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国资委拟接手泸天化 川化股份等待卖壳 四川化工同门兄弟同质化破题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0-25 00:11:00

摘要:四川发展不打算在一年内“借壳”让四川化工头疼,作为大股东,8月他们刚刚公开承诺将在一年内解决川化股份、泸天化之间存在的同业竞争。

国资委拟接手泸天化 川化股份等待卖壳 四川化工同门兄弟同质化破题

  华夏时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10月22日,四川化工集团将泸天化(000912.SZ)39.33%的股权无偿划转至全资子公司泸天化集团名下,由此退居二线,从直接控股变成间接控股。

  这次划转蕴含深意,原来泸州国资委即将出手接下泸天化集团100%股权。对此,当天泸州国资委方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承认:“目前正在走程序。”

  今年9月,四川发展(控股) 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协议受让股份的方式成为川化股份(000155.SZ)的二股东,并透露“一年内暂无继续增持计划”。

  四川发展不打算在一年内“借壳”让四川化工头疼,作为大股东,8月他们刚刚公开承诺将在一年内解决川化股份、泸天化之间存在的同业竞争。四川化工要如何履行承诺,现在看来他们已经找到解决办法。

  泸天化回到地方,便为川化股份卖壳腾出了时间。

  一位熟知川化股份内情的人士表示,9月,公司已经完成员工分流工作,未来如何重组尚待四川发展披露方案。

  两次重组均告失败

  作为泸天化集团的“亲生子”,泸天化于2007年遭划拨给四川化工,7年之后又重回怀抱。

  10月22日泸天化披露,近日四川化工已将持有的公司2.3亿股无偿划转给泸天化集团,交易完成之后,其持股比例将从54.37%降为15.04%,大股东地位将被泸天化集团取代。

  泸天化集团重新接手泸天化有何目的?

  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书中,四川化工替他们给出了说法:“通过内部股权划转方式做实泸天化集团后,再引入战略投资者,解决泸天化与川化股份两家上市公司之间存在的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

  原来,四川化工控股了两家上市公司川化股份、泸天化,持股比例分别为58.596%、54.38%。川化股份、泸天化的主营业务皆为尿素,且都注册在成都,仅生产厂区有差别;前者在成都市青白江区,后者在泸州市纳溪区。

  为了解决两家公司之间存在的同业竞争,2008年四川化工曾以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由,让川化股份、泸天化双双停牌,无奈因客观条件尚不成熟,这次重组宣告失败。

  同业竞争问题久拖不决,让川化股份、泸天化也遭监管层警告。

  以泸天化为例,2012年8月,四川监管局便向其发出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我局关注到你公司与控股股东另一关联方川化股份有限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不符合《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相关规定。”

  四川化工并没有放弃,2013年8月,该集团再次要求川化股份停牌。按照计划,川化股份拟将化工相关的资产和负债置出,重组方四川发展将注入优质资产。

  需要说明的是,四川发展是四川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800亿元,该集团业务覆盖交通设施运营与建设、电力、酒店旅游业及文化传媒,拥有四川路桥(600039.SH)、四川成渝(601107.SH)、新华文轩(00811.HK)等3家上市公司。

  为了这次重组,川化股份做足了准备,并开始进行人员分流,买断了部分员工的工龄,此举还一度导致人手紧张,不得不向川化集团借调员工。

  无奈,去年11月这次重组再次失败。

  两份承诺逼迫“动刀”

  泸天化集团是四川化工的全资子公司,10月22日泸天化股权遭划转,等于左手倒右手,四川化工还是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业竞争仍旧存在。

  投资者或许不知,这仅仅是第一步,下一步四川化工便会将泸天化集团100%股权交由泸州国资委接手。四川化工改而对泸天化“动刀”。

  由于川化股份、泸天化相继陷入巨亏,同业竞争问题又久拖不决,去年12月,四川省政府决定由朱家德担任四川化工党委书记兼董事长。

  资料显示,朱家德原为德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朱家德甫一上任便公开承诺:将在两年内解决川化股份、泸天化之间存在的同业竞争问题。

  这份新承诺获川化股份股东肯定,在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之后,四川化工旋即重启了与四川发展的谈判。

  9月,两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据此,四川发展将以4.664元/股的价格受让川化股份7550万股,占比16.06%,由此成为二股东。

  “四川发展甘居老二,并透露未来一年内暂无继续增持计划,主要是因为他们控股、参股的公司超过90家,其自身都在整合,这需要时间。”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然而,这份新承诺却在泸天化股东大会上被否决,为此,今年8月四川化工不得不将时间由“两年”缩短为“一年”。

  于是,A股市场由此诞生了一个“奇观”:针对同一个问题,同一家公司居然出具了两份不同的承诺书。

  四川化工到底要遵守哪一份?川化股份方面回应:“应该是一年的那份。”

  四川发展不打算在一年内“借壳”川化股份,四川化工又要在一年内让川化股份、泸天化“分家”,唯一解决的办法便是将泸天化划归地方国资委。

  10月22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泸州国资委询问,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个大家都应该猜到了,只是目前还在走程序。”

  泸天化回到地方,也为川化股份卖壳腾出了时间。

  一位熟知川化股份内情的人士表示,9月,公司已经完成员工分流工作。《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10月11日,川化股份对外披露证券代表郑林宣布辞职。

  “是的,他也分流了,因为是老员工,工作时间比较长,他拿到的钱比较多。”上述人士透露。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