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伊斯兰国”统治下的“神秘世界”

作者:丛培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6-5 10:48:39

摘要: 今年5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占领了伊拉克西部重镇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据美联社报道,“伊斯兰国”目前已经控制了伊拉克安巴尔省超过60%的土地。拉马迪陷落是伊拉克政府在近一年前被“伊斯兰国”夺走北部地区后遭遇的最严重的军事灾难。

“伊斯兰国”统治下的“神秘世界”


    今年5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占领了伊拉克西部重镇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据美联社报道,“伊斯兰国”目前已经控制了伊拉克安巴尔省超过60%的土地。拉马迪陷落是伊拉克政府在近一年前被“伊斯兰国”夺走北部地区后遭遇的最严重的军事灾难。美国白宫发言人舒尔茨也承认,这是一次重大挫折。此前据西方媒体报道,“伊斯兰国”已经失去了大量先前占领土地,其二号人物阿布·阿拉·阿夫里在反恐联盟空袭行动中被炸死。另据伊拉克知情人士和西方外交官透露,头号人物巴格达迪此前被炸成重伤。这些信息一度让人产生联想,“伊斯兰国”是否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然而,后来的事实表明,“伊斯兰国”非但没有走向衰亡,反而取得了重大胜利,这多少让人感到意外。被外界视为嗜血、残暴、不断制造杀戮的极端组织为什么能够持续扩张?它是如何对占领地区实施有效管控的?造成今日的局面又到底是谁之过错?

多方博弈下的“斗争哲学”

    在外界看来,“伊斯兰国”不断制造恐怖和杀戮,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许多平民成为无辜受害者,他们甚至连妇女和儿童都不放过。而且,“伊斯兰国”还在互联网上多次公布对西方人质实施斩首的视频,其恐怖手段让人不寒而栗。彻底铲除这个极端组织已经成为世界共识。一般人都将“伊斯兰国”视为一群“恶魔”和“刽子手”,但这样的认识是否过于片面,有待商榷。一方面,“伊斯兰国”行事隐蔽,不被外界所了解;另一方面,西方媒体主导了话语权,极力报道“伊斯兰国”滥杀无辜的一面。但这只是事实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现实中,“伊斯兰国”有其自己的态度鲜明的“斗争哲学”。在其思想世界里,只存在“黑白”两色,非黑即白,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对于支持“伊斯兰国”的穆斯林,将以“朋友”方式对待;那些帮助美国和伊拉克政府的组织和个人,也包括其内部的“叛变者”,则被视为“敌人”,他们对“敌人”将毫不留情地实施肉体性消灭。据伊拉克安巴尔省的发言人透露,在“伊斯兰国”占领拉马迪以后,一名三岁的女孩就被其杀害了,原因是她的父亲参与了政府军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且不幸罹难。从拉马迪逃出来的当地居民也表示,任何支持伊拉克政府的当地居民,都将在24小时之内被处死。如此残酷的“斗争哲学”使“伊斯兰国”很少受到内部混乱的困扰。

    “伊斯兰国”能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原因是中东地区长期存在逊尼和什叶两大教派之间的冲突与矛盾。在伊拉克,安巴尔省的主要防御都是由当地的逊尼派部落来实施,什叶派主导的政府虽然承诺对其予以支持,但是伊拉克现政府还是说得多做得少。另外,现阶段能够对“伊斯兰国”构成实质性威胁的是什叶派民兵,但是他们却无法有效地发挥作用。一方面,“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占领区是逊尼派聚居区,当地居民对什叶派民兵充满疑虑。此前,什叶派民兵对逊尼派穆斯林烧杀抢掠,广受批评。当地居民阿布·阿玛尔(Abu Ammar)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就认为,什叶派民兵会和“达伊沙”(Daesh,阿拉伯国家对“伊斯兰国”的蔑称)做同样的事情,两者之间的区别不大。另一方面,美国对这一问题也十分清楚,因此对于什叶派民兵组织的介入也存在很大疑虑,担心其介入可能引起两大教派的直接对立。另外,什叶派民兵背后支持力量是伊朗,美国更不愿意看到伊朗在伊拉克问题上影响力的不断扩大。而在叙利亚,沙特和卡塔尔等国通过武器和资金来援助逊尼派反对派组织。试图分化逊尼派反对派组织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则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反过来利用“伊斯兰国”组织的存在。

“教法”主导下的特殊组织

    “伊斯兰国”从战乱中来,也在不断制造战乱。一个极端组织能够维持如此长的时间,其控制范围和影响力又在不断扩大,一定有其生存之道。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因而,要彻底铲除一个极端组织,需要对其有全面和深入的了解。

    以色列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阿尔·塔米米(Al-Tamimi)对“伊斯兰国”的社会生活进行长期跟踪。他的研究展示了有关“伊斯兰国”控制之下的社会状况。“伊斯兰国”一直将自身视为一个依照“教法”治理“国家”的政府。去年,“伊斯兰国”完全占领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后,为了让当地居民感受到稳定和安全,日常生活得到延续,他们很快就重新开放了摩苏尔大学,并在其“教法”之下对课程进行了必要改造。比如,民主和政治思想这类课程被取消,酒店管理、旅游和考古学等专业也被取消。虽然保留了大学教员的原班人马,但是所有课堂讲授的内容都要服从于沙利亚(Sharia)会议的安排和审查。为了保持宗教的纯洁性和完全尊重“教法”,“伊斯兰国”认为前伊斯兰时代的艺术品都是“无知时代”的遗留物,应该被破除,而考古学可能滋生“偶像崇拜”,这是伊斯兰教法绝对禁止的。“伊斯兰国”也在当地开设医院,并为当地居民进行诊治。但是,与阿富汗的塔利班相比,“伊斯兰国”能够与时俱进地解释“教法”。在塔利班的统治之下,接种疫苗是被禁止的,因而脊髓灰质炎的传播成为困扰巴基斯坦的一大社会问题。而“伊斯兰国”并不禁止接种疫苗,也不禁止女性上学,只是必须年满15周岁。同时“伊斯兰国”也注重环境保护,比如利用炸药捕鱼是被绝对禁止的。在“伊斯兰国”的统治之下,根据《古兰经》,业主应当适当减轻承租人的负担,以获取精神上的奖励。赌博被严令禁止。按照“伊斯兰国”对于教法的解释(Fatwa),认为如国际象棋、台球等一些当代娱乐活动对穆斯林无益,但只要其不影响穆斯林的宗教生活,也可以被允许。

    另外,“伊斯兰国”也十分关注民意,如果当地居民抱怨某些问题,“伊斯兰国”会及时处理问题,这点在其占领的叙利亚领土尤为突出,他们要向外界表明依照“教法”能给占领地区带来秩序。由于在叙利亚地区有多重力量的存在,包括叙利亚政府军和多支反政府力量,“伊斯兰国”与之存在一种竞争关系,因此,他们十分注重维护社会的稳定,并努力做到比其他统治者更会治理统治区。更为重要的是,“伊斯兰国”希望借助对于“教法”一些新的解读,打造自身道德权威的角色,表明自身对于宗教法律的尊重,并依照宗教法律行事。“伊斯兰国”内部还有很多宗教人士和学者对于宗教条文和应用十分熟悉,能够说服追随者,使其排斥一切其他宗教论断。以上情况表明,“伊斯兰国”不仅仅具有稳固经济和军事实力,还具有强大的管控力和蛊惑力,已不再是一个常规的极端组织,传统的打击恐怖主义手段对其不会奏效,美国和其盟国需要对当前的反恐战略做出必要的调整。

需重新思考反恐战略

    事态发展表明,美式民主在北美大陆能够带来繁荣、安全和稳定,但它给中东地区带来了混乱、无序、动荡,甚至是人道主义灾难。中东地区的事情只能由中东人民自己解决,美国过度介入会使形势更加恶化。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就曾刊发文章,认为是美国造就了“伊斯兰国”组织。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问题专家刘中民也认为,美国及其多年的中东政策应对“伊斯兰国”的陷落负主要责任,“伊斯兰国”是伊拉克战后重建的失败与叙利亚危机叠加的产物,崛起的大背景又是美国从中东地区大规模的撤军,在很多方面,美国的政策都不断促进“伊斯兰国”的发展壮大。因此,美国不应该过度看重“伊斯兰国”,一味地渲染“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实力,反而使其产生了更大的影响力。当务之急是美国需要利用本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遏制“伊斯兰国”的扩张,平衡其影响力。

美国著名时事评论家法里德·扎卡利亚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专栏文章就认为,美国需要保持与其他伊斯兰国家的密切合作。伊斯兰世界的问题,必须要由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未来一段时间,美国和反恐联盟面临更严峻的挑战将是如何防范本土恐怖袭击问题。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伊斯兰国”的强大之处在于其不排斥现代信息手段,充分利用网络社交媒体,直接将手伸向欧美国家,不断对欧美国家年轻人进行“洗脑”,并对其进行行动上的引导,鼓动其在本土发动恐怖袭击。防控本土恐怖主义将成为未来困扰美国和盟国面临的新问题。

(作者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者、国际关系学博士)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