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6200万兼并甘肃东方 中核钛白抄底并购正当时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9-26 23:05:00

摘要:钛白粉行业的抄底机会已经显现,进场“扫货”的便不仅是中核钛白。多位圈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金浦钛业(000545.SZ)正在整合江苏太白公司,其最终能否成功取决于监管层的态度。
华夏时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持续了近3年的熊市终于让进入钛白粉行业的投资者萌生了退意。
    9月24日,中核钛白(002145.SZ)发公告宣布以6200万元的价格收购甘肃东方100%的股权,后者正在建设10万吨/年硫酸法钛白粉。
    甘肃东方原股东之所以选择退出,最重要的原因是钛白粉价格跌得太狠,中核钛白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对方打算去投一些能赚钱的项目。”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国家化工行业生产力促进中心钛白粉中心主任毕胜表示,当前,钛白粉价格处于历史低位,正是行业兼并重组的最佳时机。
    钛白粉行业的抄底机会已经显现,进场“扫货”的便不仅是中核钛白。
    多位圈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金浦钛业(000545.SZ)正在整合江苏太白公司,其最终能否成功取决于监管层的态度。
高位介入酿苦果
    2014年钛白粉行业的第一项整合姗姗来迟。
    资料显示,甘肃东方注册资本6000万元,股东方为白银乾盛投资、李萍,双方的持股比例分别为99%、1%。实际控制人叫罗阳勇,他也是四川安宁铁钛的实际控制人,中核钛白的证券事务代表张成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道:“罗阳勇是做钛矿的。”
    由于尚处于建设期,甘肃东方没有收入;截至2014年7月31日,这家公司的总资产为6187.67万元,净资产为3596.94万元。
    中核钛白给出的收购价是甘肃东方净资产的1.7倍,看上去并不便宜。张成解释:“这项收购持续了一年多时间,我虽然没有参与,但知道对方已经订了设备,另外土地平整也花了不少钱,这些因素都在考虑范围之内。”
    双方早在一年前便开始谈判,这也就是说, 2013年甘肃东方的投资方已打起了退堂鼓。
    原来,这家公司的成立时间是2011年5月13日,生意社数据显示,当时国内钛白粉的均价为22100元/吨(R2型,下同),正处于历史最高位。
    选错了进场时间已为这次投资失败埋下了伏笔。2012年9月,甘肃东方10万吨/年硫酸法钛白粉项目开工奠基,此时钛白粉的价格已跌至18000元/吨。
    进入2013年后,钛白粉的跌势并未有所收敛,纵观全年,似乎就没有一次像样的反弹,直到2014年4月才见底,此时的价格仅13000元/吨。
    甘肃东方的股东无法忍受这种煎熬情有可原,遭受打击的又岂止是他们。
    佰利联(002601.SZ)的钛白粉产量在国内排第三位,该公司在甘肃东方成立两个月后上市(2011年7月),发行价仅55元/股,一度被爆炒至133.30元/股,几乎比肩贵州茅台(600519.SH)。
    伴随着钛白粉行业景气度持续下滑,佰利联的股价也在快速跳水。投资者通过复权可知,该股曾最低跌至30.92元/股。
    钛白粉行业的老大四川龙蟒、老二山东东佳则分别于今年1月、3月双双撤单,宣告第二次冲击上市失败。
    钛白粉的“老玩家”尚且如此,甘肃东方的实际控制人罗阳勇尚属“菜鸟级”,退出实属明智之举。
    毕胜直言:“现在不退,等到正式建成投产时还会遇到更多问题,到那时候就骑虎难下了。”
行业抄底时机已现
    中核钛白的这次收购来得有点晚,却也刚刚好,并极有可能抄到了大底。
    经过近3年的调整,钛白粉价格最终于今年4月反弹,生意社钛白粉分析师杨逊说:“这次反弹最主要是出口拉动。”
    海关总署统计,2014年1-8月,我国共出口钛白粉37.6万吨,同比增长48.3%。
    在这轮出口热潮之中,生意社监测到,4-8月四川龙蟒连续5个月出口量超过1万吨,位列全国第一。
    持续的库存消耗让这家龙头企业有了提价的底气,于是,4月至今他们连续6次涨价,累计涨幅已达2000元/吨。
    四川龙蟒提价引来众多厂家跟风,中核钛白便是其中之一,仅就调价,今年他们已发了两份公告。
    毕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轮涨价之后,目前行业内大多数企业已盈亏平衡,部分仍继续亏损,但可以肯定的是,“钛白粉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
    这并不意味着钛白粉价格不会回调,“能大量出口的企业毕竟只是少数,众多生产商的市场还仅限于国内,下游需求真的很低迷。” 杨逊补充道。眼看着10月之后行业又将步入淡季,他甚至怀疑这种涨价最终会不会得以执行。
    9月23日,攀钢钒钛(000629.SZ)对外披露,因遭遇山体滑坡,公司旗下的东方钛业从9月开始停产,一线4万吨/年预计今年11月恢复生产,二线8万吨/年要到明年4月才能复工。凑巧的是,东方钛业股东之一也是罗阳勇。
    行业陷入僵持,这时候极利于兼并重组,毕胜说:“要是换作前两年,价格会很贵。”
    钛白粉行业也亟须整合。数据显示,2013年国外共有18家钛白粉生产商、46座工厂,行业前6位总产能占比为88.8%。同时期,国内生产商则有46家、56座工厂,行业前6位产量占比仅38.4%,集中度有待提高。
    毕胜憧憬:“若未来国内钛白粉生产商数量缩减至15-20家,那才是合适的。”
    天时地利人和皆已具备,进场“扫货”的便不光是中核钛白。
    多位圈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目前金浦钛业正在整合江苏太白,“这项工作已接近收官,只是江苏太白仍在亏损,最终能否成功取决于监管层的态度。”
    据江苏太白的官网介绍,该公司前身为镇江钛白粉总厂,始创于1948年,现拥有7万吨/年金红石型钛白粉。
    9月25日,《华夏时报》记者就上述传闻致电金浦钛业求证,对方回应:“这只是传闻,一切还是以公告为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