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金乡大蒜电子盘“崩盘”

作者:郑重

来源:

发布时间:2012-1-13 21:34:05

摘要:1月4日,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发布公告称,由于主服务器损毁更新设备,临时休盘3天,1月9日本应正常开盘。停盘意味着资金被冻结,没有期限的停盘让投资者开始担心他们的资金何时能够出来。

本报记者 郑重 济宁报道

1月9日一大早,山东省济宁火车站,刘晓生站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这位投资山东省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的蒜商已经连续几天没能睡个安稳觉。8日晚,看到原定于9日复盘的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再次公告继续休盘的公告后,刘晓生开始担心自己的资金是否安全,深夜打电话约《华夏时报》记者一起到济宁金乡看看情况。
此前几天,金乡县公安局发布消息称,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总经理袁北斗已被当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金乡大蒜电子盘也将接受是否存在操控市场行为的调查。1月4日,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发布公告称,由于主服务器损毁更新设备,临时休盘3天,1月9日本应正常开盘。停盘意味着资金被冻结,没有期限的停盘让投资者开始担心他们的资金何时能够出来。
“马上就过年了,假若年前不能复盘,这个年不知道该咋过。”刘晓生焦灼地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对记者说。
10亿资金被冻结
济宁当地小有名气的大蒜行业分析师张军估计,在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停盘之前的保证金账户上,差不多有10亿元。
张军从2008年开始一直未间断向本报反映大蒜电子盘存在问题。
“在本次停盘之前的2011年12月30日,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成交量68.35万吨,订货量135.82万吨。粗略估算,当日成交额高达3.5亿元左右,订货资金余额达7亿元左右。”张军分析道,“除了订货资金之外,投资者必须准备一部分护仓资金,一般情况下占订货资金余额的40%至60%,也就是说在3亿元左右。这样算来,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在停盘之前的保证金账户上,差不多有10亿元。”
本报注意到,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承诺的9日复盘并未如约,更让投资者担忧的是,本次继续休盘的公告并未提及何时能够复盘。停盘意味着10亿元资金被冻结。
作为国内最大的大蒜主产区,金乡县南店子市场则一直享有“大蒜华尔街”的美誉。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就在市场东头一座不起眼的四层小楼的第三层、第四层办公。小楼的一、二层是县林业局的办公场所。
就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每日的资金流量却是用“亿”来计算的。该交易所号称日成交金额超3.5亿元、日保证金余额超7亿元、盘面总资金超过10亿元。在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网站上,仍然显示最后一个交易日——2011年12月30日的成交量与订货量信息:订货量135.8万吨,成交量68.347万吨。
据本报了解,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是由当地几个起家于大蒜贸易的企业在2009年共同出资成立的,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
1月9日上午开始,不断有投资者从全国各地向南店子汇聚过来,他们担心的是自己的钱还能不能拿出来。
类期货交易被查
在业内人士看来,金乡大蒜电子盘出现问题是早晚的事情。
早在去年12月份,不断有金乡大蒜电子盘的投资者自发到金乡县及济宁市政府反映情况,要求政府调查该交易所是否存在操纵市场的行为。
“他们上访的原因是金乡大蒜电子盘进行变相期货交易,电子盘里大量存在合约买卖现象,空头投资者中最大受损者被套资金规模达2亿元。”张军告诉本报记者。
“金乡县大蒜电子盘很少有实际货物交割。”张军看来,在金乡做大蒜的蒜商中,没有人到电子盘上买大蒜,所谓的大蒜电子交易所,并没有实现所谓的交易功能。国家对于此类电子交易所的设计规则,按照通俗说法是,只能在买卖合约到期日双方交割实物,其间禁止买卖合约本身进行类期货交易。
根据中国大蒜网的统计,目前全国大蒜库存量不到110万吨,金乡县库存也就剩余62万吨左右,据此推算,金乡大蒜电子盘的订货量是全国大蒜库存量的1.2倍,金乡大蒜电子盘成交量也是当地大蒜库存量的1.1倍之多。这仅仅是该盘一个交易日的订货和成交量,按月来算,规模更是大得惊人。
因为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的盘面价格大幅高于现货价格,引致空头投资者的强烈不满。
以DS1203合约为例,该合约在最近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3030元/吨,而目前现货价格仅在2000元/吨左右。作为远期合约,价格高于现货是常见情况,但是,元旦之前,在现货价格节节下挫之际,该交易所远期合约价格却不断拉升。此外,该交易所去年7月份的合约曾出现过到期之后,期现价格仍有大幅背离的现象。空头投资者因此怀疑该交易所自身参与交易,以虚拟资金与空头对赌。
据金乡县公安局发布的消息,对于袁北斗的案件,该县已经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
变身赌场
在业内人士看来,现在的电子盘实际上已经变身为实实在在的赌场。
张军举例说,金乡县是全国最大的大蒜交易市场,全年现货交易量大概在260万吨,但在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的电子盘上,一天的“订货量”就有130万吨,几乎相当于该县全年现货交易量的一半。
“现货的交割,其实是很少的。”张军告诉本报记者,在去年,电子交易市场的总交易额超过了百亿元人民币,但每个合约到交割日时,现货交割也就是不到百手。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大蒜电子盘的投资者,实际上就在赌。
开户门槛低也让更多的人加入到“赌”的行列。比如在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开户,只要递交本人身份证的正反面复印件,加上工商银行卡的正反面复印件,提供本人的手机号码就可以开户。到交易时需要入金,入金金额也没有最低限制,购买一手就可以。交易时缴纳20%的保证金。
这让大部分蒜商也加入到“炒电子蒜”的行列。虽然交易所也采取一些措施为过分火爆的交易“降温”,比如某项合约达到一定的订货量,就要提高保证金数额,从20%提高到30%或者40%,但这并不能阻止人们的交易热情。因为交易量越大,意味着获利的机会越多。
“对于这么专业的市场,没有专业的监管部门,没有明确的适用法律,地方工商部门、商务部门批了之后就能开业交易,其中自然蕴藏着极大的风险。”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看来,交收不畅,投资者无法在期货、现货之间套利,套保者无法套期保值,此类市场就完全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风口浪尖内容页
郑重
郑重

成为一名记者是儿时的梦想,也因此与新闻结下了不解之缘。没有什么远大的追求,只求以“文字匠”这一职业安身立命,也在这个自己深深热爱着的工作中找到归属感。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