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卷入贷款逾期风波 巨债压顶再换帅 中钢陷钢铁危机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9-25 10:49:00

摘要:民营钢企中的破产危机正在向央企蔓延,在海鑫钢铁、龙海钢铁等资金链断裂之后,近日资产千亿的钢铁巨头中钢集团也陷入银行贷款逾期的舆论风波。

卷入贷款逾期风波 巨债压顶再换帅 中钢陷钢铁危机

华夏时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民营钢企中的破产危机正在向央企蔓延,在海鑫钢铁、龙海钢铁等资金链断裂之后,近日资产千亿的钢铁巨头中钢集团也陷入银行贷款逾期的舆论风波。

  9月23日,“中钢集团数百亿银行贷款逾期、国资委介入注资200亿”的消息在国内多家网站上流传,随即中钢集团对媒体辟谣,称上述消息不属实,只是有“个别资金回笼未按期到账”。

  不过这场舆论再次揭开了市场对中钢集团巨额负债以及经营亏损的审视,多位行业人士以及中钢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中钢集团的负债、经营问题难以令人满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钢集团问题的关键是管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留给中钢了,必须改革。”中钢集团内部某中层领导对记者表示。

  辟谣债务危机

  长久沉寂的钢铁市场因为9月23日“中钢集团银行贷款本息数百亿元全面逾期”的消息瞬间沸腾,各大媒体纷纷向中钢集团求证此事。

  到9月23日下午3时左右,中钢集团的回应才出现在各家网站上,其新闻发言人表示传言不属实,中钢集团并未出现巨额贷款逾期问题,只是有“个别资金回笼未按期到账”。

  随后,消息中涉及的工商银行也给《华夏时报》记者发来回复称,“中钢集团及中钢集团下属企业在工行的融资余额占其全部金融机构融资余额的比重不足1.3%,目前工行相关融资均未违约。”

  中钢集团的辟谣并未阻止市场对其债务危机的忧虑,位于上海的一家知名钢铁研究机构资深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中钢集团近年来频频亏损,海外业务也不甚理想。”

  上述中钢集团内部某中层领导告诉记者,“中钢集团的债务风险主要出现在国内钢材贸易、铁矿石贸易以及海外投资这三部分。”

  据他介绍,中钢集团业务比较多元化,主要以海外投资、钢铁贸易为主,“但黄天文、贾宝军任职的几年,海外投资亏损造成了巨大的财务缺口。”

海外投资困境

  本报记者整理中国中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钢股份”)2013年财务报表发现,中钢股份2013年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3年底,其流动负债合计超过864亿元,比2013年初792亿元的流动负债增加72亿元,流动负债与非流动负债合计超过950亿元。

  同年,中钢股份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亏损逾8754万元,2012年更是亏损超过2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中钢集团是国资委旗下的大型央企,该公司持股99%的中钢股份是其主要经营主体。截至2013年,中钢股份总资产为1002.03亿元,占中钢集团总资产的91%,中钢集团大部分的负债也是来自于中钢股份及其子公司。

  上述中钢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巨额负债是由于之前频频海外投资造成的,当年投资的海外业务尤其是矿山业务,到现在也没有形成效益。”

  据了解,中钢集团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率先在南非投资建厂,目前中钢在南非的主要项目包括中钢南非铬业有限公司和中钢萨曼可铬业有限公司。但在多年经营之中,仍然遭遇困境,甚至曾出现中钢南非铬业单月亏损约3000万元的窘境。

  在中钢股份2013年合并审计报告中,记者注意到在长期股权投资明细中显示,中钢股份旗下中钢萨曼可铬业有限公司其投资成本超过11.82亿元,在2013年长期应收款中显示该项目期末余额超过4.5亿。

  中钢集团在恰那铁矿的经营也频频遭遇费用支出问题,资料显示,去年5月份其全资子公司中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恰那合营项目的合营方力拓公司在与汉考克公司的资源费官司中败诉,中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作为合营方将支付3300万澳元资源费。

  同年7月,恰那铁矿项目复垦费项目报告显示,复垦费为3.78亿澳元,导致中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分配利润也受到影响。

  “这个曾经是中钢集团最赚钱的海外项目由于近两年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使得中钢集团的利润缩水不少,本周一中国铁矿石进口矿价格5年来首次跌破80美元/干吨,而历史上最高纪录曾是191美元。”前述上海资深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换帅能“止跌”?

  迫于公司业绩的连年亏损,中钢集团频频换帅。

  上述中钢集团中层告诉记者,根据9月19日国资委安排,原中钢集团党委书记和副总经理徐思伟接任贾宝军出任总裁,此前一直主管财务的中钢股份总经理刘安栋获得提拔,但他并未透露刘安栋具体负责何职务。

  而这已经是2011年以来,中钢集团第三度更换集团总裁。

  2011年5月17日,中国中钢集团召开会议,宣布了原中钢集团总裁黄天文被免职、贾宝军接任的消息,中钢集团管理混乱的问题也正式进入高层调整的阶段。

  而实际上,早在2010年8月就有媒体报道,国家审计署对中钢集团审计后通报称,中钢存在财务管理混乱等诸多重大问题,中钢与民营钢铁企业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之间的近40亿元欠账成为重点问题,而中钢与另一家民营钢铁企业河北纵横之间也存在类似严重问题。

  但显然贾宝军没能带领中钢走出困境。对于贾宝军任职期间中钢的惨淡业绩,来自北京的一位资讯总监则对记者表示:“中钢集团的债务压力其实很大,很多是由于黄天文时代的粗放扩张遗留下来的问题,虽然调整高层,调整业务模式,但为时已晚。”

  “现在国资委也在帮助中钢进行改革,两位新上任的领导恐怕将对中钢集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上述中钢集团中层表示,“已经没有时间再留给中钢集团了,改革必须尽快执行,此前贾宝军在任时只是一味推卸责任,把集团现在的问题归结为历史遗留问题,但他在职期间也没有扭转局面。现在集团内部对两位新上任的领导充满期待,希望尽快调整中钢集团的局面。”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