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新股“审而不发”惹过期之争

作者:王兆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9-13 15:11:00

摘要:新股“审而不发”惹过期之争

 

本报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一周以来,两市继续震荡下跌。尽管“博时门”事件仍没有最终答案,招商证券的顺利过会还是毫无悬念。不难看出,继中国建筑、光大证券过会后,市场对于大盘股IPO的抽血作用仍“心有余悸”,而弱市下“IPO”一词无疑成为指数的一剂泻药。
    对此,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及时作出回应,表示今年以来一直在有序控制新股发行节奏,发行速度逐月放缓。“上发审会离真正发行还有一段距离,上会和发行不是一回事,没必要担心。”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证监会新股的发行节奏掌控效果确实很明显,中国建筑等大盘股审而未发,对二级市场的稳定起到积极的作用。但是,随着过会公司数量的增加,人们不禁心存疑问,过会和发行之间到底有没有时间限制?一旦过期需要重审,这一成本由谁来承担?会不会在某一时刻集中爆发一次IPO高潮?
“IPO已经得到很大控制”
    自市场大调整以来,每次新股发行都牵动着市场各处神经。从6月的中国建筑,7月的光大证券、中国南车,到9月的招商证券,次次“过会”,次次惹火。媒体、券商报告、专家点评“纷至沓来”。
    “市况不好,每一次抽血计划对于市场的影响都不可小视。”有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有时发行数量未必很大,一级市场资金大多不会流入二级市场,但是,心理因素在目前对投资者的影响很大。”
    然而,截至目前,约33家公司过会但未发行,相比大小非问题,管理层对IPO的管制似乎更宽松一些。
    “上半年共发行新股59家,平均每个月10家,而7月份只发行了9家,8月份发行数降到了5家。”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计算。
    该负责人指出,证监会发行审核工作一直是按照规定的程序在做。比如,多长时间完成审核,要经过几个阶段,什么时候完成初审,什么时候完成发审委的审核。
    “至于完成这些日常工作之后,新股什么时候到市场上去,也就是什么时候发给企业核准文件,完成发行和挂牌上市,取决于市场情况。控制节奏和平衡供求的要求,会在这一环节上得到体现。”上述人士如是说。
    “比起以前,IPO已经得到了很大控制。管理层能做的只有这样了,最终能否上市,还是由公司依据市场等具体情况决定。”中信建投策略分析师陈祥生直言。
过期之争
     《华夏时报》记者在采访了解中发现,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证监会控制新股节奏,特别是中国建筑等大盘股“审而不发”,对市场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积累”并非长久之计。
    据消息人士透露,初步测算,上发审委会排队的有近300家公司,而目前年内计划完成60%-90%,因此仍有一定数量的过会要求。
    “只过会却不上市,半年的期限后会不会进入重审程序?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南车、光大证券等六七月份过会的公司年内上市的可能性会加大,再加上中小板企业IPO的要求,9月至12月集中爆发IPO潮将不可避免。”有业内人士对此提出质疑。
    “审批快,发行慢,确实存在一定问题,但是证监会新股审批工作乃复杂之事,”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其中奥秘,“特例上会IPO并不是新鲜事”。
    “利益方不同,对于一些特批的过会,正所谓履行程序问题。获得发行资格证监会便完成了工作。”上述人士如是说。
    记者发现,从“财务报表即将过期”到“博时门”再到因“自营收益”导致盈利下降,对于抓住“大势尾巴”的券商过会,无疑成为坊间观察家们大肆评论的谈资。
   “公司上市需要很多步骤,过会后还要拿到批文,之后才要路演询价上市。”瑞银证券投行人士告诉记者,“批文上有6个月的时间期限,一般拿到批文后会很快上市。目前,诸如中国建筑和光大证券等上市没有启动,是管理层对新股基于市场进行的控制。”
    “至于重审,则是过会后与拿到批文,或者上市前出现大的变动将会进入该程序。”上述人士表示,“扎堆IPO的可能性不大。”
    亦有人士表示,即使集中上市,市场也不会有很大“动静”,毕竟才30多家,发行价格降下来,在充分消化压力因素的情况下,市场各方均能承受。
    对此,证监会相关负责人亦表示,证监会在发行监管中特别重视培育资本约束机制,这实际上是深化市场机制作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从发行人来讲,要根据市场情况来确定在什么时机、以什么样的价格发行。如果说价格低估,它就不会发行股票,而采取别的形式融资。由于新股发行定价是参照二级市场走势,二级市场发生调整的时候,新股定价也会降下来。”该人士如是说。
    据初步统计,今年新股发行平均市盈率整体上比去年同期下降12%左右,下半年的价格较上半年进一步下降。
“破发潮”考验IPO
    据权威数据统计显示,截至9月5日收盘,今年以来73只上市新股中已有40只破发,其中威华股份甚至较发行价跌去逾50%。
    而5家沪市大盘股除发行价格相对较低的中国南车外,其余紫金矿业、中煤能源、金钼股份、中国铁建4只已全部破发,以7.13元发行的紫金矿业相对于发行价下跌幅度最大,达45.82%。
    同时,5日上市的法因数控和上市仅两天的东方雨虹,上市后都迭创新低,其中东方雨虹在11日已经跌破发行价。
    “IPO的发行数量主要是由市场决定的,股市持续低迷,发行价低,甚至不久就破发,融资功能面临挑战,在股市没有完全走出一波像样的行情下,出现IPO高潮的可能性不大。”中原证券研发中心经理刘舒告诉记者。
    “市场不好就不发,没有非发不可的必要。去年,中国石油、中国神华等重量级大盘股的发行任务已经完毕,没有必要担心短期内会集中上市。”一位业内人士坦言,“中国建筑作为特批上市的公司,其现金流是否有必要在弱市下上市亦值得探讨。”

 

华夏时报订阅电话
北京(010-59250200)  (010-59250001) 上海(021)52890785  深圳(0755)81197099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电话:11185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