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北方整合进行时 南方因业务交叉难度大 稀土大局已定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2-13 00:25:00

摘要:随着赣州稀土和广晟有色分别获批组建中国南方稀土集团以及广东省稀土产业集团,我国“1+5”稀土大集团格局基本落定。

北方整合进行时 南方因业务交叉难度大 稀土大局已定

  华夏时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12月11日,随着赣州稀土和广晟有色分别获批组建中国南方稀土集团以及广东省稀土产业集团,我国“1+5”稀土大集团格局基本落定。

  “1+5”稀土大集团组建方案是在今年1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会同有关部门在北京召开的组建大型稀土企业集团专题会议上提出的。历时一年,牵头组建的六家公司分别是包钢稀土、中铝公司、五矿集团、厦门钨业、赣州稀土以及广晟有色。

  “稀土整合主要出于国家战略资源部署的长期规划来执行,未来对稀土行业无论是在行业管理、销售、政策制定以及出口等多方面都是有利的,但短期来说对改善稀土市场难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整个行业仍然是供大于求的状况,这也是稀土集团整合所面临的问题。”百川资讯稀土行业分析师杜帅兵对记者表示。

  “北方稀土”整合提速

  “从六大稀土集团目前的分布情况来看,包钢稀土相对来说在区域上更为完整,主要以北方轻稀土为主,竞争相对少一些,而其他五家在南方稀土的整合则有相互交叉的地方,未来进一步整合其他地方企业时相对会复杂一些,不过未来的整合将更多遵循市场主导地位,政府仅出具指导意见。”某稀土研究机构高层陈赫(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

  事实也正是如此。就在12月12日,包钢稀土率先发布公告称,整合重组五家稀土企业,公司股票简称改为“北方稀土”。五家企业分别是包头市飞达稀土有限责任公司、包头市金蒙稀土有限责任公司、包头市红天宇稀土磁材有限公司、五原县润泽稀土有限责任公司、包头市新源稀土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净资产合计总额约为2.28亿元,整合完成后包钢稀土将分别持有这五家公司34%、34%、34%、34%、5%的股份。

  不过,包钢稀土尚未完成整合工作,上述整合的稀土企业仅是去年底与包钢(集团)签署《整合重组协议》九家稀土上游企业中的五家。当时公告显示,包钢集团按照稀土专营权及相关专营政策,将9家公司纳入到内蒙古自治区稀土专营体系之内,在符合注入上市公司的条件后,将其注入包钢稀土,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而另外四家何时注入包钢稀土尚未明确。

  包钢稀土12月11日晚还发布公告,称正在分期分批开展对内蒙古自治区稀土企业、甘肃稀土以及其他区外企业的整合重组。

  相比包钢稀土,负责南方稀土整合的几家公司则要更复杂一些。

  根据“1+5”稀土大集团组建方案,赣州稀土集团主要是对江西境内的中重稀土进行整合,厦门钨业主要负责福建省内稀土整合,广晟有色的整合势力范围则集中在广东省内;另外两家央企中铝公司和中国五矿集团整合范围则比较广泛,中铝公司重点整合江苏、广西、四川以及山东省稀土资源,中国五矿则集中在湖南省内以及福建已完成整合的稀土企业。

  但实际上,这几家稀土集团在各省的稀土企业互有交叉,公开资料显示,赣州稀土集团与中铝公司负责的四川境内的四川金攀西稀土集团有意合作,而广东稀土集团在南方多个省份也有稀土企业分布。

  “六家稀土大集团未来将根据工信部批复的整合方案进一步整合所属区域范围的稀土企业,但要根据企业双方意愿进行整合。”陈赫表示。

  短期难改过剩局面

  除了进一步整合有可能面临地方企业“逆反”心理外,还有可能面临来自稀土产能进一步过剩的问题。

  陈赫对记者表示,“目前稀土产能仍存在进一步扩大的风险,一些之前与稀土行业不相关的企业或金融机构仍然在选择进入稀土行业,包括分离、回收等产业链相关环节,而实际上很多曾经在这些环节的稀土企业都已经撤出了这个行业”,他认为,资本选择投资行业时要谨慎分析。

  杜帅兵则认为,“稀土大集团整合现在对市场的影响意义不大,主要是目前市场太差,下游需求低迷,产能严重过剩,集团整合也面临着供大于求严重的问题。”

  数据显示,全世界年稀土需求在12万-15万吨,中国年产能达到40万吨以上,年实际产量20万-30万吨。而在工信部今年公布的第二批工业行业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企业名单中,涉及到内蒙古、湖南等地28家稀土企业,合计过剩产能达10.371万吨。

  工信部网站的公告称,要在2014年年底前关停列入公告名单内企业的生产线,拆除相关主体设备,确保不得恢复生产和向其他地区转移。

  “产能过剩主要还是由不规范的黑色稀土产业链造成的,通过稀土整合也是为了遏制黑色稀土产业链的泛滥,将稀土资源开发纳入到合理有序、可监管的范围内,但受到地方利益的限制,这一步目前仍未完全实现”,多位行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受此影响,国内稀土价格一直在下行区间。

  “目前稀土产品的价格仍然难有起色,以今年的氧化镨钕价格为例,基本上是震荡下行的趋势,从年初的约30万元/吨开始下跌至目前的约28万元/吨。明年市场稀土价格依旧不乐观,最主要原因还是在供大于求的问题上,宏观经济低迷,下游需求不景气。”杜帅兵认为。

  杜帅兵表示,“在稀土大集团整合后期,国家重点应在打击私矿和开发下游应用等方面出台政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