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救火队长”的山西往事:总经理孙兆学被调查 中铝扭亏再添变数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9-18 10:36:00

摘要:不到一年,中国铝业公司连续两名高管涉嫌违纪而遭调查,高层不断震荡给中铝公司的未来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救火队长”的山西往事:总经理孙兆学被调查 中铝扭亏再添变数

华夏时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不到一年,中国铝业公司连续两名高管涉嫌违纪而遭调查,高层不断震荡给中铝公司的未来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9 月15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在官网发出消息称,中国黄金集团公司原总经理、现任中国铝业公司(下称“中铝”)总经理孙兆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这是中铝公司继去年11月原副总裁李东光因个人原因接受调查后,又一位接受调查的高管,业内人士则表示,去年回归中铝公司的孙兆学曾被给予“救火队长”的期望,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

事起山西?

  由于在曾经的山西铝厂、现在的中铝股份山西分公司任职多年,孙兆学本次突遭调查被很多业内人士联想为,可能与其过去的任职有关,而掀开其在山西的任职履历可以看到,当年孙兆学在山西铝厂可谓绝对决策者。

  自1983年进入山西铝厂,一干就是二十余年的孙兆学对山西铝厂的发展至关重要。

  一位山西当地人士告诉记者,“孙兆学是寒门子弟,家里根本没什么背景,老家在运城市稷山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中专毕业,分配到孝矿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离家远,他身体当时也不太好,所以他当时是不愿意去的。”

  到了孝矿的孙兆学,一路升迁,从1983年到1995年,12年中从山西铝厂孝矿调度组长升到山西铝厂副厂长。

  中铝股份山西分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孙兆学对山西铝厂的最大贡献是建设第二氧化铝厂80万氧化铝生产线和华泽铝电28万吨电解铝项目。

  “对这两个项目,孙兆学曾经下了军令状,‘要是三期拿不下来,国家不批,我们领导班子辞职’,他身后的班子其他成员目瞪口呆,根本没有提前打招呼。”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三期就是80万吨氧化铝和华泽铝电28万吨电解铝项目,“可以说没这两个厂,山西铝厂早垮了,没有三期,老厂到现在快30年了,早就不行了,新建的氧化铝和老厂平摊成本,这才保证山西勉强不亏。”

  据介绍,目前的中铝股份山西分公司氧化铝主体分厂主要是第一氧化铝和第二氧化铝厂,还包括运输部、技术、营销、计控等等很多分厂,现在的第一氧化铝厂是之前山西铝厂的第一、二、三、四氧化铝生产线合并的,第二氧化铝厂就是后来的80万吨氧化铝生产线。

  2002年到2004年6月,孙兆学同时担任中铝股份山西分公司总经理、山西企业协调委员会主任、华泽铝电董事长,这三个职务管理范围基本涵盖了原山西铝厂主辅分离之后以及后续电解铝生产线的所有业务。

  而孙兆学在2013年10月回归中铝公司后,他也曾多次前往山西了解山西分公司发展状况。据记者了解,今年5月16日,中铝与山西省政府签署了《建设中铝山西铝循环产业基地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孙兆学也代表中铝赴山西签约。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不是孙兆学突遭变故,该公司很有可能成为孙兆学帮助中铝股份扭亏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上述内部人士还对记者表示,“华泽铝电是中铝控股的子公司,本来还有更大的规划,现在看来没戏了。”

恐将牵扯多人

  中铝股份山西分公司内部人士还告诉记者,孙兆学在当地的威信很高,当地人当时听说孙兆学回到中铝时可以说欢声一片,但现在都比较惊讶,他表示,“如果是因为在中铝任职期间出现问题,那可能会牵连出很多人。”

  “他在当地的政界人脉也十分广泛,山西铝厂副厂长应该算是孙兆学起步的平台,到这里他才有了与地方、上层打交道的机会。”上述人士表示,孙兆学本次接受调查是否与山西政坛反腐有关尚不可知。

  此外,他还表示,孙兆学在中铝山西分公司任职的时间已经过去多年,而回归中铝还不到1年,其接受调查或许不是因为在中铝公司任职期间出现的问题。

  有媒体转发消息认为,孙兆学被调查可能与其在中国黄金集团期间的对外收购有关。2008年,中国黄金集团公司以2.18亿美元收购艾芬豪矿业公司所持有的在加拿大多伦多上市的金山矿业有限公司41.99%的股份,这一价格曾被质疑过高。

  而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的官网上也只列出了中国黄金集团公司原总经理、现任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这两个职务。

  资料显示,2006年到2013年10月,孙兆学相继任职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等职务。

  截至发稿前,中铝尚未对孙兆学接受调查一事给予回复,中铝公司在官网表示召开党组会议,坚决拥护中央对孙兆学进行调查的决定。

扭亏再增波折

  虽然个中原因仍需官方最终透露,但孙兆学作为业内普遍认可的铝行业中的“能人”被调查,对正值扭亏重要时期的中铝公司来说影响巨大。

  孙兆学曾被业内寄予了帮助中铝公司扭亏的高度期望,但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并未给中铝公司带来更多惊喜。

  以上市公司中国铝业(601600)为例,在去年剥离铝加工等不良资产后,中国铝业今年上半年依然亏损,这使得中国铝业不得不对部分电解铝生产线实行弹性生产,涉及暂时关停电解铝产能约38万吨。

  此外,中铝公司扭亏的关键:煤电铝一体化也推进得十分缓慢。据了解,中铝公司曾在2010年底,与贵州省政府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在“十二五”期间在贵阳市、遵义市,总计投资345亿元,建立两个大型煤电铝一体化基地。

  此外,中铝还与内蒙古、甘肃、陕西、山西等多地政府方面签署合作协议,希望参与当地的煤炭、电力等资源的整合和建设。

  但从目前的进展来看,中铝公司推进煤电铝一体化转型的实际动作并不大。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2009年以来,中铝公司基本都处于亏损状态,未能按计划加快推进转型脱困。

  中国铝业方面则表示,近期中国铝业正在加速延伸煤电铝一体化产业链上的步伐,在包括内蒙古、山西等地发展的煤电铝一体化综合配套项目开始提速,旗下具备自备电厂的包头铝业已经率先实现了扭亏。

  在使出浑身解数扭亏当口,“二当家”被调查,中铝扭亏之路走向何处,本报将持续关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