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讯正文

北京银行牵手国际知名金融集团 开启中外资本融合的新征程

作者:简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3-27 22:44:00

摘要:2005年3月25日,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ING集团执行董事会主席陶曼特、IFC东亚和太平洋局副局长冯桂婷共同签署了股份认购和战略合作伙伴协议。随后,三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简宁 北京报道
    2005年3月25日,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ING集团执行董事会主席陶曼特、IFC东亚和太平洋局副局长冯桂婷共同签署了股份认购和战略合作伙伴协议。随后,三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是一次跨越重洋的握手,是北京银行发展史上又一个重要而光辉的时刻。 
    正如闫冰竹在后来的一篇回忆文章中所写:“这是个精彩的瞬间,是我终身难忘的时刻。在这一刻,引资过程中所有的焦虑、所有的彷徨、所有的忙碌,都在成功的喜悦中随风而去;在这一刻,北京银行的发展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迎来了全新的开始,而北京银行勤奋务实、团结进取的管理团队正是这段历史的开创者、见证人。” 
    2015年3月,北京银行引资迎来十周年。在业内人士看来,引资的成功,无疑是对北京银行发展业绩和综合实力的又一次有力印证,标志着北京银行向国际化银行的目标迈出了重要一步,是跨越历史的一大步。
    对北京银行而言,引入外资已不仅仅是充实资本,而是要真正实现“引资”与“引智”相结合,以此为契机变革发展理念、提升竞争能力。
引资之初:正确的决策
    北京银行引入外资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8年,当时世界银行旗下的国际金融公司(IFC)就与北京银行接洽联络,谈引资参股事宜,但当时中关村67亿元历史遗留问题开始暴露,将弱小的北京银行推向生死存亡的边缘,引资时机尚不成熟。
    引资工作真正提上议事日程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随着经济全球化、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处在入世过渡期的中国银行业需要尽快强身健体,应对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未来。
    特别是,中国银监会在2003年成立之后,以先进的监管理念对银行业进行有效监管和指导,并出台《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明确提出资本充足率达标的最后期限。全面开放的挑战,要求北京银行尽快与国际接轨,全面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和核心竞争能力;更加严格的资本约束,则要求北京银行尽快充实资本,真正转变经营模式和增长方式。
    由此,北京银行的改革发展在新的世纪步入持续快速发展的轨道,经过艰辛探索、不懈努力,不仅巨额不良资产包袱得到逐步化解,而且各项经营指标持续好转。
    但是,与监管要求相比,与先进同业相比,北京银行仍然存在较大差距,必须在入世过渡期内强化资本管理、优化经营机制、提升管理能力,真正打造一家经营管理与国际接轨的“好银行”。
    当时,是否引入外资、怎样引入外资,成为摆在北京银行面前的严峻考验、重大抉择。
    一位参加引资的业务负责人清楚地记得:当时北京银行进行了反复权衡,还专门到上海浦发银行、深圳发展银行等同业机构进行学习交流,借鉴经验,吸取教训。那时,有某国际金融集团提出,仅参股1%与北京银行某项业务合作,这虽然也是引入外资,但却不足以提升北京银行的整体竞争实力。
    最后经过充分论证,北京银行做出了一个实践证明非常正确的决策,那就是引入境外战略投资者,寻求嬗变的力量,助推北京银行在变革中提升。
    据介绍,北京银行确定了引资的三大原则:一是最大限度地维护原有股东利益;二是重点引进先进的经营管理理念及全球化的运作模式;三是引入能够与北京银行协同发展、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这三项原则为引资工作确定了基调、明确了方向。引资的果断决策和三大原则,带领北京银行走过彷徨的十字路口,迈向跨越发展的新时代。
    北京银行引入外资的决定做出之后,立刻得到了北京市委市政府和监管部门的大力支持。时任北京市市长的王岐山在对北京银行做出“更名、引资、改制、上市”的明确指示之后,对引资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北京银监局更是专门下发了《关于北京银行引进境外投资者工作的指导意见》,对引资工作给予全力的帮助和指导。领导的支持给予了北京银行前行的勇气、有力地指导,坚定了北京银行必胜的信念,北京银行引入外资的工作由此拉开了帷幕。
引资谈判:艰难的抉择
    引资工作进入实施阶段之后,众多国际金融集团纷纷向北京银行抛来“橄榄枝”,这让北京银行既感到激动荣耀,也感到难以选择。
    北京银行清醒地认识到,各外资方的“青睐”,是基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首都北京的飞速发展和北京银行未来发展的巨大潜力。在此后的日子里,闫冰竹常常把与外资方合作比作“联姻”,而刚到“相亲”阶段,北京银行即面临选择的困难。
    记者通过多方采访获悉,经过与多家国际金融集团的初步接触,北京银行确定了“价格合理、时间有利、条件优惠”的谈判原则,首先锁定入资价格,并以此作为外资入股的前提条件。
    在业内人士看来,选择这一策略不仅为北京银行引资争取了时间,也为后续谈判赢得了主动,有效地维护了原有股东的利益。
    当时,北京银行领导班子忐忑不安,多次开会研究,唯恐定价过低不能更好地实现北京银行的价值,又怕定价过高不能引入合适的境外投资者。依据这一前提条件,北京银行初步选定了其中的几家作为备选,同时入场进行尽职调查和谈判。 
    各家外资金融机构也都聘请了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对北京银行进行尽职调查。北京银行也为此组建了专门的引资团队,聘任了中介机构,全面梳理相关材料,全力配合尽职调查。
    此后,引资工作进入艰难的尽职调查和交易谈判阶段。“当时的工作异常艰苦,不同谈判对象聘请国际四大会计事务所同时进驻,总行所有部门都被动员起来,引资工作人员更是加班加点,夜以继日,仅复印和编写的材料就多达46册、13800页。”上述负责人记忆犹新。  
    谈判工作更是惊心动魄,上百次谈判因为时差原因,经常需要在夜间进行,对入股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的每一个细节都字斟句酌,每一项条款都反复修订,常常有双方针锋相对的时候,多次将谈判拖入僵局。更艰难的是,同时与多家具有丰富经验的国际金融集团进行“背对背”的谈判,最终只能选定两家以“1+1”模式入资,确实让人难以取舍。
    闫冰竹后来回忆说,在那些艰难谈判的日子里,他常常工作到深夜,听取谈判工作的进展汇报,征求相关专家的意见建议,总是送走汇报的人员之后,还要在办公室里仔细斟酌、反复权衡,在睡下之后,夜不能寐,思考每一项决定是否正确,每一处细节是否完美。他深知执行党委、董事会的每一项决策,都直接关乎广大股东的利益和全体员工的期望,备感责任重大。
    在决策的过程中,中国银监会、北京银监局的领导也在始终关注着北京银行引资工作的进程,多次帮助把控方向,确定具体策略。
    当时,北京银监局的主要领导多次听取北京银行引资工作汇报,提出明确的指导意见。各级领导的悉心指导,推动北京银行在犹豫彷徨中找到前行的方向、应对的举措,使整个经营班子深受感动、深受教育,更加坚定了北京银行成功引入外资的信心。
    终于,引资谈判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荷兰国际集团(ING),这家来自荷兰、标识为橙色狮子的全球性金融服务集团,凭借其雄厚的资本实力和盈利能力,完善的内控机制,以及在保险、基金、银行业务方面的丰富经验等优势,在谈判中胜出。
    ING以每股1.90元人民币的价格和高达3.4倍的市净率认购北京银行19.9%的股份成为战略投资者。国际金融公司也以同样的价格入股5%成为财务投资者。历时近半年的艰难谈判落下了帷幕,北京银行的引资工作至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一位大型券商银行业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从引资启动到引资成功,北京银行创下了国内银行业引入外资的“三个之最”,缔造了业内神话:一是引资时间最短。从项目启动到签订协议,历时仅六个半月;二是政策用得最足。单个战略投资者持股比例19.9%,境外投资者合计持股比例24.9%,均达到监管上限比例,最大限度地用足了监管政策;三是引资溢价最高,引资价格1.9元/股,溢价整整3.4倍,为当时最高水平,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可以看出,在整个引资谈判过程中,北京银行最大限度地为股东创造了收益、为员工赢得了未来。
引资成功:收获的喜悦
    2005年3月25日,是北京银行发展史上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日子。
    在签署协议的当天,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与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亲切会见了ING集团执行董事会主席陶曼特一行和北京银行领导班子,刘淇书记和刘明康主席都对北京银行成功引资表示祝贺,并鼓励北京银行以此为契机,取得更大的发展成绩。
    随后,在金碧辉煌、庄严隆重的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北京银行召开了盛大的签字仪式暨新闻发布会,时任北京市市长王岐山、时任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翟鸿祥等多位领导出席签字仪式,来自海内外的120余家媒体近160名记者对签约仪式进行现场报道。
    随着协议的签订,北京银行成为当时国内引入外资的银行中,唯一一家外资方是第一大股东的银行,这不仅开创了中外金融资本融合的新模式,也为中国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做出了有益尝试。
    正如陶曼特在签约仪式上所说,引资的成功标志着北京银行与ING集团“联姻”的成功。北京银行,一家土生土长的地方银行,依托十年的艰辛努力和开拓创新,终于实现了今非昔比的变化,顺应发展的新形势,与国际知名的金融集团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2015年3月,北京银行迎来了引资十周年。在市场人士看来,引资的成功,不仅是北京银行顺应发展潮流,不断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结果,更体现了一家银行改革创新的决心、持续发展的恒心、做大做强的信心以及领导者开放的意识、超前的眼光和博大的胸怀。
    正如闫冰竹所言:“扭转乾坤的新局面、豁然开朗的新气象,始终孕育在审时度势、变革创新的勇气之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