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QE从抗生素变成上瘾止痛药

作者:汤姆·比尔克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7-17 23:44:00

摘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下调了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这是由于近期新兴市场疲软,加重了发达经济体的持续低迷。
汤姆·比尔克勒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下调了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这是由于近期新兴市场疲软,加重了发达经济体的持续低迷。此次举动是IMF在过去六个月中第三次进行下调修订,这使人不禁要问,何时经济能够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水平?
    对于汇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金来说,真正的问题是,经济增长是否会复苏(至少在发达国家中),而不是何时复苏。
    斯蒂芬·金认为,试图恢复危机前的经济增长水平——无论是通过“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方案还是紧缩政策——都是彻底的误导。他认为,在后二战时期,更多西方国家享受高增长率,是由全球贸易增长、妇女参加劳动、教育水平提升和消费信贷暴增所推动的。这些因素如今已经基本上失去了作用,而且,现在还没有新的因素去接替他们的位置。
    “恢复过去的增长率相当难。”金说。
    这位牛津大学毕业的经济学家现年50岁,他的观点非常鲜明:西方社会未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用于偿付之前许诺的退休金、医疗福利、股票和债券的市场价值——而不是像他们期待的那样,仅仅是下调经济增长前景预期。完成这一不可能的事情的唯一方法,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加快经济增长。
    金对于“量化宽松政策能让美国经济增长并逃出金融危机”这一说法表示怀疑。他承认,量化宽松政策确实成功避免了再次陷入2008-2009年那样的大萧条。但是,美联储持续依赖债券购买,已把这一策略从一味有用的抗生素变成了令人上瘾的止痛药。他指出,正当大多数家庭收入停滞不前甚至下降之时,央行流动性推动了资产价格上涨,并有可能激起新一轮的经济泡沫风险,从而加剧了不平等的现状。
    金警告说,如果经济不能增长,政治和社会紧张局势可能上升到临界点。如果不能水涨船高,那么一部分人的收益就可以视作另一部分人的损失。政府公信力下降,政治极端主义就会抬头。如今,这种紧张局势的征兆在欧元区显而易见,并有可能蔓延到西方更广泛的地区。
    关于如何避免低迷的前景,金认为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欧元区需要建立相应的财政联盟才能得以维持;美国、英国和日本需要谨慎的中期计划,以使得他们的债务得到控制;国际体系需要一个能够减少国际收支失衡的机制,这需要财政盈余国和赤字国的共同行动;西方经济体需要找到一种解决方法,来平衡生活富裕的婴儿潮一代与前途未卜的年轻一代之间的利益差距。许多分析家之前都提出了相似的建议,但让决策者们采用是另一回事。
    IMF的经济学家们在7月9日的经济预测中,提出了类似的建议。他们把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从之前的3.3%调低至3.1%。美国应该着重在中期赤字削减上;欧元区应加快创建银行业联盟的步伐,以支撑其金融体系;新兴市场应该解决影响其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壁垒,如基础设施落后等问题;中国应促进消费,而德国应注重投资。
    IMF的经济学家们认为,世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关键所在。新兴市场的强劲增长可以帮助发达经济体解决其存在的深层次问题。
    正如IMF首席经济学家奥立佛·布兰查德提出的那样:“实质性的平衡正是全球经济恢复健康所需要的。”
    (美国《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在线独家授予中文版权) 本报实习记者 戴梦编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