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进入破产重整法律程序,中小债权人维权 海鑫钢铁的最后机会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1-21 23:52:00

摘要:进入破产重整法律程序对海鑫钢铁集团来说,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还是垂死前的回光返照?在停产8个月后,这家国内第二大民营钢铁公司的重生之题依然难解。

进入破产重整法律程序,中小债权人维权 海鑫钢铁的最后机会

  华夏时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进入破产重整法律程序对海鑫钢铁集团来说,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还是垂死前的回光返照?在停产8个月后,这家国内第二大民营钢铁公司的重生之题依然难解。
  “从法律意义上来讲,破产重整有利于海鑫钢铁重生,但这取决于债权人、海鑫钢铁集团以及意向重组方能否达成让三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张志伟对记者表示。
  虽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海鑫钢铁债务规模太大,投资重组的成本太高因而重整希望渺茫,但张律师对记者表示,“债务也可以通过债转股等方式形成解决方案,从而减轻重组成本。”
  有了喘息机会
  11月12日,山西运城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4家债权人对海鑫钢铁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
  根据公告内容显示,共有4家债权人对海鑫钢铁集团及其子分公司提请破产重整,其中闻喜县凯达传感器厂提出申请对山西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山西闻喜银光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光镁业)分别对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实业)与山西海鑫国际线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际线材)提请破产重整。此外,海鑫董事长李兆会的妹妹控制的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博鑫惠)也对海鑫钢铁集团提出破产重整。
  根据我国《破产法》规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债务公司将可中止司法查封,保证资产完整性,存量贷款不再计息,终止清偿债务,还能解封已被查封的资产和账户,后续进入的资金不会被强行划转,从而进行业务上的重组和债务调整。
  运城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的重整清算组联系人对记者表示,“目前正接受海鑫钢铁债权人进行债务登记、核实等工作,也通过公告予以公示,可以通过公告上的联系方式尽快联系进行债务登记。”
  根据公告内容显示,海鑫钢铁集团下的海鑫实业和国际线材的债权人可以在2015年2月22日之前申报债权,此外海鑫钢铁等债务公司需要在从11月12日算起的15日内向法院提交财务状况、债务清册、债权清册等资料情况。业内人士表示,届时海鑫钢铁的具体债务情况将正式向债权人公开。
  不过这让很多中小债权人感到自身利益受到损害。
  一位债权人对记者表示,“我在海鑫钢铁停产之初就向闻喜法院起诉海鑫钢铁,6月份判决书下来,达成司法协议,要海鑫从9月开始每个月支付部分欠款,到现在一分也没给。”
  “随后我又起诉法院申请执行,可是现在运城中级人民法院裁决受理海鑫钢铁进入破产程序,根据《破产法》规定进入破产重整的债务公司需停止清偿债务,我很担心我们之前和海鑫钢铁的司法协议终止。”据了解,海鑫钢铁对这位债权人的欠款有数百万。
  而另一些债权额度稍小一些的债权人则表示,“破产重整或清算对我们实际上没有太大意义,我们认为这是海鑫钢铁在合法规避债务。”
  谁来重整?
  “银光镁业和凯达只是针对海鑫钢铁集团旗下的3家子分公司提出破产重整,而海博鑫惠则是对整个海鑫钢铁集团,涉及到整个集团的重组。海鑫钢铁集团除了上述3家子分公司外,还有海鑫国际焦化公司和洋县两家矿业公司等资产。”一位海鑫钢铁内部员工对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海博鑫惠由李兆会于2004年6月在上海成立,公司注册资金1.8亿,其中李兆会出资1.6亿,公司主要从事矿砂、钢材进出口业务及国内贸易。此后李兆会妹妹李兆霞的身影也曾出现在这家公司里,为自然人股东,持股40%。
  而到2010年底,海博鑫惠在李兆霞对海鑫钢铁的强力改革中,从海鑫实业手上拿走了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这次改革还裁掉了1000多名干部,并将员工的工资平均提高了20%以上。
  “当时改革的一大原因是因为海鑫内部质检部门联合库房库管、客户,进了大批不合格的原料。”海鑫内部负责库存统计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通过这次改革,海博鑫惠实际上成为海鑫钢铁的贸易总管,相关资料显示海博鑫惠2012年末总资产达94.93亿元,接近海鑫实业2009年末的总资产水平。
  “海博鑫惠是受益海鑫钢铁的采购和销售业务的,”据海鑫钢铁内部一位负责原料统计的工作人员表示,“海鑫钢铁常年采购的原材料数量很多,其中有一部分原料价格较高,仅这部分采购金就在10亿元以上。”
  一位不愿具名的钢铁分析师认为,“海博鑫惠对海鑫钢铁提起破产重整有可能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控股海鑫钢铁集团,从海博鑫惠目前的资产实力以及实际控制人李兆霞与李兆会的兄妹关系来看,并不是没有可能。”
  该分析师还表示,海鑫钢铁停产的这段时间内,当地政府、其他钢企都曾表示要投资重组,但一方面是李兆会不愿配合,另一方面重组成本高昂,这两点已经让其他企业进入重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由自家人重整或许是解决办法之一。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海鑫钢铁整体债务规模巨大,单一企业全盘接收很难,也可以让4家债权人分别对债务公司利用债转股的方式解决债务问题。
  最坏将进入清算
  由于破产重整成功与否关系到债务偿还进展,多位中小债权人希望进入司法意义上的债权人会议,而实际上,早在今年7月份,《华夏时报》记者就曾通过闻喜县法院了解到,当时有4000多组债权人向运城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与海鑫钢铁的债务纠纷案件。
  据这些债权人反映,海鑫钢铁欠他们的债务少则50万元,多则4000万元,他们所了解的人数大概有3000人,大部分是供应商,他们很担心自己的债务能偿还多少。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盈科总部高级合伙人胡昕宇律师对记者表示,重整可能比清算对债权人更为有利,“如果进入清算程序,所欠的员工工资位于偿还次序的第一位,其次是欠缴的税收、社保等,第三才是这些债权人的债务,其中有担保债权的又可以优先获赔,没有担保债权的最后受偿比例就很小了。”
  “进入破产重整相比清算程序,理论上债权人的协商空间更大,受偿比例可以调整。”胡昕宇律师补充道。
  很多海鑫钢铁的工作人员也希望钢厂能复活,“虽然海鑫钢铁欠了我们很多人的工资,但我们仍然希望它复产,毕竟很有感情。”据这些工人反映,目前大概有七八千人没有领齐今年1月到6月的工资,有的工人拖欠的工资有2万-3万元,“6月以后工厂就放假了,只有一些留守人员。”
  但实际上,海鑫钢铁是否能顺利进行破产重整还有另一个“隐患”,一些债权人在和本报记者反映时表示,他们认为海鑫钢铁有“假破产真逃债”的嫌疑,用以逼迫债权人和银行减免债务,但这一情况并未得到海鑫钢铁以及运城中级人民法院的证实。
  此前媒体报道的资料显示,海鑫钢铁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为100.68亿元。
  有运城当地人士表示,目前山西反腐正烈,而运城市委书记王茂设在今年6月20日也因涉嫌违纪被调查,当地官场也比较动荡,这多少也对海鑫钢铁的重整有一定影响,此前运城政府一直是很支持海鑫钢铁集团的。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