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海鑫钢铁破产只差一张纸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7-6 16:40:00

摘要:如今杭州湾跨海大桥巍然屹立,但曾经做过该大桥主体工程钢筋的独家供应商海鑫钢铁却摇摇欲坠。

海鑫钢铁破产只差一张纸

本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李兆会、海博鑫惠、海鑫实业、海鑫集团、海鑫钢铁已经成为上海、运城两地法院的“熟客”,至少在记者拨通电话说起海鑫钢铁时,法院工作人员极为熟稔地“哦”了一声,对“破产”一词没有想象中的慎言,而是直截了当地表示,海鑫钢铁必有此一举。

  如今杭州湾跨海大桥巍然屹立,但曾经做过该大桥主体工程钢筋的独家供应商海鑫钢铁却摇摇欲坠。更有熟悉海鑫内部的人士表示,现在海鑫钢铁的设备已经从之前的领先转为平庸,破产后也可能资不抵债。

债权人超过4000户

  “海鑫钢铁早就申请破产了,它在停产之后曾经研究过重组的事情,后来发现重组不起,这事不久之后就向法院申请了破产。”闻喜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据了解,目前运城中级人民法院正在核查海鑫钢铁是否满足破产条件。据知情人士表示,自申请破产以来已经过去较长时间,很可能在近期就会宣布结果。

  虽然上述工作人员并未透露海鑫钢铁的具体债务规模,但业内早有相关人士表示其债务数字将是个“天文数字”。

  闻喜县人民法院立案厅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自海鑫钢铁停产遭债权人讨债以来,该院收到付款纠纷案件已经有12件,按照程序这些案件先转到诉前付款调解中心,但尚未有结果。”

  该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海鑫钢铁更多的债权人选择在运城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案件材料,“不久前到中级人民法院请示海鑫钢铁处理情况的时候,我们了解到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接到4000多户债权人的材料,要求海鑫钢铁付清款项。”

  记者拨打海鑫钢铁联系电话后,接听电话的男性工作人员显然已经十分厌烦来自媒体的声音,在勉强接听完记者对上述情况的问题后,冷冷地挂了电话,便再也没有接听过。

集体催讨欠款

  据记者了解,目前海鑫钢铁的债权人一方面是金融机构,另一方面是与海鑫钢铁有工程合作的大大小小的建筑队、工程公司。

  此前,一位来自海鑫钢铁债权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海鑫钢铁涉及包括银行在内的33家金融机构,以及若干为其提供担保的第三方公司。

  其中与海鑫钢铁及相关公司有过金融借款的多家银行包括平安银行南京分行、中信银行上海分行、江苏银行上海分行、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已经在上海法院、江苏高院上诉,最近又新增了大连银行上海分行对海鑫钢铁的起诉。

  而曾在2003年就与海鑫钢铁有工程合作的苏某告诉记者,当地很多建筑队、工程队也向法院递交了起诉材料,“从2004年开始,我们几乎每年都要过来催讨拖欠的工程款,来的次数多了,很多人都认识了。我们这些建筑队、施工队的款项加起来大约在5000万元。”

  “以前过来催款的时候,海鑫象征性地会给一些,几万元、十几万元都有过,看具体情况和当时的具体客户关系,关系好的可能就多给一些。”苏某告诉记者。

  记者还了解到,除了当地这些小的施工队外,海鑫还有拖欠大型工程施工单位工程款的情况。

  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海鑫钢铁曾经与中冶集团华冶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中冶宝冶等有过合作,其中还可能拖欠华冶的工程款。”

  随后,华冶资源办公室主任向记者确认,2007年9月,中冶集团华冶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海鑫钢铁合作的老区二期技改工程竣工,华冶资源也通过法院、领导沟通等多种渠道追讨欠款,但至今海鑫钢铁仍未付清相关款项。

资产难抵巨额债务

  2003年、2005年海鑫钢铁的海鑫牌钢筋曾两次以技术标和商务标的绝对优势中标杭州湾跨海大桥主体工程,成为该大桥主体工程钢筋的独家供应商;此外,当年的海鑫还具备国际钢铁企业追求的切分轧制、富氧喷煤、溅渣护炉、TRT压差发电及炉外精炼五项先进技术。

  但往昔的先进资产在现在的市场面前却略显“寒酸”。

  来自钢之家的资料显示,海鑫钢铁现有高炉6座,其中1080m3和1380m3的高炉各一座,还有一些600m3的小高炉,此外还有棒材、线材生产线各两条,但“这些设备和生产线还停留在大约三四年前的水平,一直没有提升过。而在这几年中,这些设备和生产线在钢铁企业中已经非常普遍,一般的民营钢企如果新上设备都会从1080m3高炉起步”。

  多位分析师也表示,除了1000m3的高炉比较普遍,对比价值不大外,海鑫钢铁的高炉年份也比较久,加上现在钢铁行业不景气,在其后的估值过程中相关设备资产的评估价值也会被压低。

  记者在相关工程造价网上查询,目前1000m3的高炉主要设备造价约在1.9亿元左右,算上折旧等评估因素,海鑫钢铁现有的资产远远无法偿还其巨额债务。至于是否还会清算其他资产,目前法院方面并未给出答案。而根据公开报道显示,海鑫的债务规模远超百亿。

  记者致电相关律师得到回复称,破产过程中最先偿还的是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此外若清算的财产价值大于债务价值,则大过债务价值的部分将用于其他债务偿还;若出现资不抵债情况,则首先用于支付员工工资、国家的税收等,在这之后,再支付其他相关债务。

  据了解,施工费用、劳务费用以及银行借款等都属于普通债权,普通债权得到偿还的比例都是很低的,一般都是低于20%,很多的甚至低于10%以下。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海鑫钢铁落到现在这种境况与李兆会的企业思路具有紧密关系。他在父亲李海仓之后,渐渐偏离了海鑫钢铁的主业路线。

  李海仓也非常注重资本运作,还曾说过,“资本运营一般有三种模式:一是上市,二是低成本扩张,三是最大限度地增值有限的存量资本。海鑫选择的是第三种模式,一方面用好存量资本,另一方面在预期收益上做文章。”

  但李兆会在操作上显然与父亲有本质不同。

  李兆会将海鑫钢铁作为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却抛弃了钢铁主业。曾经信誓旦旦的曹妃甸500万吨铁矿石球团项目、热卷生产线等项目都不了了之。在这些未果的项目中,或许早就埋下了今日的种子。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