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幕后大佬巴拉迪

作者:王晓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7-6 00:10:00

摘要:7月3日晚上9点,埃及军方宣布穆尔西“下课”前一小时,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埃及主要反对党领导人穆罕默德·巴拉迪刚刚结束了与军方的会晤。

幕后大佬巴拉迪

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穆尔西已经发疯,并引发了埃及民众的流血冲突,我们要求军方保护民众生命。”7月3日晚上9点,在军方宣布埃及总统穆尔西“下课”前一小时,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埃及主要反对党领导人穆罕默德·巴拉迪刚刚结束了与军方的会晤——这应是一次结盟会晤。
    几乎同样的话,两年前巴拉迪也曾说过。那个时候,他要赶下去的人是埃及最后的政治强人穆巴拉克。而现在,他要“声讨”的人,却是他那时的“合作者”穆斯林兄弟会的代表、埃及革命后第一次民选出的总统穆尔西。
    “在2011年起义之后,穆尔西领导埃及走向真正民主的努力已经失败。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结束这个政府,提前举行大选。”当71岁的巴拉迪出现在埃及电视上时,停留在埃及开罗广场上的示威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两次“倒穆”,巴拉迪都站到了前排,成了埃及权力架构的重组者。
国际熟面孔
    2010年以前,巴拉迪担任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长达12年。一次次在朝核、伊核事务中的折樽冲俎,让巴拉迪广为人知,也为他在埃及国内和国际上赢得了政治声誉。
    有消息称,在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克里访问埃及期间,还曾向穆尔西“建议”任命巴拉迪为埃及总理。巴拉迪一直拒绝对此作出回应。与美国人关系密切,没有影响他在国内获得另一个不一样的国内声望。巴拉迪在伊朗与伊拉克核危机上与美国发生的多次冲突, 使得他在埃及民众的眼中还增添了几许“反美英雄”的色彩。为此,巴拉迪还获得了埃及的最高荣誉——尼罗河大金领勋章。这种声誉,在2011年2月,巴拉迪阔别故乡12年之后返回埃及时所受到的夹道欢迎中可以得见。
    在第一次“倒穆”时,巴拉迪更希望自己可以是一个“个体”,仅仅作为改革派代言人与穆巴拉克进行谈判的代表。“我曾经参与过戴维营的谈判,我所希望看到的改革应该是和平和公正的。”巴拉迪说。
    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独立,在那次“倒穆”中巴拉迪甚至没有成立党派,只是宣布成立了一个名为“国家改革阵线”的组织。在埃及军方与宗教势力之间,巴拉迪希望可以团结更多世俗派的力量。
    出乎巴拉迪意料的是,在穆巴拉克长达60年的统治之后,埃及国内矛盾的调和难度竟然远远超过了巴以冲突。在戴维营谈判中表现突出的他,并没有为埃及带来期待已久的安定。
    世俗派力量层次的混杂,改革思路与路线的冲突,以及宪法中关于无党派人士不得参与埃及总统大选的法律约束等种种掣肘,最终使巴拉迪放弃参加总统大选,选择与穆斯林兄弟会合作——出任穆尔西政府总理一职。
    然而,这却成了一张“空头支票”或者一个谎言。巴拉迪并没有得到承诺中的总理一职,在穆尔西当选总统之后,总理人选转交给了军方。这意味着,在第一次“倒穆”中站在街头最前排的世俗派,没有分享到胜利的果实。这也为穆尔西政府的动荡埋下了“地雷”。
    “欺骗”了巴拉迪这个谈判代表之后,宗教和军方之间的争权进一步引爆了这枚“地雷”。2012年8月,随着一项冷酷而平静的讲话,穆尔西成功将军人们逼退了一大步。他手下败将包括陆军元帅默罕默德·坦塔维——一个老资格的国防部长,也是穆巴拉克倒台之后埃及的实际掌权者,还有其在最高军事委员会(SCAF)的副手,以及其他几位“老资格”的将领。宣布这些将领已经退休的同时,穆尔西还取消了将军们的一项特殊权利——监督新宪法的起草。他还公开宣称自己是军队的最高领导人。
    然而,抛弃与世俗势力合作并与军队割裂之后,穆尔西并没有获得预期中的更大权力。通过对总检察长的任命博弈,穆尔西又与司法系统决裂,并且落败。在宪法法院违宪的判罚中,在埃及经济迅速衰败的阴影下,处在权力阴影之中的巴拉迪,开始赢得越来越多的政治伙伴。
幕后大佬
    7月3日,在与军方进行短暂接触之后,巴拉迪对军方所提出的埃及未来路线图投下了赞成票。按照军方的构想,埃及将成立一个由三人组成的总统委员会,委员会主席将由最高宪法法院院长曼苏尔出任。过渡政府将可能存在9-12个月,并在此期间起草新的宪法,确立总统选举程序。
    尽管这已经是埃及革命以来的二次民主选举,但是长期笼罩在埃及政坛的三种国内势力,以及国际支持仍将对选举结果产生重要影响。
    在这一前提下,拥有两次“倒穆”经验的巴拉迪俨然成为了总统选举的热门人选。汲取前一次“倒穆”的教训,在今年2月巴拉迪就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宪法党(Dustour Party),巴拉迪试图将其所团结的对象由最初的世俗派扩大至以20-30岁青年为主力的“自由派”,以及穆斯林兄弟会中的改革派势力。不过,巴拉迪的党尚未表现出政治实力,也没有提出明确政治纲领。或许,这是因为他打算选择幕后。
    与之相比,巴拉迪在网络上更高调。截至7月4日,巴拉迪Twitter的关注者已经达到1683772名。“在埃及开明专制的环境中,这种公然可见的支持无疑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指标。”美国《外交事务》杂志评价。
    从国内与国际的综合影响力看,巴拉迪可能是埃及目前争议最小的总统人选,但他却并不一定是最终人选。在埃及复杂的政治格局之下,巴拉迪似乎更愿意扮演一个调停者或宣传家的角色。
    “我父亲曾经告诫我,你必须坚持你的原则和你的信仰。无论有多么艰难,你都要坚持下去。”巴拉迪对开罗广场上的支持者们说。然而,这种坚持,能换来埃及政局的重归稳定吗?这是巴拉迪也回答不了的问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