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成品油定价新机制望年内出台

作者:王冰凝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9-22 16:54:00

摘要:成品油定价新机制望年内出台

成品油定价新机制望年内出台

 

本报记者 王冰凝 北京报道

 

    国际油价从接近150美元/桶跌破95美元/桶,让政府考虑在国庆后调整成品油价格的计划落空的同时,也成就政府改革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好时机。
    9月18日,一石油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随着国际原油价格回落,政府原计划国庆后上调成品油价的计划延后,相关部门计划在今年内推出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但预计改革不会一步到位,第一步将是理顺价格,使得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实现接轨。
    受美元下跌以及避险资金涌入商品市场等因素影响,国际油价在前几个交易日跌破90美元/桶之后,9月18日,欧洲盘中重破100美元关口。无疑,反复震荡的国际油价也给中国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国庆后上调油价计划流产
    “相关部门原本计划,国庆节一过就上调油价,但这个时候国际油价大幅度回落,使得这个计划落空。”一石油集团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此前有媒体报道,国际油价大幅下挫使得9月份国内成品油价格下调面临相当压力。中石油集团一位内部人士透露,从宏观经济考虑,国内成品油价格存在下调的可能性。
    不过,一石油集团权威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据石油集团与相关政府部门的接触,相关部门目前并没有下调油价的可能性,只是暂时不上调油价,或者等待时机理顺国内成品油价格,使得该价格与国际油价接轨。
    “一旦实现接轨,成品油价格还会上涨,因为目前国内的成品油价格,只有在国际油价跌至85美元/桶时,国内炼油企业才能够实现保本经营。”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国际油价在回调至90美元左右后,又上涨了,只要国际油价高于85美元/桶,实现接轨的成品油价格就会上调。
    据记者了解,因为中石化70%的原油都来自于国际市场,而中石油大部分原油都来自于国内,所以,中石化的原油成本要高于中石油,但中石化着重下游市场,炼化业务远远高于中石油,而且其加油站仍在全国占据绝对数量,国内成品油价格的制定,主要是参考中石化的炼油成本。
成品油价改先行接轨国际
    虽然近期上调油价的计划因国际油价的震荡被延后,但理顺成品油价格的最好时机却正在到来。
    “据集团在与相关部门接触中了解到,相关部门认为目前的油价下,正是理顺成品油价格的好时机,包括出台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以及费改税,出台燃油税政策。”一石油集团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在今年内,相关部门计划变革成品油定价机制,出台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但这个不是一步到位的,首先会理顺成品油价格,使得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接轨,下一步才是放开油价。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室主任邓郁松也提出了中国成品油价格改革今后应分两步走的观点。
    “从长远看,中国国内成品油价格改革的最终目标是放开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邓郁松认为,第一步,理顺价格水平,以保证成品油的正常供应;第二步,在逐步完善石油流通体制和政府监管政策的基础上,在市场竞争相对充分后,再完全放开油价,由企业根据国际国内市场状况自主定价。
    一石油集团负责人则认为,尽管国际油价已经回落,但目前在世界以及中国的宏观经济大背景下,成品油定价机制的调整难度仍然很大,除了国际油价的不确定性外,目前国家的经济政策已由“两防”转向“一保一控”,要保证经济平稳和控制通货膨胀,成品油价格以及供应的稳定事关重要,所以政府调整成品油价格政策仍存在挑战因素。
国际油价疑遭“绑架”
    目前的国际油价将走向何方,已成为中国成品油价格新政出台的最大变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分析认为,从国际油价的激烈震荡看出,目前原油价格已经脱离了供求关系和生产成本,变成了一个复杂的金融化的产品。受一些金融机构和利益集团的控制程度已经远远高于受各种复杂外界因素的影响程度。
    “国际油价疑遭‘绑架’,美国飓风和欧佩克减产这样的重型炮弹都撼动不了国际油价,挡不住它的下跌,国际油价必然遭到利益集团的控制。”中国能源网信息首席官韩晓平则惊呼。
    韩晓平说,此轮国际油价的下跌,遭到重创的国家是俄罗斯,以致其关闭国内股市,中国也要谨防石油成为一些利益集团打压中国经济的武器,因为石油很可能已经被某些利益集团所控制。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石油峰值研究小组发表的对高油价成因的最新研究结果也显示,美元贬值只能部分解释油价飙升、地缘政治和金融投机因素只是高油价的助推因素,欧佩克增产态度暧昧刺激了油价进一步上涨,然而它们都不是油价持续走高的根本原因。
成品油价格宜逐步市场化
    中国成品油价格改革从1998年蹒跚起步。1998年6月,中国出台了《原油、成品油价格改革方案》,并在2001年10月发布《关于完善石油价格接轨办法及调整成品油价格的通知》,确立了“国内油价与国际接轨”,以及“稳定国内油价”这两个石油价格改革的原则。
    “由于近年的高油价,政府为保护一些困难群体和公益行业免受高油价冲击,并未‘与国际接轨’,导致国内成品油价格相对较低,从而打压了炼油企业的积极性,使得成品油市场供应一直紧张。”一位石油集团负责人称,同时国内油价和国际油价的“滞后”接轨,也不断引发市场的调价预期,导致市场的囤油行为,给成品油供应市场带来混乱。
    “但在两大集团垄断石油市场的背景下,放开成品油价格仍需慎重。”韩晓平认为。
    9月17日,中石化全面上调系统内大区间成品油调拨价格50-100元。中石化解释这是内部调拨价格,是为了集团内部利润分配平衡,不会对成品油市场批发价格产生大的影响。但市场人士均认为中石化调价乃为受国际油价下跌而低迷的成品油批发价“救市”。
“因为国内石油资源垄断在两大集团手中,中石化有足够能力影响成品油市场。”韩晓平说,国际油价被“绑架”的今天,现货市场越来越不能操纵期货市场,而目前两大石油集团垄断市场,成品油价格完全放开很容易被两大集团所控制,而两大集团又不能参与国际市场的石油期货交易,其他企业在垄断背景下也无法参与市场的自主配置,只能不断地接受新的油价震荡的局势,无法掌握油价的话语权。
    “成品油价格的放开,首先要进行机制改革,建立期货交易市场,扶植更多大型的石油公司以回避风险,同时国家拿外汇进行石油的商业储备和战略储备,以避免成品油价格过于随行就市或者被垄断集团控制,冲击中国经济。”韩晓平建议。

 

华夏时报订阅电话
北京(010-59250200)  (010-59250001) 上海(021)52890785  深圳(0755)81197099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电话:11185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