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内陆核电项目或搁置较长时间” 核电重启未提内陆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2-5 23:57:00

摘要:在核电站的建设当中,将向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开放。此前,核电资源可以说一直是国资垄断,此次释放出引资信号是否会引发争夺战?

“内陆核电项目或搁置较长时间” 核电重启未提内陆

  华夏时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不能总是卖鞋袜。”中国国家高层在海外出访时,开始不断向外推销核电,这被业内看做是在释放核电重启的积极信号。如今,幕布终于掀开。

  12月4日,国家发改委核电司司长刘宝华在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这成为2011年核电暂停审批以来,相关部门第一次明确发声确定重启。

  值得关注的是,刘宝华称,在核电站的建设当中,将向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开放。此前,核电资源可以说一直是国资垄断,此次释放出引资信号是否会引发争夺战?

  内陆核电未提及

  沿海核电的重启已经提上日程,而内陆核电似乎还在继续等待。

  在12月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刘宝华表示:“中央和国务院对核电的发展提出了新要求,要采用国际最高的安全标准确保安全,在这样的前提下启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核电的发展正在由二代向三代转变,中国正在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升级。”

  据了解,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引发全球“核安全”危机,多个国家暂停核电发展规划,我国也在当年3月16日做出决定“对正在规划中的核电项目一律暂停审批”,并表示将对我国的核设施做出全面检查,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在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自此,我国核电项目一停就是三年多,直到今年两会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才首次出现“开工一批核电”的提法。

  方正证券核电行业分析师对本报对记者表示,“此前,我国重启核电项目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核安全规划尚未完成,二是三代机组的技术路线存在问题,而现在来看,这两个问题已经解决或即将解决,核电项目的大范围重启也将建立在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基础之上。”

  据了解,国家核安全局此前在核电话专题解读会上透露,正在制定的《核安全法》已经列入十二届人大的五年立法规划,为二类立法项目,起草工作正积极推进;另外一方面,我国此前选用AP1000技术作为发展核电的主流线路,但是由于在建的四台AP1000机组部分核心技术问题仍在解决之中,阻滞了后续AP1000机组的审批重启,但目前以“华龙一号”为代表的中国自主设计的三代核电技术落地福清5、6号机组,预示AP1000的技术问题已不再是阻碍,核电重启已具备充分条件。

  上述分析师对本报记者表示,“本次核电重启的主要区域分布在沿海地区,这与2011年之前内地核电项目火热的局面不同,内地的核电项目规划可能会搁置较长一段时间。”

  据了解,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定的4个核电站项目开工计划均位于沿海地区,即山东荣成石岛湾一期、辽宁葫芦岛徐大堡一期、广东陆丰一期和辽宁大连红沿河二期,这批项目总装机量1010万千瓦,预计2017年前后并网发电。

  采购国产化

  中国核电通过吸收研发,在技术层面已经取得重大进展,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核电或将成为接棒高铁“出海”。

  刘宝华介绍称,“(目前)中国企业基本掌握了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并且在这个基础上设计开发的CAP1400机型也已经完成初步设计,并通过国家审查。自主开发的具有第四代安全特征的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在山东建设情况总体顺利。从总体上看,中国核电产业已经初步具备了在更高的起点上发展的基础。”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核电重启的一大亮点是核电项目的设备国有化情况,整条核电产业链也已经蓄势已久。

  上述分析师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核电项目的设备主要分为核岛设备和核电发电设备,现在后者已经基本实现了国产化,关键是核反应堆设备的国产化还需进一步努力。

  他告诉记者,“目前,我国核电技术以两代半、三代为主,其中两代半核电国产化率提升至80%以上,亟须提升的是第三代技术的核电机组设备国产化率。”有媒体消息显示,预计我国首台CAP1400核电机组的设备自主化率将达到80%左右。

  据了解,目前我国核电设备制造的三大集团分别是东方电气、上海电气和哈电集团,其中东方电气在核岛、常规岛的技术及供货方面具有明显优势。除了以上的核电电力装备,核电锻件是中国另外一个重点市场,其竞争者为中国一重和中国二重。此外,随着中国核电设备国产化进程的逐渐加快,核级阀门已经成了核级设备国产化的一个重要问题,在这一领域,中核科技处于领先态势。

  业内人士认为,核电重启将给上述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带来广阔发展空间。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此前明确了在2015年运行核电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2000亿千瓦时;力争2017年底运行核电装机达到50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2800亿千瓦时。

  “一般情况下,核电投资中一半用于设备投资,按照每千瓦2万元人民币投资额计算,1000万千瓦的核电厂投资中,仅设备投资就可以达到1000亿元,这对于核电设备制造商而言是利好消息。”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道。

  民资分羹盛宴

  刘宝华还指出,过去核电的发展主要依靠国有资本,为了落实中央的要求,我们要进一步发展混合经济,使核电的发展资本构成更加多元化,优化资本结构,也优化它的管理,促进核电更好地健康发展。并指出,“要在核电站的建设当中,向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开放。”

  实际上,在11月26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电力建设。在确保具备核电控股资质主体承担核安全责任的前提下,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核电项目投资,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核电设备研制和核电服务领域。

  对此,上述方正证券核电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核电项目本身盈利能力较强,民资乐于进入,但受限资金需求量较大,只限于一些比较有背景有实力的民企才有可能进入核电产业。”

  公开资料显示,内地民企已渗入核产业链,设备供应商、核电站服务、核商用等领域均是不可忽视的力量,随着国家鼓励政策的出台,涉核投资有望成为明年的投资热点。

  早在2009年,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就曾与浙江30多家民营能源装备企业集体签约,在核电建设、装备制造、安装调试、核电设计研发等方面展开合作,项目资金总计约10亿元。

  刘宝华也指出,核电发展的多元化包括带动上下游相关的装备制造业等各方面的工作,包括核服务、融资、保险等等,在这些领域中都要确定相应的措施促进产权的多样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