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低价幼儿园解决了政府没解决的问题

作者:马维辉

来源:

发布时间:2012-3-23 22:01:14

摘要:低价幼儿园解决了政府没解决的问题


本报见习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华夏时报》:据您了解,民办幼儿园是否存在暴利?
    张燕:这方面我没有详细调查过,不过根据我国对民办幼儿园的管理制度,并没有区分盈利和非盈利,所以盈利肯定是存在的,特别是一些收费较高的幼儿园。
    国外大多将幼儿园分为两类:盈利的和非盈利的,区别对待,而目前我国没有。现在政府要加大教育投入,不是光靠自己来办教育,还可以购买民间服务,即非盈利、公益性的幼儿园。
    现在政府认可的都是比较高档的幼儿园,而低端幼儿园都被妖魔化了,变成“黑园”、“山寨园”,其实低端的更能解决那些弱势人群、流动儿童面临的学前教育问题。
    《华夏时报》:国外是怎么管理幼儿园的?
    张燕:像欧洲和美国,他们的幼儿教育非常多元化,学前班只是其中一种类型,更多则是家庭化、微型化的托儿所,适合家庭也适合孩子。学前阶段有自己的特点,孩子太小,幼儿园对他们来说太大了,像是工业化、流水线一样。现在的幼儿园越办越大,总强调规模,实际上对孩子是非常不利的。
    大幼儿园的组织化、制度化特别强,对每个孩子的关注很有限,不可能注意到每一个孩子的特点。有些国家,幼儿园不能超过100人,而我们则正好相反,很强调这种规模化,这对孩子来说是不利的。如果规模太大,老师会更多地注意维持纪律、排队等,小孩子是很不舒服的,很多孩子的“入园焦虑症”也与这有关。过于集体化、要求纪律性,都跟人的天性相违背。
    《华夏时报》:关于学前教育,您还有什么建议?
    张燕:应该扶持民间力量,主要是那些公益性、为底层服务的,这样对整个社会都有益,也能够保证公平。
    《华夏时报》:除了扶持民办幼儿园,国家还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例如,建更多的公立园吗?
    张燕:学前教育应该加大投入,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我并不赞成去建很多公立园。难道公立的就是公益的吗?这个是不可以画等号的。公立园收费少、师资又好,但没有覆盖到最低端。
    中国的情况是,民办幼儿园占到幼儿园总数的70%,占比这么大,难道还要说公立园为主?把这些民办幼儿园的积极性推出去,是不是合适?不是高价的就是合法的,那些低价的其实更有存在价值,因为它们解决了政府没解决的问题——低端人群的子女教育问题。
    现在很多对学前教育的做法,都是简单化、很“懒政”的一种做法,没有综合考虑。例如“名园办分园”,看似一转眼就出来多少个名园,名园办了分园教育质量就上去了,其实都是注了水的。有的分园,其实就是挂个牌子,质量很难说。这些都与政绩思维有关,不是实事求是的办法,不但没解决实际问题,反而留下很多隐患。
    还有,我不认为公办和民办是截然分离的,应该有介于两者之间的幼儿园,例如国有民办、民办公助等。相应来讲不同幼儿园也应该有各自的管理办法,而不是混为一谈。幼儿园多元化发展,管理上应该有针对性,不是单一的标准。
    《华夏时报》:全国“两会”上,有代表建议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您怎么看待?
    张燕:这是典型的简单化思维,不符合实际。举个例子,农村的“两免一补”是2005年的事情,在这之前,农村的义务教育还都是农民自己买单。这个政策才实施了几年,不可能达到全覆盖,我们的欠账还有很多。
    同时,学前阶段家庭要承担很大责任。现在的情况是机构教育越来越代替家庭,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家长都指望孩子能上一个好的幼儿园,然后上一个好小学,一路上下去……跟应试教育就结合了。实际上家庭应该承担第一位的责任,这很重要,年龄越小,家庭越重要,机构只是起一个辅助性的作用,难道家长把孩子送到幼儿园里就不管了吗?
    其他国家有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但那是很少一部分。例如美国的学前班,5岁以上纳入义务教育,也并不是全部,有的5岁以上的孩子就是在日托中心上到六七岁。所以,即使学前教育要纳入义务教育,也需要做一些论证和调研。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