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人民公敌”华尔街

作者:范晓曼 龙葳 兰晓萌

来源:

发布时间:2011-10-7 20:21:35

摘要:美国东部时间10月6日,华盛顿的阳光格外明媚。在看似平静的午后,距离白宫仅有两个路口之遥的华盛顿自由广场上,“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在强烈的摇滚节奏中逐渐聚集。他们高举着写有抗议口号的标语牌和旗帜,大声宣泄着不满。

“人民公敌”华尔街

本报记者 范晓曼 龙葳 兰晓萌 华盛顿、纽约、北京报道

美国东部时间10月6日,华盛顿的阳光格外明媚。在看似平静的午后,距离白宫仅有两个路口之遥的华盛顿自由广场上,“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在强烈的摇滚节奏中逐渐聚集。他们高举着写有抗议口号的标语牌和旗帜,大声宣泄着不满。接近下午3点,示威队伍又向白宫方向缓慢前进,似乎预示着这场持续了近三周的草根抗议运动,正逐步蔓延至美国最高权力中心。

“美国民众经历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都遭受重大损失,但至今金融行业仍充斥着不负责任的行为,这些抗议运动表达了美国人民对金融系统的不满。”在当天白宫的记者会上,奥巴马承认,自己已听见民众的诉求,也通过电视了解了抗议运动的情况。奥巴马借机将矛头指向共和党人,指责国会共和党人过去一年一直阻挠一些解决方案的实施,他表示,自己将继续为推进金融改革而战,并由财政部门成立一个保护消费者的监督机构。

与此同时,“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大本营仍旧坚守在华尔街附近的祖科提公园,但示威游行已全面升级。除了在纽约市政厅附近广场聚集了大批示威者外,在纽约的20多所高校内都进行了示威和串联,许多学生表示要追随。

直击民粹风暴

尽管华尔街是这次风暴的中心,但是现场并没有想象中的慷慨激昂,外围有很多警察在维持围观者的秩序,公园的树林中散布着许多蓝色的塑料布,上面放着各式睡袋,或是更高级的气床,看起来很多抗议者已在此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抗议者大多悠闲地坐在公园中,有的聚在一起演奏着吉普赛风格的打击乐,节奏明快而轻松,有的则安静看着书,更有年长的老者旁若无人地织着毛衣,仅有几拨抗议者站在路边,向过往的路人展示自己的抗议宣言,并高喊着“占领华尔街”的口号。

其中,一对母女各举着一块示威牌,上面分别写有“抗议者聚集在一起向金融机构和政府吹响号角”、“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政党——民主、共和两党与华尔街关系太过暧昧”。母亲告诉记者,她和她的女儿都处于失业状态,这源于现在的政府与华尔街勾结,使得衰退的经济难以复原,就业机会越来越少,她希望能有一个全新的政党,能够真正为民众的利益着想。

母女旁边站了几位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坦然地面对着路人的围观和媒体的镜头。他们的抗议标语直指华尔街:“那些1%的富人们支付了美国22%的税收,但是他们却占有了42%的国家财富”、“经济的萧条持续多久取决于华尔街何时终结他们的贪婪。”

其中,一位老先生显得特别的激动。记者惊讶地发现他左手举着五星红旗,右手捧着一叠《中国日报》(英文版),当他看到记者,还亲切地用中文说了一句“你好”。当记者问他为何举着中国的标志物时,他兴奋地告诉记者,他认为中国是金融危机最终的救世主,只有高效的政治体系才能够拯救低迷的经济,美国应该效仿。

本报记者观察到,抗议的人群中主要以高校学生及失业工人为主,但也不乏西装革履的职场白领。一名“占领华尔街”的组织者告诉记者,为了抗议行动的持久性,他们实施着松散但有计划的管理,并已制定了非常详尽的日程表,把直至11月5日的华尔街大本营行动计划都一一列出,这些行动包括几个大的方面——日常例会、集会、艺术与文化活动、时事论坛及募捐行动等,来保障所有行动的完备性。

这场持续数周的抗议活动也吸引了不少华尔街精英的关注,一位在顶级商业银行工作的高管告诉记者,尽管这次活动通过新媒体的传播引来了大量关注,但真正的华尔街人士对此态度十分冷漠,很少谈及此话题,他们认为这是一群无事可干的人为宣泄自己的情绪而聚起来开的一场PARTY而已,因此,美国的主流媒体也没有过多关注。

“闹剧”将被政客利用?

“尽管民主、共和两党已经都开始关注到此次抗议行动,但是政府不太可能会采取任何实质性的措施,因为此前对华尔街金融机构的严惩对美国经济恢复的作用不显著,反而导致经济陷入僵局。”保诚国际投资咨询公司首席投资策略师John Praveen接受记者采访时做上述表示。

John Praveen认为,这次运动不会对美国股市造成任何影响。

他解释道,近期美国股指的波动主要受欧债危机和亚洲市场的拖累,在这个时点上,这次运动不会影响美国经济及伤及决定美指的上市公司业绩。并且,此次运动提出的抗议话题似乎老生常谈,这些话题早已在公众、媒体和政府中多次讨论过。同时,作为这次被抗议目标的金融机构已遭到重创,所以抗议不会对它们产生特别的冲击。

华尔街著名评论人士John Gordon向记者表达了他独特的观点,他认为这次运动的发生实质上并不是金融问题,而更像是一场政治闹剧,他不相信最终能取得任何重要的成果。华尔街对抗议者来说,只是一个比较方便且有标志性意义的地点。

但对于政治家们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闹剧”。

对于有加税倾向的民主党和总统奥巴马来说,这次抗议是张助力的“牌”。为了给9月初提出的4470亿美元就业刺激计划“买单”,奥巴马的办法之一是对富人增税。近期持续不断的抗议为在共和党及其控制的众议院那里遭受巨大阻力的“富人税”打开了可能的通道——一边是已得到巴菲特和民间呼应的奥巴马,另一边是在民怨沸腾下难以大声表示反对的共和党,“富人税”通过的概率正在加大。

尽管奥巴马获得了一些助力,但短暂停留在他手中的好牌,明年仍很难化成更多选票。危机迟迟不能摘除,民众目前对华尔街的这种不满,很快也会蔓延至政府和奥巴马。当有一天奥巴马意识到对华尔街的恨意要烧到自己身上时,QE3或许会成为必要的手段。

左翼思潮的复归几乎是经济危机不离不弃的伴随物。从这个角度说,缺少了这场运动的后危机反而是不完整的。问题是,政客们和华尔街会通过这件事做些什么。没有人怀疑,华尔街会继续冷漠,而华盛顿觊觎明年大选的各派,则在消化中。或许,QE3会因此获得新生的机会,从而影响到华尔街乃至整个世界。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