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危险的实德

作者:包涵

来源:

发布时间:2012-4-13 23:10:26

摘要:几年下来,实德在资本市场四面出击,斩获无数,但也因为跑得太快,手中的筹码正在变少。在实业帝国不复往昔的时候,资本帝国的光芒也愈发黯淡。

本报记者 包涵 大连报道

大连延安路9号,一方大厦。

从前,这里的15层到18层是个“不设防”的区域,客户不需要隔着玻璃门和里面的工作人员对谈,同事们也不用戒备地询问每个陌生人:“你是谁?要找谁?”

不过,4月1日之后,一切显得不一样了。前台小姐礼貌地拒绝着一切“可疑”的造访,员工们被问起老板的去向时,均面有惶惶。

这四层办公楼属于实德集团,曾经的民企标杆。可现在无论是足球俱乐部还是集团办公室,全部大门都紧闭,需打卡进出。

“听说建行已经来接管公司财务了。银行对公司停贷不是最近的事,早在几年前,就有银行派监管专员驻扎过实德,因为贷款实在太多,不盯着不行。实德靠贷款生存在大连不是秘密。”一位知情人士近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为了证实上述说法,记者联系到大连市金融发展局,办公室一位女士称,暂时还没从业务处听到这方面的信息,具体的还是要问银行。而在咨询建行和农行的大连分行时,两行办公室的领导皆表示“不方便回应,请谅解”。在实德集团,记者的多次采访也都被以领导不在为由谢绝。

徐明失踪、银行追贷,人们最关心的是实德集团下一步的去向。在就此事联系大连市委时,其宣传部新闻处的人员表示,现在谈实德的去向还为时过早,因为徐明缘何失踪,市里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脆弱的资金链

“实德其实早就是大连几家银行重点清收的对象,公司的摊子铺得太大太快,关联公司多如牛毛,有段时间形成了‘越贷越还不起,越还不起越贷’的局面。”一位大连金融界人士透露。

记者了解到,因实德的还款意愿不强,2005年时大连就已有银行对它停贷。当时实德在当事银行的贷款中有6亿过期,10%进入不良资产。整个实德系贷款的余额高达近25亿元,连还给国开行的11亿借款,还是靠别处贷款才解决的。而当事银行欲重组其贷款,在落实方案时,实德的态度并不积极,银行只好对它停贷。

“因为怕实德的资金链断裂,也担心它用借壳大元股份来转移资产,市里其他的金融机构纷纷对其减持信贷。听说实德的贷款曾一度达到过60亿,比资产还要多,银行的资金专管员只能直接入驻,参与投资监控。”上述金融界人士称。

实德何以从银行获得这么多贷款呢?

据知情人士透露,徐明发家的时候,确实是很有眼光和胆略的,也的确赚了一些钱,但他那时候还只是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他事业起步时之所以能获得贷款,主要是得益于他父亲在庄河和大连企业界的威望,以及和跟当地的银行高层的交情,“他最初能拉来贷款确实有他父亲的面子。”

而其后,实德的盘子越做越大,虽然在本市的贷款获取上有了些难度,但因为要建生产基地和大连实德足球这张名片,实德集团迅速将贷款的触角伸向大连市以外。记者获悉,实德后期以建厂和被招商为名,在多个省市贷款圈地,并且因为态度积极,往往能成为当地“最快引进”的公司。

“实德在外地的基地,几乎都是从当地银行贷款建成的。就说在天津宝坻建的工厂,说是投资10亿,其实1亿都用不了,还是靠贷款。在杭州跨海大桥北边的开发区的基地,也是被招商进去低价圈了块地,然后又以地为抵押向当地贷款建的。”知情人士称。

“前几年是真没钱,这两年实德在股市上投资很顺,外加卖了一些地,贷款也还了一些,算是缓和了一下银企关系。可景况刚好一点,就出事了。”上述大连金融界人士称。
主业持续亏损

实德集团如此依赖贷款,与这些年主业的亏损有着很大关系。

实德的官网上显示,化学建材产业至今仍占公司产业的67%。可这些年,这一块的发展都不尽如人意。

实德曾是PVC型材企业的龙头,跟海螺型材分享着半壁江山,徐明也是靠塑钢型材发的家。实德在银川、嘉兴、天津等多地都建有化学建材基地,2009年光是这项投入就有25亿。然而,随着原材料的上涨,公司建筑型材的主业逐渐陷入入不敷出的境地。

记者从冠通期货处了解到,2009年他们调研时发现,因为房地产的颓势,加上产能过高,PVC型材行业的整体开工率都不高,可没想到作为行业龙头的实德,开工率竟还不足30%。

“好多基地都是建两天就黄了。大连基地号称有几百条生产线,可是真正在开动的只有几十条,好多都是空的。为什么?没钱买原料!有段时间,还得靠客户的预付款才能勉强引进原料,还老供不上货,延误客户的工程。最严重的时候型材的成本价比过去零售价都高,为了跟海螺抢销量还不得不低价卖。实在没办法,集团最后干脆就是以型材来融资了——找个三线城市建基地,把闲置的设备翻翻新,然后送到新厂,以便能够贷到款。”一位曾在大连基地工作过的员工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因为主业的不兴,为降低成本,实德集团2007年底有过一次大规模裁员,集团各大基地以及德赛龙热水器有上千名员工在春节前被裁,很多都没能得到赔偿。

“这些年,集团架构推崇‘变才是不变的真理’。PVC的原料太贵,公司一直想做石化,要和沙特公司在旅顺双岛湾打造东北最大的石化项目,沙特人一拨一拨来视察,最后因为涉及到自然保护区,黄了,白投了十几个亿。2009年成立了天实安德公司,做地产,明明大环境不好,还一口气上了5个项目,结果集团一开会说资金链紧张,项目马上又得调整,最后除了长兴岛朗廷山的项目,其他的都要暂缓。”

记者发现,天实安德的几个项目中,目前除了北京的项目属于工业化办公项目,其他都是住宅,而住宅项目的利润正越来越小,天实安德也在寻求转型。

2009年年末至今,除了大连外,实德旗下的地产公司天实安德与盛和地产还相继在沈阳、北京、哈尔滨、重庆拿下多个地块,储备高达数万平米。

不过因为四处拿地,实德严重缺钱,很多土地被拿下之后,开工没几天,就走向被质押融资的命运。

2010年8月,实德关联公司高登置业通过华澳国际信托发起“华澳·长信2号-盛和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募集21.78亿,为此将哈尔滨盛和项目的两块土地做质押,实德和徐明也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该项目将于最近到期,随着徐明被调查,实德能否将它赎回成为疑问。

实德在北京亦庄的项目也缺钱,为了给这个项目筹钱,2010年6月,旗下的新蓝置业通过中融信托发售了6.6亿的信托,还将关联企业天实和华置业81.25%的股权转给中融信托做质押。而这个被质押的公司的主要资产正是北京亦庄地产项目。

徐明失踪后,旗下足球产业的走向也成为大家最为关心的话题。随后,就传出大连海昌集团将接盘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的消息。对此,记者询问了海昌集团,对方表示,目前只是传闻,集团不会回应。实德足球俱乐部则对记者称,俱乐部转手的信息,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有没有我们不知道。而大连体育局的说法是,俱乐部转手是他们个体老板的事,我们体育局说了不算。
资本玩尽 还剩什么

金融保险在实德的产业架构中,占比只有18%,但小将立大功,这一块几乎是目前实德唯一能见到“回头钱”的产业。

在从大连工商局获得的资料中,记者看到,2001年,在实德集团的注册资本由1.2亿突然激增至40亿时,在其经营范围那栏唯一增加的一项,就是资本运营。

记者还了解到,2004年徐明退居幕后专注投资之后,和资本运营以及资产变现有关的讨论在实德集团的会议上开始多了起来。“公司在股市上赚了很多钱,发现这比实体来钱快多了。徐明这种见过大钱的人,小项目是肯定看不上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公司主业一直不振。”

这些年来,实德系在资本市场确实风光无限。公司先后控股了凌云股份、金德发展和大元股份等上市公司,如今这三家公司的股权已全部获利转让。此外,公司又参股了生命保险、大连银行、银川市商业银行、太平洋保险、景顺长城基金、铁岭市商业银行等,光是太平洋保险上市,就让实德获利40亿。徐明绝对可以称得上资本大鳄了。

在对大元股份的运作上,实德的财技震惊了市场。这位控股股东不仅在解禁后50天就跑得一干二净,而且在股权运作上获利高达4倍,还通过关联交易“顺手牵羊”了大元一块22万平米的土地和6万平米的厂房。

来自大元的消息说,该地块所在的大连实德工业园已被政府收储,给实德的全部拆迁补偿高达23亿。但就那块土地来说,实德仅花了1个亿,却转手就获得了7亿元的补偿款。而大元股份事前竟完全未被告知该地块将被拆迁。对此,实德拒绝承认获得过政府补偿,也拒绝补偿大元。大元只好将实德和大连市政府告上法庭。

本月6日,大元股份状告大连市政府的案件已在大连中院开庭,记者致电大元股份询问诉讼进展时,该公司证券办的人士表示,律师事务所那边仍没有反馈,可能还需要补充证据。而被诉的另一方大连市政府,其宣传部新闻处的人士则表示,目前还没有这个案件的信息在他们那里备案,他也不清楚有这件事。

4月9日,记者来到位于大连湾的实德工业园,发现该园已被围好,静等拆迁。看门的保安表示,里面已经开始动工,大元的分公司以及实德的生产线已全部撤走,“这儿不是实德的地方了,我们也不是实德的人,具体补偿了多少钱我们真不清楚。”

实德从大元股份身上得到的还不止上述这些。

记者发现,在持有大元股权期间,实德频频将股权质押给交行大连分行和自己所参股的银川商业银行凤凰支行等银行,为其关联公司贷款数亿元,而解禁期一到,公司就迅速解除质押,抛售个一干二净。在质押股权换贷款这件事上,实德自然也不会放过太平洋保险,2007年到2008年间,实德持有的太保股权中有1亿股都是在外面质押的,同样,2009年一解禁,公司又迅速解除了质押然后跑路。

几年下来,实德在资本市场四面出击,斩获无数,但也因为跑得太快,手中的筹码正在变少。在实业帝国不复往昔的时候,资本帝国的光芒也愈发黯淡。

“现在实德手里最大的资本牌就是大连银行和生命人寿。生命人寿还没有上市计划,大连银行的IPO也在等初审,很多城市农商行在它之前就在证监会那排队了,徐明事件对上市有无影响还未可知。怕就怕实德的资金链等不及大连银行上市就已崩溃。”上述大连金融界人士表示。

事实上,在卖光了手里所有上市公司的股权后,实德的资本帝国版图已然不在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