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旧农保审计结束 全国新农保推出倒计时

作者:李军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9-13 15:00:00

摘要:旧农保审计结束 全国新农保推出倒计时

 

本报记者 李军慧 北京报道

    历经波折、10年停摆之后,全国新型农村养老保险的推出工作进入倒计时。
    9月9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农村社会保险司司长赵殿国表示,在总结地方试点的基础上,研究提出《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争取在年内报国务院审定后,适时启动全国性“新农保”试点。
旧农保审计结束
    “从1999年全国农村养老保险停止算起,到现在整整10年啦。”某农村保障研究专家向记者表示,“虽然各地都有试点,但全国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制度框架。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是重新启动新的农村养老保险计划的时候了。”
    赵殿国9日表示,他们正在总结地方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研究提出《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争取在年内报国务院审定后,适时启动全国性新型农保试点。
    据赵殿国介绍,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在制度设计上把握的原则是:既要明确政府责任、加大财政投入,又要建立引导机制,使政府投入能够调动农民参保缴费的积极性。
    在民政部1992年出台的“旧农保”方案中,农村养老保险的筹资,实行“个人交纳为主,集体补助为辅,国家予以政策扶持”。同时,此后建立的农保经办机构,作为民政系统的自收自支事业单位,其经费来源也要从当年收取的保费中提取。
    “很多地方集体经济名存实亡,由于没有财政投入,实际上旧农保是农民自己养活自己啊。”上述农村保障研究专家感慨道,“同时,为了支撑一个规模庞大的农保管理体系,农保基金还须扣除3%的管理费,并且农保基金只能存银行、购买基金,收益渠道单一,造成了很多地方经营困难。”
    1999年中国政府决定对农保实行“清理整顿”,并把农保管理经办机构由民政部转至新成立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由于中央政策不明,基金底数不清,移交并不顺利。此后至今,中国农保一直处于“民政不管、社保不接”的状态。
    “清理整顿工作很多地方做得也不到位,使得农民对农保丧失信心。”该农村保障研究专家称,“在清理整顿过程中存在简单退保等诸多问题,直到现在还纠缠不清,甚至还滋生出许多社会不安定因素。”
    2007年8月17日,当时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与审计署、民政部三部门联合发文,明确提出,要在2007年对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进行全面审计,摸清底数;对农保工作进行清理,理顺管理体制,并研究提出开展新型农民社会养老保险的指导性意见。
    根据部分披露的审计结果,可以看到目前农村养老保险体系的脆弱性。
    对30个省(区、市)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的审计结果表明,1992年以来,有2113个县(市、区)开展了农保工作。在国务院1999年要求对农保进行清理整顿、停止接受新业务后,已有166个县停办了农保业务,其余1947个县仍保留了农保业务。
    截至2006年底,全国农保基金累计收入512.78亿元,支出171.39亿元,结余341.39亿元。
    审计发现,2006年,1947个县中,有1484个县的参保农民人均领取的养老金低于当地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领取农保养老金的331万农民中,领取额低于当地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占88%,有120万人月领取额在10元以下,占36%。
    “这基本就是农保的现状,即使参加了农保,大部分参保者领取农保养老金也往往低于当地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上述农村保障研究专家称,“三分之一的人一个月领取额还不到10元,农民参保的积极性自然不会很高。”
三种农保新模式
    1999年中国政府决定对农保实行“清理整顿”后,大多数的县保留了农保业务,并且在2003年以后很多地方也展开了“新农保”的试点工作。
    “事实已经证明,政府财政不投入是不行的。”上述农村保障研究专家介绍,“所以新试点工作中,东南沿海和中部地区一些经济比较好的地方政府比较积极。”
    据了解,在各地试点的“新农保”主要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个人账户的模式,个人缴费、集体补助、政府补贴直接纳入个人账户,最后按个人账户积累总额和平均余命来计算养老金。
    第二种模式则是仿照城镇保险做法。筹资方式仍然是个人缴费、集体补助和政府补贴,但是个人缴费和集体补助计入个人账户,政府补贴则纳入社会统筹,实行个人账户和社会统筹相结合。
    第三种模式是实行“个人账户”和“政府直接提供的基础养老金”相结合。个人缴费、集体补贴、基层政府补贴全部纳入个人账户。在老年农民领取养老金时,由政府直接提供“基础养老金”。
    “各个地方政府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推出新农保模式是个好事情,但长期看没有一个全国性的制度安排是不合理的。”该农村保障研究专家认为,“一是制度的‘碎片化’问题,即各地制度各行其是、地区分割、无法衔接;二是路径依赖问题,如果制度推倒重来,将会产生大量的沉淀成本。”
    9月9日,同样在“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建设研讨会”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强调,新型农村养老保险之“新”在于:一是明确政府责任,对这项社保制度给予必要的财政投入;二是实行基础养老金加个人账户的模式,不同于以往纯个人账户模式,这既可体现公平,又在总体上有利于实现城乡养老制度的衔接与转换。
    从目前的消息来分析,第三种新农保模式有可能是这次全国性新农保的设计蓝本。
    “新农保计划将覆盖全体有收入的农村居民。”知情人士透露,“筹资方式上,以个人缴费、集体补助和政府补贴相结合;同时考虑建立个人账户和基础养老金相结合的模式。”
    对于即将启动的农保计划,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农村社会保险司相关人员介绍:“我国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别,决定农村养老保险的操作细节也不可能完全一样。在统一体系和法律规范下,尊重现阶段城乡发展的特殊规律,给地方实施政策以一定的弹性和空间。”
    据了解,由于涉及中央和地方财政要长期、持续增加投入,《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还需与财政部等中央部门会商,并在协商一致后上报国务院方能出台。

 

华夏时报订阅电话
北京(010-59250200)  (010-59250001) 上海(021)52890785  深圳(0755)81197099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电话:11185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