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幼儿园:昂贵的许可证

作者:马维辉

来源:

发布时间:2012-3-23 22:02:01

摘要:幼儿园:昂贵的许可证

本报见习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小区里、底商中,随处可见的幼儿园,很多家长送子女入园,并不知道要询问这些幼儿园有没有“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幼儿园是小孩子集中的场所,一旦发生事故,这些无证幼儿园会不会“人去园空”?对于这些无证幼儿园,教育部门又是如何管理的呢?
无证幼儿园遍地开花
    3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位于顺义区李桥镇的一家农村“双语”幼儿园。
    这家幼儿园租用了一个农家小院,面积约300平米,中间是空地,四周围了一圈房屋,分别是卫生间、卧室、办公室、中班教室、小班教室、大班教室和厨房。教室里有MEIKE牌的电子琴、木质桌子、塑料椅子,还有一台老旧的21英寸电视机,院子里躺着几个充气的跳跳马和篮球。
    幼儿园里唯一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他们没有办证,并且根据她从事学前教育10年的经验来看,也没有必要办。因为像他们这样的农村幼儿园,从来都没有人来检查。
    海淀区大钟寺某幼儿园的曲园长也告诉本报记者,他们2007年开始办园,2008年办理的营业执照,但是一直没有申请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到现在已经4年了,幼儿园一直都正常经营。记者看到,他们租用了小区里一套三居室的住宅,150平米,最多的时候能有55个孩子,因为床位只有45个,多出来的孩子只好睡老师的床。
    显然,这样的条件不能被附近几个高档小区的家长们所接受,因此,这里的孩子们也大多数是附近流动人员的子女,“很多学生的父母都是在‘金五星’卖小商品的。”曲园长说。
    在大兴区亦庄镇,一位姓张的园长带领记者参观了她的幼儿园:租用着某小区的底商,上下两层,面积大约200平米;房屋5间,上层一大间是活动场地,下层4小间则分别是厕所和大、中、小班教室;学生50名,老师4位,月利润额能达到1万元左右。
    不过,张园长告诉记者,他们同样没有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记者注意到她的营业执照经营范围,显示的项目是“教育咨询”、“舞蹈美术培训”等。张园长认为,只要和本地的工商局、教委搞好关系,年底的时候送点礼就没事了。即便是教委来检查,也不会罚款,就是责令整改。张园长称,她所在的幼儿园因为环境搞得好,还曾经被镇教委当做样板,接受市领导参观过。
    3月12日至22日,本报记者随机调查了朝阳区双井、通州区果园、梨园、张家湾、马驹桥等地的多家民办幼儿园,结果发现,只有一家幼儿园拥有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而根据北京市政协2009年的统计:全市注册登记的合法幼儿园总计1266所,未登记注册的“自办”园则达到1298所。“自办”园在数量上已超过合法幼儿园,占比达到了50.6%。
隐患重重
    3月22日,本报记者以学生家长的身份向朝阳区教委投诉双井地区某幼儿园无证经营,教委工作人员答复说,此类事件属于教委直属机构——社会力量办学管理所管理。记者转而向该所投诉,接待人员查询资料后答复,双井地区没有登记备案的社办幼儿园。按照规定,没有在该所登记备案的,不属于其管理范围,只能向街道办事处投诉。
    事实上,无证幼儿园大多是没有登记备案的,按照朝阳区社会力量办学管理所的说法,这些无证幼儿园便都不在教委管理范围之内了。
    近年来,各地幼儿园事故不断,其中不乏无证幼儿园的身影。不在教委管理范围内的无证幼儿园,让学生家长们实难放心。
    而据本报记者观察,一些无证幼儿园的确存在一些隐患。
    北京市君永律师事务所的苏霞律师告诉本报记者,无证幼儿园最大的隐患在于风险承担。根据《侵权行为法》第三十八条,幼儿在幼儿园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应当承担责任。但对于无证幼儿园来说,由于没有在教委备案,一旦出现重大事故,造成大额赔偿,很有可能出现“人去园空”的状况,使得被害人找不到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
六大区许可证批准数为零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民办幼儿园本身在申请办学许可证上并不十分积极。
    通州张家湾的郭园长认为,没证的好处就是不用年检。他们无证干了七八年,一直都没有问题,从未被罚过一分钱。一旦走入正规化,事情也许就变复杂了。
    通州梨园郝园长的话印证了郭园长的观点。郝园长说,他们2001年拿到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现在需要接受多个部门的检查,有工商、税务、卫生、消防、教委、民政局,甚至还有妇幼保健院。
    郭园长告诉本报记者,近期他们也提交了申请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的材料,区教委的工作人员答复她,能批的话教委尽量批。
    但是,根据记者调查,北京市各区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的批准情况却不甚乐观。3月22日,记者电话咨询了东城、西城等“城六区”和通州、顺义、昌平、大兴4个近郊区县的教委,询问去年该证的批准情况。结果显示,东城、海淀、朝阳、丰台、石景山、大兴6个区去年的批准数为零,昌平、顺义2个区答复说批得“不多”,通州区回答批了两三个,只有西城区给出明确的答案——3个。
    石景山区教委办学管理科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区前几年批过十五六个,都是条件比较高的,没有一家是小规模幼儿园。在该区办证有两个硬条件:面积500平米、注册资金50万元,还要有操场之类的相关设施。
    关于申请标准,记者也咨询了通州区教委。工作人员表示,在该区申请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需要符合以下七个条件,包括需要独立、固定的场地,至少1500平米;有消防、卫生等部门的验收报告;注册资金50万元等等。
    对此,通州区马驹桥镇的代园长表示,许可证的审批条件太高,他的幼儿园主要针对外来打工子弟,规模较小,办学许可证很难批下来。他担心,自己投资了这么多钱,万一哪天政府不让办了,损失会比较大。
    针对这一标准,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教授张燕也提出质疑。她说,《北京市举办小规模幼儿园暂行规定》中规定,举办小规模幼儿园的注册资金不得低于50万元,她不知道这个额度的依据是什么。
    张燕表示,政府应该扶持民间力量,因为一些低端的所谓“山寨园”,解决的恰恰就是那些外来务工家长们的问题,给他们的孩子提供了一定的社会福利。但是现在,对于这些面向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幼儿园,政府做得刚好相反,都是封杀、打压,而不是扶持、关注和帮助。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