徒。这种放贷时间短、收益高,但是风险相当巨大。
    这一切都是因为央行持续收紧银根所致。4月21日,央行再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这是今年第四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加上此前的三次加息,银行信贷霎时收紧。
    “如今,即便是像我们这样的区域内重点企业,合作银行也只是承诺保障原来的授信额度,想增加则不太可能。”星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陈时升告诉记者。
    除了信用额度的减少,在利率上,银行也区别对待。陈时升透露,此前星际控股贷款的利率是国家规定的标准利率,而现在则被提高至15%。
    大企业尚且如此,中小企业的日子更是难熬。因此,更多的中小企业将融资目光投向了民间的高利贷,最终导致民间借贷利率水涨船高。
   “现在中小企业民间借贷资金的利率一般是月利率6分、7分、8分左右,也就是说,如果你借了100元,到年底你要还196元。”周德文说。
资金链环环相扣
    记者调查发现,在高利贷产业链囊括了担保公司、银行、典当行、投资公司、中小企业、地下钱庄和赌场等各色机构,整个链条环环相扣,他们之间是共荣共生的关系。中小企业既是借高利贷者,同时他们也可能是放高利贷者。
    目前,商业银行解决贷款难最普遍的方式是,先由某个担保公司或者其他投资公司想办法收集一批资金,这部分资金的利率相当高,比如组织100万元的资金,企业要为这部分资金付5万元以上的月息。这笔100万的资金先被存到银行,然后银行再按照一定比例,贷款给付息的企业。
    而这些资金的来源则是五花八门。比如一些人从乡下或者外地以2分、3分的利息收来资金,然后再以5分、6分的利息贷给中小企业。这中间,这些组织资金的中介机构可以赚到3分左右的利息。
    一位小企业老板告诉记者,因为在温州民营企业之间都成立了许多协会商会等,老板们就经常通过这些平台见面,因此大家都很熟悉。通过朋友认识朋友的方式,担保公司、商业银行、地下钱庄的人士就和中小企业老板们成了好朋友。对于他们而言,除了经营方面的互相沟通之外,相互融资是最重要的。
    这样,就在这个圈子里形成了以中小企业为资金需求方,以商业银行、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和地下钱庄为资金提供方的融资市场。如果有一家中小企业有资金需求,包括银行在内的融资方都会要求中小企业之间互相担保,也就是两个企业之间,你担保我的贷款,我担保你的贷款。或者是连环保,比如地下钱庄要给一共八家企业提供贷款,则这些企业则按照A担保B,B担保C,等等依次顺延,这样一旦某个企业发生问题,则可以通过其他企业老板收回投资。
堵住监管漏洞
    但是,这样的融资方式却蕴藏着风险,只要在这条资金链上有一家企业发生资金问题,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其风险将会在资金链的各个方向传递。
    如果仅仅是高利贷者的资金在温州流动,那么即使发生风险其危害也有限,如果大量银行资金流入民间借贷市场则会酝酿一定的金融风险。
    方兴担保公司董事长方培林告诉记者,目前在温州的资金市场上,利率是双轨制的,商业银行有一套利率体系,民间借贷市场有另一套利率体系,在这两个利率体系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
    周德文告诉记者:“也有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地下钱庄和银行职员勾结起来的情况,他们以较低的利率套取银行资金然后转手以高的利息贷出去,赚取差价。”但他同时表示,这种现象不普遍。
    陈时升也告诉记者,企业通过项目向银行申请贷款,资金下来后流向哪里,银行一开始会有监控,但监控的“长度”有限。有心人通过多个环节操作,即能避开银行监控。与以前相比,现在银行对下放的资金的监督增强不少,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监管漏洞很难完全覆盖。
    周德文告诉记者,民间借贷作为银行资金的有益补充,对推动中小企业、个体经济、农村经济发展、活跃资本市场发挥着积极意义,只是需要监管部门的引导和规范。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