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中石油病人

作者:王冰凝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3-9-5 00:29:00

摘要:蒋洁敏等原中石油高管相继落马之后,中石油员工都在等待着,等待这个企业“巨无霸”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石油病人

本报记者 王冰凝 北京报道
蒋洁敏等原中石油高管相继落马之后,中石油员工都在等待着,等待这个企业“巨无霸”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石油的垄断早已备受诟病,但实际垄断利益被少数人独占,给公司发展带来巨大问题,并造成诸多内部分配的不公平。”一位中石油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事实上,中石油就像一个大染缸,背后暴露的是整个能源体制早已千疮百孔。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称,中石油多年来从垄断利益集团发展成寡头集团,给中国股市、环保、能源安全都带来重大问题,中央对其“开刀”,是国家反垄断的一个综合系统的、按部就班的部署,对整个能源体制改革是个重大转折。
“中石油和其油田服务公司应尽快拆分,从而形成竞争。其意义或等同于美国政府当年反托拉斯时拆分了标准石油公司。”韩晓平呼吁。
谁揭开了暗箱
谁揭开了中石油诸多高管不为人知的一面。
“蒋洁敏等人的问题由来已久,中石油员工的上访和告状这些年来从来都没有中断过,中纪委开通了公共邮箱之后,中石油员工的告状信把中纪委的邮箱都堵了。”消息人士告诉记者。
中央经过制度性的审计和纪检调查之后,终于对中石油动手了。在蒋洁敏8月31日晚被带走之前一周内,中石油系统已有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和王道富4名高管因涉嫌违纪接受调查。
韩晓平认为,中石油“窝案”被揭发,显然是中石油广大员工长期努力的结果。
而据本报记者了解,中石油员工的上访和告状对揭发中石油“窝案”确实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但蒋洁敏在执掌中石油期间,露骨地维护企业垄断利益,不但造成企业内部严重腐败,还给中国能源安全带来了巨大隐患,是中央各层面达成共识整治中石油的根本原因。
“国内大量石油天然气以及非常规天然气资源都掌握在中石油手中,但中石油并未按照中央能源政策的要求去大力开采天然气资源。”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比如中央布置开采页岩气,但中石油为了保护垄断利益,在企业内部下命令,要求所有企业不能和外资企业合作开采、招标。
记者同时获悉,蒋洁敏甚至在就任国资委主任期间,还在为了保护中石油的垄断利益,要求非石油类的其它央企不要搞页岩气。记者从电力系统内部了解到,蒋洁敏上任国资委主任后,五大电力集团就接到了国资委不要搞页岩气的要求。
曾经的“胜利油田系”
“这是一帮没有政治信仰的人,利益熏黑了灵魂,一旦一个被抓,就能带出一窝。”上述消息人士称,中石油“窝案”,是从已经被控制的中石油前高管开始,一个个被挖出来的。
而梳理中石油“窝案”不难发现,其中多见出身于胜利油田的集团高管,业内甚至直指这是“胜利油田系”的集体落马。
事实上,早在上述中石油5位高管被调查之前,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陶玉春已经处于被控制调查中。值得注意的是,陶玉春与蒋洁敏是老乡,均从胜利油田起步。
另外,2012年6月涉嫌违纪被调查的前四川省人大副主任郭永祥,与蒋洁敏更是同于1972年12月在胜利油田参加工作,是胜利油田孤岛指挥部作业27队工人。在四川担任要职期间,郭永祥与中石油、中石化的关系也颇为密切。
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郭永祥的落马与国内一次性单体投资最大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即中石油四川炼油一体化项目不无关系。
而中石油落马高官之间的关系也高度重叠。陶玉春之前是李华林的直接部下。2006年,蒋洁敏升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后的第二年,李华林升为集团副总裁兼中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随之陶玉春也顺利上位。而王永春与蒋洁敏在履历中的各个重要时间段更是高度重合。
此外,记者了解到,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同为西南石油大学校友。人际关系的错综复杂,让这家备受诟病的垄断企业负重前行,体制弊端尽显。
中石油三宗罪
随着中石油“窝案”被曝光,中石油的垄断体制及其所带来的诸多问题也成为众矢之的。
说到中石油,韩晓平认为,这个企业的第一宗罪是愧对中国投资者,这家年盈利几十亿的中国第一油企、亚洲最赚钱公司,没有给投资者创造价值,却成了股民心中的“第一愁”。
截至9月2日,中石油股价收于每股7.82元,总市值14312亿元,与上市首日相比,中石油市值已蒸发6.6万亿元。“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如若当初没割肉,而今想来愁更愁。”这个在中国股民间流传已广的打油诗正是中石油市值不断“蒸发”的真实写照。
中石油一位中层领导早在中石油A股上市之前就曾向本报记者调侃,“就我对公司的了解,我们很多员工都不打算买中石油的股票。”
而上升到能源安全层面,“两桶油”尤其是中石油手中把控着大量的资源,形成了纵向一体化的高度寡头垄断,也被指是造成中国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过高的罪魁祸首。
最早由石油部演变而来的中石油,原本拥有着几乎所有国内油田。国务院在1998年国企重组时人为按地域重新划分中石油和中石化的领地:两大石油公司以长城为界进行上中下游的整合。中石油管理中国东北、西北、西南的油气开采和加工,中石化则管理中国华北、华东、华中和华南地区的油气开采和加工,但因中石油管辖地带属于富油地带,中石油仍拥有着国内主要的上游资源。
“除了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页岩气这个资源从被发现的时候,中国页岩气资源所在的大部分区块就因为历史原因成为了中石油的资源。目前国土部对外开放招标的页岩气区块,主要是指中石油登记之外的资源。所以国土部招标页岩气区块,中石油根本不用参与。”一位石油企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韩晓平指出,出于垄断利益,中石油多年来在天然气领域开采不力,在中央要求开采页岩气的政策发布后,中石油在页岩气领域更是不作为,导致中国能源开发不足,不得不大量依赖进口,不能不说是给中国能源安全带来了危害。
同时,韩晓平认为,垄断集团造成的能源结构严重不合理问题,也给中国的节能减排带来了重大压力,导致环境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严重超标。就在不久前,环保部还通报了“两桶油”未完成2012年度减排任务。
如何拆分?
任何一个改革的堡垒,无论多么坚固,结局都是被攻破。能源体制弊端重重之下,中石油很难逃脱这一安排。
中石油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称,中石油目前的生产经营并未受到影响,但据记者与多位中石油员工沟通了解到,中石油员工自身如今有了新的期待。
韩晓平称,此次中石油“窝案”被严查,可以看出中央反垄断和对石油石化系统反腐败的决心,“中石油势必将迎来重大的体制改革,市场化改革形成的最终结果就是让市场充分竞争。”
韩晓平举例介绍,1890年,标准石油公司成为美国最大的原油生产商,垄断了美国95%的炼油能力、90%的输油能力、25%的原油产量。标准石油公司对美国石油工业的垄断一直持续到1911年。自美国有史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企业能如此完全彻底地独霸过市场。
后来,标准石油公司成为美国政府反托拉斯的头号目标,在1911年被最高法院拆解成34个独立公司,标准石油公司分出来的埃克森、莫比尔、雪佛龙,与另外两家美国公司德士古石油公司和海湾石油公司,再加上壳牌石油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在上个世纪的国际石油工业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标准石油公司被分拆,美国石油市场才真正形成了多元充分竞争的局面。”韩晓平认为,中石油旗下的油田服务系统应该被拆为三个油田服务公司,与中石化油服、中海油服一起在国内油田开采、勘探领域形成充分竞争的局面,一定可以最高程度地提高采收率。
记者从中石油内部了解到,中石油和油服公司目前混为一体,油服公司不但和中石油之间同业竞争,而且采出的油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只能供给中石油;另外在内部招标时,价格常常要高于市场价5倍。
事实上,此前傅成玉执掌中海油时在体制改革方面早已经先行一步,中海油服已经被拆出,并且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有名的油服公司。
“中石油必须要进行类似的拆分。据估算,如果中国拆分出5家油服公司,中国能源可以得到充分开采利用,产量可以翻一番。预计2020年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能力将达到6000亿立方,按照每立方30-40元计算,可以带动全社会多个产业链,可以替代12亿吨煤,中国能源结构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韩晓平称。

现在,不仅石油人在期待,更多的人期待中石油反腐之后,会有更多改革举措提上日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