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地沟油之战

作者:马维辉

来源:

发布时间:2012-5-18 21:51:44

摘要:地沟油之战

本报见习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战争的一方为获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市政市容委)许可的四家合法回收地沟油的正规公司,而另一方则是成百上千家黑作坊。
    双方的“产能”不可同日而语。据专家测算,北京每年能够有效收集的餐厨废油约为6万-7万吨。其中,合法企业回收不足万吨,其余近6万吨不知去向,大多数流向了黑作坊。
    在双方的较量中,合法企业于起跑线就输了。因为根据规定,他们到餐饮单位回收地沟油不能给付费用,而黑作坊则可以无视这些,花钱买油。
    “有些人还认为,地沟油回收很挣钱,这是一个错误的概念。正规企业现在基本是保本经营,有微利。” 北京海粮鸿信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粮鸿信)董事长黎东表示。
    在这场发生在北京的不对称较量中,不仅是四家回收地沟油的合法公司,还有上游的餐馆和下游的生物柴油厂,都在期待政策扶持。
正规军困境
    地沟油,官方的称呼叫做废弃油脂。整个废弃油脂回收市场有两类人:“正规军”和“游击队”。
    “正规军”是指由市政市容委授予经营许可证,合法回收废弃油脂的企业,全北京市只有4家。他们的操作模式并不复杂,例如海粮鸿信,他们先是到饭店宾馆安装油水分离器,然后定时定点派人前去收油,收集上来后再卖给河北固安的中德利华石油化学有限公司,用来生产生物柴油。
    利用地沟油生产生物柴油是未来趋势,一方面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一方面解决了食品安全问题。同时,生物柴油是零排放的,用于公交可以减少尾气排放。在国外,荷兰用废弃油脂提炼的航空燃油甚至已经上天,成为飞机燃料。
    除了“正规军”,这个行业还存在大量的个体户,俗称“黑作坊”、“游击队”。一个三蹦子、几个大勺子,外加几个大桶,走街串巷地到处收油。通过这种渠道收回来的油经过重新炼制后大都回到了北京市各餐馆的饭桌上。
    清华大学博士、垃圾分类和餐厨垃圾资源化处理研究员陈婷曾经长期研究地沟油,她曾经去看过一些特别简易的小作坊,处理技术特别简单,基本就是脱水、除杂。这样的油偶尔食用还可以,如果是大规模、长时间就不行了。
    北京中天实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谢红翔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那些“游击队”的成本很低。买个小残摩,连车带勺子带桶也就500-600元。被抓到了就是把这些物品暂扣,他们一般就不要了,过两天重新置办一套。除此之外,他们会给餐馆一定费用。这就是“游击队”的全部成本了,一年下来也就几千元,而他们收到油后卖给加工点的价格则是6000元/吨,基本上收一吨油就回来了。
    相对而言,“正规军”的成本要高很多。谢红翔表示,他们需要安装油水分离器,还要使用运输车辆,全部都是标准化、正规化,一规范成本就上去了。
    黎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油水分离器免费为餐饮企业安装,一个不锈钢的需要2000多元,加上管材大约3000元。一台油水分离器能解决6个灶眼,中档以上的餐厅或宾馆,大概需要2-3台,总计6000-9000元。也就是说,改造一个宾馆、饭店,成本大约是1万元。
    此外还有运营成本,合法公司与餐馆签的协议都是终身维护、24小时热线,什么时候坏了什么时候修。例如宾馆,平时油不多,一有会议就多了,那时就得随叫随到。其他运营成本还有车辆、油耗等。
    在销售方面,作为合法企业,他们的油不能卖给非法加工点,只能提供给工业用油。而工业用油的价格较低,一般是4000元/吨,比食用油6000元/吨的价格少了约1/3。
    综合计算,北京中京征和环保服务有限公司市场经理曹凯给出了一个数字:正规企业每收一吨油成本约为3000元。
    “正规企业前期投入大,运营成本高。如果没有政策扶持,基本是保本经营。”黎东说。
    据黎东介绍,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一家饭店有时会有七八个人前来抢油。“游击队”能给钱,而正规企业不能给钱,这又造成了地沟油大量被“游击队”收走。正规企业收不到油,要么关门,要么被迫做其他生意。
    例如,市政市容委批准的正规企业有4家,但目前这4家并不都在回收地沟油,其中一家已经因为经营不下去不做了。
    此外,正规企业收不到油,也会影响下游的生物柴油企业。黎东表示,很多生物柴油厂难以为继、大批死亡,就是因为收不上油来。
    中德利华石油化学有限公司是目前北京周边唯一一家还在生产生物柴油的企业,董事长鲁希诺表示,中国大约有60%的生物柴油企业因为吃不饱的问题关门。
等待政策作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与地沟油相关的企业,从上游的餐馆,到中游的废弃油脂回收公司,再到下游的生物柴油厂,都在期待政策扶持。
    北京金鼎轩酒楼有限责任公司团结湖店店长德全力说,他们需要的是政府的支持,可以不给补贴,但是要有一个健全的机制、完整的渠道。谢红翔则表示,政府需要加大打击力度。现在政策已经出台了,针对饭店的规定在《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中都有,但是没有人执法,相当于一纸空文。
    黎东认为,废弃油脂回收是一种半公益性的事业,完全依靠企业自身很难竞争过那些“游击队”。他建议,政府首先应解决餐饮业的灰色收入问题,因为回收企业无法约束他们,必须要有政策和相应治理手段。另外,政府可以搭建信息平台,在油水分离器上安装计量器,车上安装GPS,收了多少油,运到哪里,输出多少,全程进行监控。
    “最根本的还是安装油水分离器,事实证明,凡是安装了油水分离器的餐馆,没有人去掏了,因为地沟里面没有油。这个可以作为前置条件,硬性规定餐馆开业必须安装。”黎东说。
    鲁希诺表示,他们在这个行业从业已有很长时间,政府更多地是说,都没落到实处。不用说资金支持,就连相应的产业政策都没有。提到资金支持,谢红翔也表示,目前还没有看到任何政府补贴。
    据介绍,韩国企业每生产一吨生物柴油,政府的补贴相当于1000元人民币。而我们国家其实也早就颁布《循环经济法》了,对于新能源国家也有扶持。但是生物柴油到底符不符合补贴标准,目前没有权威部门给出清晰的说法。
    黎东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解决民生问题的事情,即使没有补贴,至少也应该减免税收。而当他们找到税务部门时,工作人员却是这样答复:目录里面没有废弃油脂、地沟油这一项,所以没法减免,一句话就把他们打发了。一个新兴行业,非得到目录上去“扣”,黎东觉得这是不合理的。
    至于是否会有优惠政策,相关企业建议记者采访市政市容委。市政市容委的工作人员答复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市政市容委虽然负责垃圾收集运输,但是就连他们自己去收集餐厨垃圾时,有些餐饮企业也不给。因为市政市容委没有执法权、审批权,所以治理起来难度很大。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