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被抛弃的“长协矿”

作者:赵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3-27 22:44:00

摘要:从去年4月开始,普氏铁矿石价格一路狂跌,3月26日最新普氏指数价格铁破55美元至54美元/吨,跌幅同比超过50%。
本报记者 赵普 石家庄报道
    从去年4月开始,普氏铁矿石价格一路狂跌,3月26日最新普氏指数价格铁破55美元至54美元/吨,跌幅同比超过50%。
    随着铁矿石价格一路狂跌,并已经开始接近作为外矿成本线风向标的FMG成本线,为避免原料采购风险,国内各大钢企开始纷纷缩减长协矿,并开始增加现货采购、多指数定价等议价方式,保持了数十年的矿山价格堡垒松动迹象越发明显。
    在3月25日—27日于石家庄召开的2015年冶金矿产品国际会议上,十多家国内钢企表示:“在钢材价格更为疲软的情况下,国内钢企并没有因为铁矿石价格的下降获得盈利,在今年前两月的运营都以亏损交卷,这让钢厂对铁矿石大宗原料的采购更为谨慎,普遍采取低库存思路以维持生产。”

缩减长协矿
    在铁矿石价格上升周期,长协矿作为稳定矿价的一种定价机制,一直是国内大型钢厂比较倾向的采购形式,但从去年开始,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跌,从去年4月9日的119美元/吨(普氏62%指数)下降到目前的54美元/吨,以往的长协矿定价开始失去价格优势,还可能增加采购成本。
    “在铁矿石价格下行通道过程中,前期购置的高价矿经过一个生产周期生产出的钢材,与当期价格相比亏损明显。“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某高层领导指出。
    在此背景下,以往的高库存运转更加大钢企亏损风险,加之国内钢材价格疲软不振,钢企补库意愿越发低迷,压低库存、缩减长协矿订单量以及合约周期,成为很多钢企的共同选择。
    首钢国际方面表示,“在2013年一轮长协矿到期后,我们将长期合同调成了短期合同,合同周期缩短了1到2年;到去年底今年年初,我们有第二轮到期,大的方针是减量,从长协矿的整体量计算是减了大约20%。
    一直通过长协矿制度采购铁矿石的宝钢方面也表示,“待湛江项目的需求上来之后,将会考虑采购现货矿。”据介绍,宝钢方面的用料结构近年来没有大的调整,因而长协矿制度一直沿用。
    马钢方面介绍,“公司去年进口矿约1600万吨,用料结构几年来基本没有大的调整,采购方式主要是长协矿70%,现货30%,长协矿去年以来也有陆陆续续的到期,目前在和供应商谈判,长协矿这块也减量了,有120多万吨,减的主要是市场结合度比较差的,或者它搭售的其他品味的铁矿石。”
    在缩减长协矿的同时,钢企普遍采取低库存战略。
    河北钢铁集团方面表示,“目前集团铁矿石的库存保持在21天,可以说非常低的,目的是避免铁矿石价格暴跌的时候给公司带来的风险”。
    马钢方面表示,“公司的库存都在缓慢下降,目前的库存周期,不到20天。”
    鞍钢方面则表示,“库存由以前的一个月或者1个半月的存量降低到目前的两周以内,这对降低成本以及资金占有量效果明显,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就是组织好现货采购,保证生产需要。
    河北敬业集团则表示,2015年将采取快进快出的模式,库存维持在7天以内。

谋求灵活定价机制
    与压低库存、缩减长协矿相对应的是,国内钢企开始普遍增加现货采购量,并设法达成更灵活的定价机制。
    除了上述宝钢、马钢等钢企外,包钢股份也表示将增加现货采购。
    包钢股份表示,“公司在铁矿石用料方面,自产矿占60%,从海外进口200多万吨,比较少,从蒙古也进口100~200万吨的矿,目前铁矿石价格下降到这个程度上,对内陆钢厂的压力更大,由于成本的问题,自产矿成本压力比较大,与进口矿相比没有什么优势,包钢后面也会从海外多进口一些矿,原来的进口矿多是长协,后面也不计划增加长协矿,多从现货市场采购。”
    民营钢企方面,多以现货采购为主,河北纵横钢铁表示,旗下的中铁装备去年钢铁产量1000万吨,所用铁矿石几乎全部为外矿,其中长协矿不到10%;河北敬业集团也表示,进口矿中长协矿占比很少,不到10%,主要是从贸易商中采购。
    实际上,对国内钢企来说,与海外矿山达成的长协矿定价在很多方面条件依然比较苛刻,这也增加了钢企缩减长协矿、寻求更多定价方式的意愿。
    鞍钢方面表示,“随着自产矿产量的增加,公司进口矿将由1500万吨降到1200万吨,长协矿也在大幅减少,我们认为矿山的条件比较苛刻,我们不能接受,此外目前现货市场货量比较多,不签长协矿也能拿到矿,我们没必要锁定这么多的矿。”
    “与钢厂相比,贸易商和矿山的定价更灵活,比如m+1,同样谈一年的长协矿,贸易商比较方便的增加m+1的条件,而钢厂就比较难拿。我们认为矿山的矿应该多挤出来拿到市场上来卖,如果大家都减少长协矿,它们海外矿山肯定拿出来到市场上卖,这样市场的选择空间就大一些。”鞍钢方面认为。
    马钢方面表示,在今年与海外矿山的谈判过程中已经感受到较以往更加宽松的环境,“定价机制上,今年比较灵活,m 、m+1都可以谈。”
    民营钢企在定价机制的谈判上更为敏感,河北敬业集团表示,“公司的定价方式取决于根据市场情况,从以前的多种定价模式到现在的m+1甚至m+n,2015年继续延续这种模式。”
    河北纵横钢铁也认为,“为避免行情风险,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制定浮动价,甚至是滞后的浮动价,比如采取m+1,制定价越滞后越好。”
    不过河北钢铁集团认为,“虽然目前矿山价格在下跌,但说有话语权还为时过早。”
    中钢协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进口铁矿石量为9.33亿吨,同比增长13.8%,对外依存度进一步提高到78.5%,同比提高9.7个百分点,而中国冶金规划研究院认为,2015年我国进口铁矿石数量仍会增加,预计将达到约9.8亿吨。
    业内人士认为,我国进口铁矿石年以数亿吨计,很多钢企年进口铁矿石上千万吨,铁矿石价格只要浮动1美元,对这些钢企而言就是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成本波动,而去年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只有0.85%,在盈利极微弱的行业背景下,建立更灵活的定价机制对保证钢铁企业稳定运行意义重大。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