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前兆

作者:包涵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7-17 23:44:00

摘要:热钱正在从新兴市场逃离。这不仅表现在股市上,更表现在汇市上。
本报记者 包涵 北京报道
    热钱正在从新兴市场逃离。这不仅表现在股市上,更表现在汇市上。
    每个能让美元走强的消息,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噩耗。美联储提前缩减量化宽松的预期,资金回流美国,让那些严重依赖外国资金的投资来平衡账户赤字的新兴市场国家充满担忧,也造成其货币的急剧贬值。
    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印度的卢比和泰国的泰铢。7月8日,美元对卢比升至历史高点61.21,这让卢比成为今年以来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
    泰铢的境况也很惨淡,从4月下旬开始,泰铢对美元的汇率就开始持续贬值,二季度共贬值了6.1%,为2000年以来贬值幅度最大的季度,这一状况进入7月仍未得到好转。
    目前印度央行已采取措施控制卢比的波动性。泰国财政部长也在上个月对央行提出对泰铢加强管理的要求,以避免泰铢出现亚洲危机时那样巨幅的波动。
    除了印度和泰国,菲律宾的比索和马来西亚林吉特也出现大幅贬值。这一情景让市场开始担心新兴市场将重蹈1997年的覆辙。
脆弱的卢比
    高盛将印度卢比称为亚洲市场最脆弱的货币似乎并不为过。
    从今年5月以来,卢比兑美元已跌去了超过12%,其跌幅远超其他新兴市场货币贬值的速度,并在最近几周接连创下历史新低。而与此同时,印度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飙升至超过7.6%。
    货币贬值伴随着通货膨胀,6月,该国的物价指数相比去年同期上升了4.86%,通胀攀升至3个月来的高点。
    弱势的卢比与印度经常项目的赤字之间似乎陷入了一种死循环:印度对黄金和原油的依赖使得其经常账户的缺口不断扩大,冲击其外汇储备,让卢比面临外资撤离和不断贬值的困境。反过来,脆弱的卢比又让该国的美元债务和进口成本的压力剧增,加剧了经常账目赤字的恶化。截至3月,印度经常账目赤字占GDP的比重已接近5%。
    资金的出逃消耗着该国的外汇储备。数据显示,7月印度的外汇储备创下3年新低,从原来的3000亿美元降至2800亿美元。
    7月15日,对卢比贬值忍无可忍的印度央行终于出手,宣布两项措施:一项为将银行利率和边际贷款工具利率均提高200个基点,至10.25%,另一项为将于7月18日推出总额达1200亿卢比的政府债券,其目的就在于提高卢比的价值。此举促使卢比得到短暂回升,16日达到59.32。
    事实上,早在12日,就有消息传出印度政府在考虑向海外出售国债以筹得美元来稳定卢比汇率,并与巴克莱、德银等8家银行会谈。
    印度央行的此番出手,也让市场原先预期的在30日降息的期待落空。“目前没有降息的可能,因为卢比贬值。”印度国家银行首席经济顾问高许称。
    目前,卢比贬值已开始影响到印度人的海外支出。一些留学顾问开始建议出国的学生在缴学费时选择分期付款,若未来卢比汇率上升,则可减少汇率损失。而通常货币贬值对出口形成的利好,在印度这里表现并不明显,今年5月,印度出口同比下滑1.1%,反而为今年最差。
泰铢创今年新低
    泰铢也面临着一些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相近的景况。
    7月以来,美元兑泰铢一度跌到31.48,创今年最低。泰国经常项目赤字也进一步扩大至33.61亿美元,创出2011年7月以来的新高。这与泰国今年不佳的经济表现有关。今年第一季度泰国GDP同比增长5.3%,与2012年第四季度19.1%的增速远不可同日而语,敏感的热钱因而频频从股市和债券市场流出。
    “泰国经济放缓,出口也开始萎缩,使得外国投资者认为对泰国股市和债券市场的投资回报已经大不如前,开始了抛售活动。”泰国开泰银行研究员娜琳分析。
    数据显示,目前外资从泰国股市和债市共撤资约26亿美元,致使泰国长期债券的利率飙涨,这也意味着泰国政府和民间的投资将承担更高的贷款利率。
    1994年开始,美联储提高利率对抗通胀,使美国变得比南亚各国更具对热钱的吸引力,热钱的大规模出逃使亚洲爆发金融危机,大批企业和金融机构倒闭。而泰国在发生危机一年后,万家公司破产倒闭,超过250万人失业。这次的热钱撤离会让泰国爆发和当年一样的情况吗?
    对此,有分析师乐观地认为,和当年相比,目前的泰国经济更具灵活性,外储的激增也令泰国具备比1997年时更强的抗风险和偿付外债的能力,这将使泰国可以应付未来发生的不稳定形势。而且,当年的危机是有大空头刻意做空,这也和当前的情况不一样。
    泰国智库开泰研究中心更认为,泰国经济已经走出1997年金融危机的阴影,经济结构和金融体系经过调整和改革已经形成。但该中心同时指出,目前泰国房地产市场泡沫和家庭债务问题加剧所带来的隐患不可小觑。
新兴市场会否重蹈覆辙?
    资金大规模地撤出新兴市场,一直让市场人士担心新兴市场会成为下一场危机的发源地。
    不能否认的是,美元的走强正使美国从前涌往海外的资金回流。根据路透的数据,全球80万亿美元的养老金、保险和共同基金储蓄中,有一半源自美国。美元汇率的长期趋势发生转变,能深刻改变这些基金对国内市场或海外市场的偏好。
    可如果根据热钱回流美国这一现象就推断新兴市场可能重蹈1997年的覆辙,又似乎是对新兴市场经济这16年来质与量的双重提升的一种忽视。
    以外汇储备为例:1997年时,泰国的外储仅有不到250亿美元,目前则超过1600亿美元。印尼当时也只有不到200亿美元,现在则是当时的5倍。
    与此同时,尽管热钱出逃,但离去的只是热衷短炒的资金,而那些投入到实体经济的长期资金比例,和16年前相比仍高出很多。
    在花旗中国零售银行研究与投资分析主管邱思甥看来,目前西方国家经济仅能称为弱复苏,新兴市场仍将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心。20年前世界五百强企业里来自新兴国家的不到50家,如今则有高达387家,新兴市场的强大潜力可见一斑。而新兴国家的货币政策也在慢慢找到其弹性的调控方式,逐步迈入成熟。
    “未来在人口红利持续发酵以及内需消费市场的增长下,新兴市场的企业投资价值仍有巨大潜力。”邱思甥认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