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美联储主角难定

作者:王晓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7-17 23:48:00

摘要:据华盛顿Roberto Perli投资调研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投资人认为耶伦将会成为伯南克的继承人。

美联储主角难定

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在热播美剧《纸牌屋》中,为了争取国务卿一职,自称“水管工”的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弗兰西斯·安德伍德通过私下与美国议员的不断接触、布局,并通过媒体释放消息,来帮助自己实现梦想。
    7月16日,现实版的《纸牌屋》上演。这一天,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蒙大拿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思·鲍卡斯与前白宫经济顾问主席萨默斯见过面,美国媒体再度掀起了对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猜想。《华尔街日报》把宝从之前的美联储副主席耶伦转押到了萨默斯身上。
大热倒灶
    7月之前,在提到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继任者时,焦点还一直聚集在耶伦身上。美联储副主席,伯南克量化宽松政策的密切合作者,拥有专业和实践双重优势等让耶伦成为了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最热门人选。据华盛顿Roberto Perli投资调研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投资人认为耶伦将会成为伯南克的继承人。外界在推测美联储2014年之后货币政策走向时,也已经将耶伦在货币政策上的“鸽派”态度列为了预测的核心考量。
    然而,宿命论也一直在困扰着耶伦。在美联储百年的历史上,还未有副主席升任主席的先例,在耶伦之前的19个副主席都最终止步于此。
    耶伦的未来就这样一直悬而未决。就在伯南克的任期还剩下半年时,萨默斯成为了那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而耶伦或许可能成为大热倒灶理论的又一个牺牲品。
    7月12日,彭博社援引两位匿名官员消息称,萨默斯向总统奥巴马和华尔街暗示,他想成为下一届美联储主席。而在稍早的时间,《华尔街日报》也透露了相似的消息。该报称,虽然已经辞去白宫经济顾问主席一职,但是萨默斯仍以交谈、写信、提供咨询和顾问等多种方式与奥巴马保持着频繁的联系,且有萨默斯身边的朋友称,萨默斯对美联储主席一职的兴趣远非是“只有一点”。
    《华尔街日报》引用消息人士的话称,早在奥巴马上台之初,任命萨默斯为总统经济顾问,其实就是为日后提名他出任美联储主席做铺垫。2010年,萨默斯就和奥巴马讨论过担任美联储主席的可能性,之后为何没能如愿,原因尚不明确。而在那之后,只要是奥巴马经济内阁名单上出现空缺,例如世界银行行长、财政部长,直至现在的美联储主席,萨默斯都会出现在备选名单之上。
    萨默斯的傲人履历正是他成为各种热门人选的重要原因之一。
    28岁时萨默斯就已经成为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在2001年他成为这所名校的校长。之所以对世行行长、美国财长兴趣寥寥,也许是因为1991年他就已经担任过了世行的首席经济学家,1999年他就已经成为了克林顿内阁的财政部长。目前,只剩一个美联储主席的头衔,可以让萨默斯实现在美国政府经济领域任职的“大满贯”。
    在专业领域不输给耶伦的同时,在人际关系上,萨默斯也许更胜一筹。耶伦的学院派作风让外界提到她时总有些陌生,而萨默斯对冲基金的从业经历,担任财长时与华尔街的良好关系,以及与奥巴马的私交都让他看上去更具人气。
    为了让伯南克之后的货币政策更加顺遂,奥巴马也许会更倾向于提拔“自己人”。
半壁江山
    除美联储主席一职外,在提拔“自己人”进入美联储上,奥巴马还等到了另一个绝好的时机。2014年,或有4名美联储理事需要更替,占据了7名美联储理事席位的半壁江山。
    7月11日,美联储理事伊丽莎白·杜克发表了辞职声明,声明将在2013年8月31日生效。杜克的美联储理事任期本应在去年1月31日就已经到期。如果她不选择辞职,那么她的任期将顺延至2026年1月31日。如今,杜克剩下的长达13年的美联储理事任期只能由她的继任者来完成。
    除杜克辞职之外,伯南克与耶伦的任期则可能会随着新联储主席的任命出现变动。虽然伯南克的美联储理事一职任期将到2020年才届满,但外界预计放弃主席一职的伯南克也会在明年1月同时辞去理事一职。与伯南克情况相同的还有耶伦,如果她顺利接任美联储主席一职,那么她的理事任期将持续到2024年。一旦萨默斯成功“抢位”,那么耶伦也许会和伯南克一样,在美联储副主席到任的2014年10月选择离开美联储。这样,美联储的一、二把手均可能出现空位。
    还有一个理事空缺来自委员Jerome Powell,其任期将和伯南克同一个月,也就是明年1月到期。
    最多4个联储理事的空位,为拥有这些空位提名权的奥巴马赢得了重新布局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空间。虽然美联储政策独立,但是通过美联储理事人员的任命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政策的方向。
    对美联储政策具有决定权的是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该委员会是由12名成员组成,其中7名是美联储理事,另外一名则是纽约联储主席,其余4个名额则由另外11个地区的联储主席轮流担任。仅7名理事就已经基本可以决定美联储的利率政策。而理事长达两届14年的任期,也意味奥巴马可以通过这些任命,影响甚至未来十几年的美联储货币政策。“这对总统来说是一个机会,可以打造一个长期的理事会人事组成。奥巴马不大可能提名脱离现在货币政策框架的人加入美联储。这巩固了一个事实,未来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货币政策仍很可能维持高度宽松。”前美联储货币事务高级经济学家Roberto Perli说。
    目前剩下的三个任期在2020年之后到期的联储理事,其对通胀的态度均表现得接近“鸽派”。
    尽管奥巴马拥有了一个调整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最好机会,然而他能否最终把握这一机会还要看参议院的脸色。无论是美联储主席的任命还是联储理事的提名都需要经过参议院表决。目前,民主党在参议院拥有55票,距离提名通过所需要的票数还有5票差距,这也意味着奥巴马的提名需要来自共和党人的支持。出现在参议院的这一僵局也一直影响着奥巴马的人事任命。
    2010年,就是因为参议院的反对,当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彼得·戴蒙德在被奥巴马提名2次后,还是未能进入美联储理事会。伯南克的第二个任期,参议院也只是以接近任命所需的最低门槛勉强通过了任命,而在今年3月,对于新财长雅各布·卢的任命,参议院也是在拖延了6周后才通过。面对最多可达4名联储理事的提名,等待奥巴马的也许是一场与国会议员的持久战。
    然而,无论最终谁成为美联储理事,一旦伯南克离开,美联储理事会中将再没有人经历过2008年金融危机最恶劣的时期。随着对金融危机恐惧的远去,再“鸽派”的委员也会做出相应的改变。
    “我认为我和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的任何一名成员一样,也致力于价格稳定和实现价格稳定。”耶伦于2010年在洛杉矶的一次午餐会上说,“当时机到来,我会支持提高利率吗?当然会。”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