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北京地沟油“游击队”明收暗卖

作者:马维辉

来源:

发布时间:2012-5-25 21:28:22

摘要:北京地沟油“游击队”明收暗卖

本报见习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北京周边的散户正被迫向正规化发展。”5月11日,在试点餐饮单位餐厨垃圾清运调研发布会上,北京中京征和环保服务有限公司市场经理曹凯如是说。
    曹凯所说的散户,是指私自收集、提炼地沟油的个体户,也就是我们日常说的“黑作坊”、“游击队”。因为整治力度加大,他们开始找到正规企业合作,成为其收油代理,这种情况从去年8月份就开始了。
    除了这些,上游的餐饮企业也开始寻找正规公司签约,授权他们进行地沟油的收集、运输服务。
    表面看起来,地沟油处理的正规化似乎指日可待。但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只是表象,很多“游击队”和餐饮企业实际是打着合法的幌子,行非法收集、买卖地沟油之实。
上门合作
    地沟油,官方的说法叫“废弃油脂”,在这一领域,北京市有4家合法企业,分别为北京海粮鸿信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中京征和环保服务有限公司、北京中天实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奔骥经贸有限公司。它们经过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市政市容委)批准,合法从事废弃油脂回收。
    曹凯分析,“游击队”之所以投靠正规公司,原因有二:一是餐饮单位开始与正规企业签约,源头上卡死了“游击队”的来源;二是违法成本升高。现在城管、工商等综合执法,一旦发现掏地沟油的现象,就会把车和操作工具没收,执法力度非常强。
    除了“游击队”,上游的餐饮企业也开始主动找上门来。北京海粮鸿信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粮鸿信)董事长黎东表示,原来他们的市场推广人员去宾馆、饭店推广,对方态度比较冷谈。而从去年开始,一些品牌企业,重视环保的企业,开始主动与他们联系。
    “因为大家有一个预期,今后政府重视了。北京有可能像上海那样,不安装油水分离器罚款5000元到5万元,并且不予年检。很多餐饮企业听到风声,迫于形势开始找我们签约。”黎东分析。
    去年8月以来,找到海粮鸿信要求合作的餐饮企业有近200家,其中100多家已经完成了签约。
暗流涌动
    清华大学博士、垃圾分类和餐厨垃圾资源化处理研究员陈婷认为,“游击队”正规化也是一个办法。她表示,江浙、山东等地开展过试点,通过正规的废弃油脂回收企业,可以将地沟油治理好。
    黎东对此则有不同意见。他认为,那些“游击队”只是因为政府的高压打击,暂时选择跟正规企业合作,实际就是拿着合法的执照,去做不合法的事。
    海粮鸿信经理陈义甫透露,某正规企业收编了一些“游击队”,但随后的管理没有跟上,无法控制油的流向。“游击队”借口生意不好,不把油上交给公司,而是私下里偷偷卖给“黑作坊”,最终还是回流餐桌。
    另一方面,餐饮企业的合作也有问题。有的企业,与正规企业签约是为了拿到“保护伞”,同时私下里还是把油卖给“游击队”。
    北京中天实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谢红翔表示,有的合作饭店,安装设备后,他们按照对方给出的时间去取油,却发现油已经没了,实际则是让“游击队”给收走了,这种情况能占到30%-40%。
    究其原因,是餐饮业长期形成的“潜规则”,地沟油这一块已经成为固定的灰色收入。大厅经理、门卫、保安,还有厨师长,都在要钱,不给钱就别收。合法企业进入之后,相当于断了他们的这笔财路。
    对此,北京金鼎轩酒楼有限责任公司团结湖店店长德全力表示,地沟油的收集、运输由街道办检查,但是查得不多,处罚力度也不大,主要还是依靠餐饮企业自觉。对于一些没有自制力的小公司,就有可能把地沟油卖给“游击队”。
    黎东表示,有些餐馆索要的费用甚至是10万元/年,这实际是变相纵容了地沟油回流餐桌。因为合法企业只能供给工业用油,而工业用油没有那么大利润。如果给得起这个价钱,油的最终走向肯定有问题。
转入地下
    事实上,“游击队”只是在政府的高压打击下有所收敛,从明里转移到暗地,掏野油的活动并没有停止。谢红翔表示,目前的执法力度还不到位,掏野油的“游击队”还是很多。
    达尔问自然求知社(以下简称达尔问)是一家环保科普组织。5月11日,该组织发布报告称,黑作坊还在偷偷掏地沟油。通过向餐饮单位、街道办事处了解情况,他们发现很多大型餐馆,像国贸饭店和全聚德还是有人在淘地沟油。
    达尔问研究员陈立雯分析,因为地沟油回收有利可图,某些餐饮企业会选择将油卖给私人,而不是正规公司。还有一些大型餐饮企业,虽然没有卖给私人,也是将废弃油脂直接排入下水道,实际上纵容了那些来掏地沟油的“游击队”。
    达尔问报告中指出,《关于依法严惩“地沟油”犯罪活动的通知》规定,对违反有关规定,掏捞、加工、贩运“地沟油”,没有证据证明用于生产“食用油”的,交由行政部门处理。但该通知并未明确规定由哪个具体部门处理,这导致了部门之间相互推诿。
    针对地沟油整治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市政市容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整治行动是几家联合的,他们自己管不了,建议记者去找食品安全办公室。
    食品安全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答复说,食品安全办本身不是一个执法部门,而是一个监督协调机构。根据《食品安全法》,食品安全是分段管理的,废弃油脂的问题还要找它的主管部门,他建议记者问问市政市容委。
    记者再次联系了市政市容委,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