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正文

钢铁:繁华落尽是走是留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7-18 22:50:00

摘要:曾经辉煌的钢铁行业,如今阴霾笼罩,面临残酷的淘汰或转型。从福建钢贸商跑路到山西海鑫钢铁深陷破产门,一场由下游至上游的倒逼退出之势愈演愈烈。

  曾经辉煌的钢铁行业,如今阴霾笼罩,面临残酷的淘汰或转型。从福建钢贸商跑路到山西海鑫钢铁深陷破产门,一场由下游至上游的倒逼退出之势愈演愈烈。有人逃离这个行业,有人倒下,还有人在建新的生产基地。

  截止到目前,中国炼钢能力已达到10亿吨,钢产量达7亿吨,产能明显超出需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产钢国和消费国,中国钢产量相当于排名2至4位的美国、俄罗斯和日本三国的总和。

  大剩之年,留下还是离开,这是个问题。

  2014“破产门”发酵

  2014年绝对是钢铁行业值得注脚的一年,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中国钢铁业将从这一年开始集中爆发企业破产事件。事实也正是如此。

  自今年3月18日,曾经位列民企四大金刚之一的海鑫钢铁全面停产,拉开今年钢企破产门序幕以来,西林钢铁集团(下称“西钢集团”)、川威集团陆续加入“破产门”梯队,而这些钢企都曾是当地数一数二的行业龙头企业。

  资金链破裂,成为这些钢企最致命的伤口。

  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海鑫钢铁,它反映的资金链问题估计是最全面的,如拖欠工人工资、拖欠工程款、拖欠供货商材料款、拖欠银行贷款等等,几乎每个生产环节都有资金问题。

  留给海鑫钢铁掌门人李兆会的是一个前无出路、后无退路的囧状。

  在这之后的6月30日,地处小兴安岭的西钢集团因为拖欠员工工资被揭开了破产危局,当日近千名员工与工厂管理者发生了冲突。

  破产门延续到西南。7月3日,位于西南地区的川威集团,召开川威集团成渝钒钛科技公司(下称“成渝钒钛”)干部大会,宣布川威集团(包括在内江注册的进入集团合并报表的所有公司)实施“司法重整”,而公开资料显示,所谓的“司法重整”也是为了解决资金问题。

  病态扩张埋下破产伏笔

  这些陷入“破产门”的钢企以产能情况看,大都在500万-600万吨粗钢/年,属于中等钢企,在国内钢铁行业整体过剩的背景下似乎并不显眼,但其破产过程,却暴露了过去几年钢铁行业病态扩张埋下的病根。

  2007年,为加快淘汰钢铁工业落后生产能力,国务院下发文件要求,各省钢铁工业要淘汰落后产能,关停小炼铁、小炼钢,但这一政策并未收到如期效果,反而刺激了又一轮的产能扩张。

  数据显示,全国钢铁产量2000年是1.27亿吨,2013年到了7.8亿吨,最高年耗也到了7.5亿吨,产能更达到10亿吨。行业研究人员表示,当时大家都对未来的钢铁需求看好,又受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倒逼,企业都大上产能。

  如海鑫钢铁在当时关停了60万吨落后产能,由260万吨降至200万吨,但在此之前,海鑫开始建设的新区产能达230万吨,这次近乎疯狂的产能扩张,总投资达到60亿元。但其中开建的板材厂,却只建了半截。原因在于,后来的板材价格下跌,加上资金压力,导致海鑫被迫放弃这个项目。

  而西钢集团还设想未来要建成一个千万吨钢铁强企,但还未实现目标却曝出拖欠员工工资的糗事。

  此外,虽然国企、民企均在扩张产能,但民营企业明显更为迅速。

  卓创资讯数据显示,目前民营产能在全国钢企总产能的占比已经过半,现民营钢企高炉数量共441座,总容积为30.84万m3,而国营企业高炉数量总计244座,总容积为35.75万m3。

  现在,这些钢企因为之前的扩张背负了巨额贷款,如海鑫钢铁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但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的保守数字为104.59亿元,负债率超100%;西钢集团负债总额约为190个亿,负债率约在80%;川威集团则因为修建成渝钒钛新区,背负了100多亿的短期贷款。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此前国内钢铁行业拆小上大的“病态扩张”,在钢铁行业仍将处于下行的市场背景下,其资金链问题仍将继续爆发。

  利润低迷不复昔日荣光

  据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中国钢铁企业总资产负债率已接近70%,重点钢企中,不少企业负债率在90%以上。工信部政策司副司长苗长兴则表示,中国钢铁行业负债总额约3万亿元。

  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表示,自2002年开始,中国钢铁产能、产量不断攀高,2013年中国粗钢产能超过10亿吨,实际需求不足8亿吨,而今年中国粗钢产能预计达10.7亿吨。近5年来,我国钢铁行业产能利用率一直在80%以下波动,产能过剩情况严重。

  大量过剩产能导致钢铁行业利润将长期低迷。

  业内人士现在形成的统一观点是,目前中国钢铁行业的平均利润率已经跌到工业行业的倒数第一,并在产能不断扩大的同时,利润有进一步下滑的态势。

  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平均利润也直线下滑,由1月份的6%下降至目前的5.1%。中国钢铁工业协会6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其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22.67亿元,平均销售利润率仅0.13%,为全国工业行业最低。

  此外,从利润构成情况看,钢铁主业仍然亏损。上半年实现利润22.67亿元中包括投资收益43.21亿元、营业外收支净额38.8亿元,扣除这些因素,钢铁主业仍然有较大亏损。

  而另一方面是,很多钢企的盈利仍是建立在固定资产折旧年限的调整上。7月10日,河北钢铁发布2014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称,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18%-344%,实现盈利约3.2亿-3.4亿元,同时公告显示,河北钢铁相应地变更了固定资产折旧年限,从而将减少固定资产折旧20亿元,增加公司2014年度的净利润和所有者权益15亿元。

  除了河北钢铁,沙钢股份、华菱钢铁、首钢股份、恒星科技等钢铁上市公司也发布了业绩预报,净利润皆同比上升。其中,华菱钢铁预计2014年上半年盈利1000万-3000万元,同比实现扭亏为盈。

  但这些数字仍不能让市场回归对钢铁业的信心,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有些钢铁企业是通过调整折损或者靠补贴来实现业绩上升,“重庆钢铁、山东钢铁、河北钢铁是典型,前者靠补贴,后两者通过延长设备折旧年限降低成本提高收益。”

  低迷局势短期反转并不容易,2014年各省市对违规钢铁项目进行清理整顿,对不达标企业实施惩罚性电价、水价等差别价格政策,均有助于抑制产能扩张。不过,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及以后国内在建、拟建高炉8700万吨以上,预计炼铁产能利用率回归合理区间至少还需要3年以上。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