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A股第一高价股上演蹦极 全通教育“神话”

作者:蓝姝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3-27 22:44:00

摘要:3个交易日内,股价最高到348元,最低到246元,价差100元。全通教育在A股市场上上演了一次罕见的“蹦极”跳,而这很可能还只是个开始,资本大鳄参与的这场资本局如何收场变数很大。

A股第一高价股上演蹦极 全通教育“神话”

本报记者 蓝姝 中山报道 
    3个交易日内,股价最高到348元,最低到246元,价差100元。全通教育在A股市场上上演了一次罕见的“蹦极”跳,而这很可能还只是个开始,资本大鳄参与的这场资本局如何收场变数很大。
    《华夏时报》记者3月26日在广东省中山市东区东裕路与库充大街交叉路口看到,路边矗立着一幢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的5层楼,吸引路人注目的是刷成红色的四块层次分明的广告牌,一层大红的是一家社区型超市,随后依次而上的是以“全通教育”开头的在线教育宣传匾牌。这里就是创业板上市的A股第一高价股全通教育的总部所在地。
    3月25日,全通教育董事长陈炽昌与中山当地政府官员一起在一个正在兴建的CBD概念超级大盘前,开讲起一个百亿级产业投资基金撬动“智慧教育聚集区”的新故事。而这一天,打击操纵股价监管风起,全通教育被传遭证监会点名后,先是开盘直冲348元,随后便开始一路下跌,收盘下跌超过7%;隔日,跌停;3月27日,继续大跌6个多点。
家底知多少
    网络盛传的全通教育在一栋破烂的旧楼里办公的图片,以及被监管部门点名调查的传言,让全通教育公布的投资者联系电话总是处于忙音状态。
    全通教育董秘办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称,目前处于忙碌与敏感时期,公司不接受媒体采访。
    记者实地调查了解到,全通教育在中山的办公地点总共有三处:位于库充交叉路口的综合楼是当地村民集体企业库充合作经济联合社的物业,全通教育以每年36万余的廉价租金租赁了三到五层,总计2331平米。一位当地居民告诉记者,全通教育在这里已办公多年。另一处网络服务中心在附近的翠兴街上,是一栋看起来要更为破旧一些的楼的四层,相距前一处约100米,实际上这里是全通教育的电话销售中心。而位于中山金融CBD盛景尚峰5座18层的则是全通上市后新租赁的场所,与全资子公司北京彩云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一起;此外,全通教育还计划以这里为注册地,申请新设全通支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子公司。 
    自1月28日公告重组预案以来,复牌后的全通教育股价一路扶摇直上。在监管部门调查创业板操纵风声前,更是成为在线教育概念的领涨头羊,自3月22日开始连拉三个涨停,以3月25日摸高到348元计算,其复权价高达522元,全通教育成为中国A股市场有史以来当之无愧的第一高价股。
    不过,目前支撑全通教育这个“中国教育信息服务第一股”业务的依然是上市前的传统校信通类SP业务。全通教育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4年全年净利润4487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87%,但这个增长完全是因为全通教育A股上市当地政府补贴550万元的功劳,仅营业利润较上年同期的3.34%的负增长也意味着全通的传统业务前景并不乐观。
    事实上,全通教育本身目前与在线教育有直接关系的全课网则还在推广阶段,本报记者向在线客服咨询产品使用情况,没有得到回复。
    从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及募集项目的大变更,也可看出全通教育传统业务需要谋求转型。其公告显示,全通教育上市募资的两大投向为家校互动平台深度运营和全网多维家校互动平台,研发的整体投资额为原来计划的34.47%,其中后者的募资使用更是只有8.59%,全通教育将募投资金用于了子公司增资和收购河北典皇电子商务公司的股权。
吴鹰的资本局
    尽管打造在线教育O2O生态圈及全产业链还只是在讲故事的布局阶段,但“在线教育概念第一股”的概念却让全通教育股价一路扶摇直上。经常“IT男”休闲装扮的陈炽昌称其“不关心股价”;然而,在其幕后资本高手精心运营下,一场资本运营与财富饕餮的大局却铺开了。
    这还得从全通上市前夜引入的风投机构、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的幕后老板吴鹰说起。全通教育上市时一度因业务模式受到质疑,但令机构们眼前一亮的是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该中心的实际控制人是互联网圈子里的元老级人物吴鹰,资格与辈分甚至在马云之上,吴鹰在早期的互联网热潮中早就是个长袖善舞的资本运营高手。
    2011年3月,全通教育进入上市辅导期时,中泽嘉盟出资2000万元,以6.2元每股价格认购322.58万股。全通教育上市时就有机构投资界人士对记者称,这又将是吴鹰的一个超级资本运营,其投资回报至少在10倍以上。
    借助资本热捧和在线教育的潮流,吴鹰让登陆创业板后的全通教育概念想象空间不断加码,多家机构对全通教育评级为“买入”和“增持”。
    其中,全教育通正在推进中的一项重大资产重组是支撑这个概念的核心。即收购北京继教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继教网”)及西安的一家区域类SP公司——西安习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西安习锐”)。
    以总资本不到4亿元的全通教育来收购预估值高达12亿元的资产,在高超的资本运营下这项原本“蛇吞象”的收购变成了各方多赢的并购大戏。其基本路径是:继教网和西安习锐以资产作价折股和现金购买两种方式注入上市公司,现金部分向全通原来的老股东陈炽昌等4人及吴鹰控制的北京恒瑞天华以82.87元每股定增募资,这种运营带来多方共赢格局,给上市公司注入预期与新故事的想象空间时,既规避了“蛇吞象”并购中的大股东控股权旁落,又使得原来大股东们在股价上涨的过程中财富与股价齐飞,也为未来的套现退出预留了广阔空间。
    在资本高手指点下,继投资1亿元成立热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后,全通教育又设立全通教育基础设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2亿与北京另一家私募股权机构北京盛世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设立教育投资产业基金,进军时下最热门的PE领域。
    全通教育热衷资本投资舞步已经迈开,在陈炽昌3月25日讲的一个百亿级资本撬动的新故事里,全通教育扮演的角色是教育产业基金孵化平台,从“100亿聚集区产业投资基金”、“创客·众优空间孵化器”、“打造全通总部大厦”、“创建现代教育示范学校”、“发展智慧教育聚集区”等字眼背后,呈现出了全通教育进军房地产、投资业务的野心,却似乎离真正的在线教育也渐行渐远。
谁是炒作主力
    “即使全通教育的故事讲得再动听,目前的股价已经严重透支了未来的成长空间。”广州某机构投资总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他看来,自己通过盘口和交易数据发现,全通教育是被高度控盘的超级庄股。
    事实上,全通教育目前的股权结构也意味着其很容易被资金控盘。在2月10日解禁3名法人股东及全通教育5名高管手中的部分股票、新增1166万流通股票后,全通教育的股权结构演变为:总股本9720万,其中7275万为限售股,占比74.85%,可流通股份仅为2445万。
    而据其2014年三季报数据,流通股中其中又有总计993万股筹码在易方达、广发等前10大流通股股东手中,其中易方达旗下4只基金、广发基金旗下3只基金合计持股620万股。
    另一方面,在创业板集体疯狂的大背景下,是资本对于创业板市场互联网与在线教育概念的集体围猎与炒作,目前已有30多只百元大股诞生。自2013年以来,PE资本热衷在线教育投资,亦使得在线教育领域泡沫化严重。
    北京某从事在线教育项目物色的PE人士张林(化名)告诉本报记者,不少在线教育项目,不到两个月时间,还没有产生业务收入和模式,估值就上升一倍。在他看来,国内相当多的在线教育依然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这两年肯定会死一批。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