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美元绑架美联储

作者:郑桂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7-17 23:44:00

摘要: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无疑是全球市场的焦点,理由是QE的一切都由他来宣布。

美元绑架美联储

本报记者 郑桂兰 北京报道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无疑是全球市场的焦点,理由自然是QE的退出预期、退出时间、退出方式都由他来宣布。而QE的退出无疑将改变美国和新兴市场各国的金融市场格局。
    近期只要伯南克有重要讲话,美元市场就会跟着动荡,要么大涨要么大跌。伯南克看到市场的动荡后,总是想以下一个讲话解释、安慰市场,然而结局都是令市场再次动荡。
    上次缘自伯南克的美指波动是6月19日,他在议息会后的讲话中说今年晚些时候结束QE,于是美指从80点附近一路上扬至3年高点84点。
    “虽然退出QE已经达成共识,但还要看就业数据,退出QE的决心难下。”伯南克解释上次发言,美指则应声从84点迅速掉到83点。这是上周伯南克的讲话后市场的表现,因为市场预计QE退出要推后。本周伯南克又有两个重要讲话,而美指正在竖着耳朵倾听。
美指跟随讲话大幅波动
    本周三非美国交易时间的美元指数呈现出谨慎走势,涨跌不大,横盘等待。美国时间周三、周四伯南克要在国会发表证词,证词内容肯定要涉及量化宽松(QE)政策以及调整基准利率等内容,这些内容对于美元走势来说十分重要,足以左右美指短期走势,于是市场保持了高度谨慎。
    上周三伯南克讲话后,美指狂跌,从三年高点84点迅速回落到83点。因为伯南克在当天的讲话中重新强调了他的“鸽派”立场,这与一个月前的表态截然相反。上月19日,伯南克在议息会后说,今年晚些时候结束QE,这是美元指数迅速冲上3年高点的直接原因。伯南克一个月前的“鹰派”言论在上周迅速改成“鸽派”,这让市场的预期发生调转,美指也立即做出了相应的反应。
    从表现来看,市场对伯南克的讲话十分敏感。显然伯南克并不愿意他的讲话如此受重视,每次讲话前,伯南克都有安慰市场的意愿,可每次都造成市场的大幅波动。
    在投资者看来,不能理解的是,伯南克的讲话会前后方向不一致,他说QE退出,接下来就要强调退出的困难。本周的讲话距离上周讲话非常近,业内人士分析称,伯南克应该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口。
    在伯南克发表讲话之前,“美联储传声筒”、《华尔街日报》记者希尔森拉特发表了题为《美联储退出QE依赖于各种经济难题的解决》,文中强调了退出QE是个难题,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如果经济复苏不如预期,美联储需要重新规划它的退出时间表。文章指出,退出QE有四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包括就业增长的持续性、失业率体现的就业市场健康程度、通胀是否回到目标区间、是否有财政政策新状况。
    预计伯南克已经看到了从上周到本周的市场大幅波动,而周三、周四的讲话是他澄清美联储思路的好机会,也许这次伯南克会说得更清楚明朗一些。
不同数据指示相左
    本来逐渐明朗的QE退出节奏由于伯南克上周的讲话而再次模糊起来。市场突然发现,原来前一次讲话可以被下一场讲话修正得如此彻底。上周三伯南克说的是,美联储内部对缩减并最终退出QE是达成了共识的,但多数美联储官员都希望在获得更多的数据支持后再决定缩减。这里的数据主要是看就业市场的数据,就业市场的情况总是让美联储很难下定决心收缩流动性。
    伯南克可能还没有等到他认可的可以收缩的时机。上个月好不容易说今年晚些时候退出,被市场理解成美元的重大利好,美元迅速上涨之后却遭遇了冷水,市场预计退出节奏要放缓。
    而本周公布的零售数据不算很理想,美国6月份零售额仅增长0.4%,低于市场预计的0.8%。同时,6月份剔除汽车、建筑材料和汽油的零售额也仅增长0.15%,增幅仅为预期水平的一半。6月份零售额数据引发了人们对第三季度促销期的质疑。
    IHS Global Insight的经济学家Chris Christopher称,最新的零售额数据对许多零售商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这是因为尽管消费者信心较强、住房市场回暖,但消费者的行动依然谨慎。
    除了不利于QE退出的数据,还有有利于退出的数据。消费者行动的迟缓无碍通胀水平的回升,美国劳工部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通胀水平高于预期,进一步逼近美联储通胀目标,这个数据会令美联储在削减量化宽松问题上顾虑更少。
    伯南克说退出还是要看数据,然而不同数据给出的方向是相反的,正如伯南克所说,退出QE的决心很难下。伯南克那摇摆的讲话态度可能根源于对错综复杂的各类数据的不同解读。
预计卸任前缩减
    在伯南克发表了两次态度相左的讲话之后,本周的讲话更加值得关注。
    伯南克作为“鸽派”代表对QE退出节奏有所摇摆,但“鹰派”的态度一直很明确,他们总是时不时地就要督促一下QE该退出了,这无疑也会影响“鸽派”的最终决策。
    “鹰派”代表人物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周二再次发表讲话说,是时候开始收缩购债规模了。他指出,从美国经济改善前景和美联储自身的资产负债表来看,都应该是时候调整购债方案了。从年初以来,乔治每次议息会都表示应该收缩购债。
    一个QE收缩问题,牵动着全球市场的神经。毕竟美元的走强意味着新兴市场的压力,各个经济体都需要考虑,如果美元走强,国内如何应对外资撤出的压力。在东南亚市场,印度货币已经表现出了脆弱性,这才进行到QE退出的讨论阶段,无法想象,如果QE开始退出,是否还有新一轮的东南亚货币问题。
    放出去的总要收回来,伯南克的这场超级宽松是为了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在危机逐渐过去之后,肯定需要逐渐收缩流动性,令货币供应恢复常态。这是一个完整的经济学操作。
    瑞银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在7月14日提道,预计未来美联储在9月初步退出QE,明年年中全面退出,美国在复苏,而新兴市场估值高,这一定会带来问题。而且他预计伯南克一定会在他的任期内(2014年1月任期结束)做出缩减QE的决定,因为伯南克很爱惜自己的学术声誉。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