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改变美国证交会形象的审判

作者:梁婷婷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7-17 23:48:00

摘要:美国法院7月16日决定,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关于法布瑞克·图瑞在2007年“高盛欺诈案”中误导投资者的民事指控正式开庭审理。
本报记者 梁婷婷 北京报道
    “卢旺达的咖啡产量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这是法国人法布瑞克·图瑞在2011年3月给朋友发的简讯内容。彼时,他正在卢旺达为提高当地农民种植咖啡的收入而努力设计经营模型。看上去,法布瑞克·图瑞是一个热心的公益者。一年之后,法布瑞克·图瑞成为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在读博士。在之前的人生岁月里,他已经取得了法国理工大学数学学士和美国斯坦福大学运筹学硕士。芝加哥大学的老师和同学对他的评价都十分肯定,他们称赞法布瑞克·图瑞是一个有学术理想的“有为青年”。
    但是,谁也无法想到,这个“看起来很美”的法国人如今正面临着美国法律的审判。在完成对陪审团的选择之后,美国法院7月16日决定,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关于法布瑞克·图瑞在2007年“高盛欺诈案”中误导投资者的民事指控正式开庭审理。
    此时,揭示华尔街贪婪一面的“高盛欺诈案”再次回到公众的视线中。
完美后的孤独
    这件事发生在7年前。2006年末,著名的对冲基金公司——保尔森公司找到高盛,提出愿意支付1500万至2000万美元的设计和营销费,让高盛构造一款与住房抵押支持证券(RMBS)挂钩的担保债务凭证(CDO)。但是,保尔森公司定制的这款与住房抵押挂钩的CDO,并不是基于看好当时的美国住房市场,正好相反,他们认为当时的美国房市已经过热。保尔森公司预测,美国的房屋抵押贷款违约率一定会攀升,定制与住房抵押支持证券挂钩的CDO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基于看衰美国的住房抵押资产,希望从住房抵押支持证券的违约中获利。随后,保尔森公司向高盛推荐了打包组成这款CDO的次级房屋抵押债券的组合名单。根据保尔森公司原有的获利设计,它推荐的这份组合名单中,多数涉及的都是加利福利亚、亚利桑那等地楼市已经过热、违约风险已经十分高的住房贷款。华尔街从来不玩简单的游戏。保尔森公司的“处心积虑”在外界看起来也无可厚非。
    问题的真正关键之处在于,作为CDO的设计和承销方,高盛并没有把保尔森公司在挑选CDO投资组合中所起的作用告诉产品的购买方,对保尔森公司做空美国房市的意图也进行了隐瞒。由于缺乏这些关键信息,这款CDO的主要承购方德国IKB银行等,遭受巨大的损失。2007年10月24日,在这款CDO的资产组合中,有83%的住房抵押支持证券被相关评级机构降级,17%被放置于负面观察之列。2008年1月29日,形势进一步恶化,资产组合中的99%被降级。至此,IKB等主要承购方在此轮CDO的投资中损失10亿美元,而保尔森公司则通过反向操作,购买基于这款CDO为标的的信用违约掉期(CDS),获得了丰厚的收益。高盛则收到了保尔森支付的1500万美元服务费。
    2010年4月16日,美国监管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向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指控在打包和销售这款名为Abacus 2007-AC1(“算盘”)的CDO的过程中,高盛集团以及时任结构性产品交易席位副总裁、项目经手人之一的法布瑞克·图瑞存在欺诈和误导行为。当时28岁的法布瑞克·图瑞刚刚加入高盛6年,便从最初的交易员上升至高盛结构性产品交易席副总裁的位置。
    法布瑞克·图瑞之所以被美国证交会一并注意到,一方面源于他是此款CDO的主要经手人之一;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曾经在给女友的邮件中颇为狂妄的内容。“越来越多的杠杆在这个系统中泛滥。这个大厦就快要坍塌了,唯一的幸存者将只有‘完美’的我,我现在正处在我所创造的复杂、高度杠杆化的奇特交易中,没有人知道这些怪物里面隐藏着多少内容。”法布瑞克·图瑞在2007年1月23日发给女友的邮件中如此写道。他还调侃即将承购被设计出来衍生品的购买方,称他们将把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卖给那些“寡妇和孤儿”。正是这些内容,使得法布瑞克·图瑞被美国证交会抓住了证据,作为个人受到了隐瞒与欺诈的指控。
    在被美国证交会指控后,高盛支付了当时创下纪录的5.5亿美元罚金,与证交会达成和解,但既没有承认指控也没有否认指控。作为被证交会一起列入指控名单的法布瑞克·图瑞却在高盛决定缴纳罚金和解的前一天,拒绝了证交会给他提出的缴纳罚金及吊销从业执照的和解条款。自此,这位华尔街曾经的青年才俊便以个人的身份,孤独地顶起了“高盛欺诈案”的硕大罪名。
证交会的“算盘”
    在法院庭审的现场,控诉方和辩护方对于法布瑞克·图瑞在那场衍生品的角斗场中扮演的角色,进行了激烈的交锋。
    法布瑞克·图瑞的律师认为,他并没有欺骗任何人。这些最后购买这款产品的承购者都是经验丰富的投资者。他们其实是通过这些风险性大的产品,对当时不确定的房地产市场进行赌博。赌博的输赢与赌局的设置者没有必然联系。
    而证交会却坚定地强调,正是因为法布瑞克·图瑞的贪婪,在金融危机期间就次级抵押贷款相关的多笔交易对投资者多次说谎,最终导致了这些投资者高达10亿美元的损失。
    然而,无论美国证交会在此次对法布瑞克·图瑞的指控中获胜与否,都无法回避一个来自外界的质疑,那就是为什么要抛开那些对金融危机推波助澜的无数华尔街巨头,在一次又一次与高盛、花旗等9大公司达成和解之后,却还要穷追猛打法布瑞克·图瑞这样一个弱小的个体。
    一直以来,美国证交会对于与金融巨鳄反复和解的解释是:之所以在提请法律诉讼和达成和解之间往往倾向于后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和解所获得的罚款金额,可以弥补在金融衍生品投资中投资者的损失。然而,在成立美国证交会的立法中,美国国会明确赋予它的却是保护投资者和确保市场公平有效这两项任务。如果说,美国证交会与华尔街达成的诸多和解,完成了国会赋予其的第一项任务,那么,在确保市场公平方面,一次次的和解就显得太过温和。由于一直执行“和解当道”的方针,在对华尔街的问题上,美国证交会一直没能表现出特别的强硬。特别是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证交会的形象被大打折扣。
    一方面,美国证交会被外界对其一再无作为的失望情绪所包围;另一方面,由于职能重叠,美国证交会又面临着外界呼吁将其与负责监管衍生品的另一家机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合并甚至取消的压力。在这种情形下,美国证交会急需通过一些“事件”重塑形象。而对法布瑞克·图瑞的民事指控,或许正是这样一个合适的“事件”。也因此,能否在对法布瑞克·图瑞的民事诉讼中获得胜利,可能对于美国证交会而言意义非凡。而法布瑞克·图瑞,这个曾经的有为青年,则有可能如外界比喻的那样:“指控法布瑞克·图瑞就好像把战争的罪名硬生生地安在一个士兵的身上。”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