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鞍钢成立世界级矿企参战铁矿石之争 国产矿突围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0-15 23:15:00

摘要:在力拓、必和必拓等海外矿山巨头为抢占全球市场不断加码的同时,国内三大钢企之一的鞍钢集团也在逐步加强自家矿的竞争力。

鞍钢成立世界级矿企参战铁矿石之争 国产矿突围

华夏时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在力拓、必和必拓等海外矿山巨头为抢占全球市场不断加码的同时,国内三大钢企之一的鞍钢集团也在逐步加强自家矿的竞争力。
    10月11日,由鞍钢集团整合该公司铁矿资源组建的鞍钢矿业集团(下称鞍钢矿业)正式揭牌,这家囊括了鞍钢集团在辽宁鞍山、四川攀枝花以及海外多家公司的铁矿集团,是国内首个采选规模均过亿吨的铁矿山企业。
    “鞍钢矿业成立后,有利于加强集团旗下各个矿区之间的协同效应,降低原料使用成本,增强自身产品竞争力。”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认为。
国内首个亿吨级矿企
    鞍钢矿业的成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带着使命感。鞍钢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张广宁在成立仪式上强调,要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市场话语权的世界级铁矿山企业。
    资料显示,鞍钢矿业由鞍山矿业公司、攀钢矿业公司和澳大利亚卡拉拉铁矿整合而成,探明资源量达到110亿吨以上,考虑潜在资源量,未来总资源量将达到300亿吨以上,采掘能力和选矿处理能力分别达到4亿吨和1.2亿吨,均居世界前列,同时具备多品质矿石加工和提取技术。
    据了解,这些资产将划分为鞍山区域矿山采选生产与辅助业务单元、发电厂和电调中心业务单元、市场化发展业务单元等6个业务单元。
    鞍钢集团方面表示,鞍钢矿业的成立标志着鞍钢集团在实施产业结构调整、推进转型升级方面迈出了新的步伐,鞍钢集团三大产业之一的资源产业由此将进入更高的发展层次。
    新组建的鞍钢矿业平台效应突出,鞍钢集团方面表示通过鞍钢矿业将建立矿业资源板块一体化的战略执行平台、产业化发展平台和资本市场融资平台,实现鞍钢集团矿业资源集中统一管理,充分发挥矿业资源产业的品牌、信誉、市场、资金、技术等协同优势,带动与矿业资源紧密关联业务市场化、产业化发展。
    中国联合金属网一位分析师认为,“新成立的鞍钢矿业集团将在提高鞍钢集团矿石自给效率的前提下,进一步提升在市场贸易方面的份额和竞争力,而事实上,其控股的西澳矿山卡拉拉磁铁矿已经开始这样做了。”
    另有资料显示,新成立的鞍钢矿业集团以上市公司攀钢集团钒钛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为平台,最终将实现将鞍钢集团所属的矿业资产全部装入攀钢钒钛,同时攀钢钒钛的非矿业资产将被全部置换出来。
    但鞍钢集团宣传部人士对是否整合上述资产上市未置可否。
关键是成本之争
    要达到世界级铁矿山企业的目标,鞍钢矿业集团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成本之争。
    “澳洲两拓”之所以能占据世界铁矿石巨头的第一第二两把交椅,首先是凭借优质的铁矿石禀赋,有着天然的低成本开采优势,但我国大部分为贫铁矿资源,资源勘探条件与国外相比处于劣势。
    对此,鞍钢矿业集团总经理邵安林曾对媒体表示,近几年鞍钢集团通过大力实施“自给为主”的铁矿资源发展战略,在铁矿石开发成本上也开始具备了国际巨头的竞争力,鞍钢矿业公司的铁精矿完全成本保持在530元/吨左右,远低于进口矿价格。
    据鞍钢股份2014年中报显示,鞍钢集团旗下卡拉拉磁铁矿也在源源不断地向旗下钢厂输送铁矿石,上半年鞍钢股份向鞍钢集团采购的卡拉拉磁铁矿总金额为3.83亿元,单价863元/吨。
    不过随着进口矿价格的下跌,这些仍然显得不够。
    今年以来进口铁矿石价格已经跌去约40%,目前铁矿石(62%品位)普氏价格指数在80美元/吨上下徘徊,跌破国内矿山成本价,并且对国内矿山造成严重冲击,近70%的国内矿山停产或减产。
    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曾对本报记者表示,“国际矿业巨头的逻辑就是通过降低自身生产成本,挤压高成本矿山企业,从而占领市场。”
    力拓日前表示,到2020年其铁矿石CFR(成本加运费)现金运营成本将降至35.5美元/吨,去年末为44美元/吨;而必和必拓也表示将降低25%的铁矿石单位生产成本。
    伴随成本下降的是矿业巨头产能的扩张。力拓表示,未来几年其产能将从2.9亿吨达到3.6亿吨;必和必拓则计划到2017年中期将产能从2.25亿吨提高到2.9亿吨;而淡水河谷要在未来4年将铁矿石产量由目前的3亿吨扩大到4.5亿吨。
    业内分析认为,如不加强国内铁矿石资源保障以及海外矿山的运营,未来几年进口矿对国内市场的占有份额可能从目前的70%进一步扩大。
“多勘探、少开发”
    面对天然禀赋差、开采成本高的问题,邵安林曾表示,除了资源禀赋相对较差外,制约铁矿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原因还有很多外因,如缺乏行业发展理论指导和系统规划设计、铁矿山产业集中度低、20%的行业综合税率远高于国外行业以及矿山企业的管理环节“断节”等因素,这些因素造成对贫铁矿山大规模开发利用不足,成本较高,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实力不强。
    “中国已探明铁矿石资源量为775亿吨左右,是世界第四大铁矿资源国之一,完全能够满足钢铁工业发展的需求。”邵安林认为。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发展国内矿业不必过于急躁,需要正面面对国内矿山开采成本高、污染排放大的问题,可以在进口矿低价的时间内稳妥地利用外矿,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同时将国内铁矿石定位为战略储备、平抑进口矿价格的角色,这样更有利于国内企业发展。
    兰格钢铁网陈克新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目前铁矿石(62%品位)普氏指数价格已降至约80美元/吨,但铁矿石价格不会长期低迷,“当前低迷的矿价还是受全球经济的影响,但是可以看到的是全球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量还很大,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以印度为例,印度计划到2025年将钢铁产能从约1亿吨提高至3亿吨。”
    陈克新认为,我国应该在铁矿石价格低位的时候多利用进口矿,一方面可以降低钢厂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对国内铁矿石资源和环境的保护。因此应该采取“多勘探、少开发”的战略,将国内铁矿石作为储备资源的角色来对待,这对我国钢铁行业的长期发展都是有利的。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