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另一个昂山素季

作者:储殷 黄日涵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6-12 10:00:07

摘要:近日来,昂山素季的访华之旅成为了社会大众关注的焦点。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意味着中国政府正在以更加多元和开放的心态面对友好邻邦缅甸的政治转型,当然这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中缅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另一个昂山素季

本报特约记者 储殷 黄日涵 北京报道

    近日来,昂山素季的访华之旅成为了社会大众关注的焦点。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意味着中国政府正在以更加多元和开放的心态面对友好邻邦缅甸的政治转型,当然这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中缅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对于大多数中国民众来说,昂山素季是一个非常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人们一方面熟悉她作为毫不妥协的缅甸民主女神,自蹈囚笼的故事,一方面又对她重进政坛后真实的举动知之甚少。人们熟悉那个作为民主符号的昂山素季,却对那个作为真实的政治家的昂山素季充满陌生。

从民主女神到老辣政客

    从1990年开始的近20年囚禁,是昂山素季封神的过程。

    在那之前,昂山素季不过是一个在异国相夫教子的国父之后。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半是主动、半是被动地投身于了故国的民主运动。然而,随着缅甸军政府拒绝承认1990年大选,并将其囚禁,昂山素季一夜之间由名门之后成为了全球瞩目的“民主殉难者”。也正因为此,1991年,囚禁中的昂山素季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

    虽然在1995年,军政府试图变更政策将昂山素季流放海外,但时机已逝,此时的昂山素季已经经过了4年囚徒生涯的磨砺而愈发具有革命者自我牺牲的气质,她选择成为一只倔强的鸟儿,“尽管笼子开着,却只愿意为自由而飞翔”。

    某种意义上而言,政治上的压迫本身即是一种逆向的塑造。在军政府外在的强大压力下,昂山素季甚至只能被隐晦地称之为“The lady”。也正因为此,她被塑造成为了所有缅甸人的“lady”,是缅甸军政府的压迫,将昂山素季塑造成为了缅甸政治生活中“不在场的在场者”。

    昂山素季成为了超越现实利益的象征,与世隔绝不仅没让人们遗忘她,反而让她成为了至纯至善的神话,成为了支撑苦难生活的信念与希望。这种神的力量,在2010年后开始的缅甸政治转型中得到了巨大的释放。在2012年的缅甸议会补选中,昂山素季所率领的民盟以秋风扫落叶般的气势囊括了45个席位中的43席,以至于外界普遍认为,如果缅甸修宪成功,昂山素季将很可能成为缅甸真正的民选总统。

    然而,对于昂山素季而言,重返政治的阶段性成功,带来了更为复杂的问题,她不再是超越现实利益的所有缅甸人的精神上的寄托,而是纠结于利益之中的一部分缅甸人的现实的代表;她不再是那朵矗立于绝壁之上给人以信念的倔强的花朵,而必须给予那些曾经信任她的人们所期待的“面包、发展与安全”。

    政治生活中的希望很容易成为失望,甚至演变为上当受骗后的怨恨。昂山素季同样面临着大多数曾经万众归心的反对派领袖所曾经面临着的危险。也正因为此,重返政坛的昂山素季反而变得务实而谨慎。

    这位年近70的老人,已经从毫不妥协的民主斗士,逐步成长为懂得隐忍、灵活的老辣政客。对于昂山素季而言,今天的民盟已经不再是1990年时期的那个激进的反对党,即便目前仍然不能执政,他们也必须具有稳步推进民主改革的执政思维。基于此,昂山素季在近几年里,努力推动着民盟与缅甸政府和军方的和解。

用柔软改变现状

    缅甸军方仍然是缅甸最强大的利益集团,仓促而激进的民主改革,很可能会让军方重新采取强硬立场,甚至终结民主进程。由于昂山素季对于常年统治缅甸的军人集团而言是一支“域外势力”,所以尽管她有着“国父之女”的特殊身份,但是在军人自上而下的改革结构中她仍然无法获得根本权力。

    从目前缅甸的情势来看,如果军方不让步,昂山素季的总统梦将始终面临不可逾越的宪法障碍。

    缅甸2008年宪法第59条规定:“总统本人、父母、配偶、婚生子女及婚生子女配偶,不得是效忠外国政府的人,不得是外国公民,不得是外国附庸。”而昂山素季的两个儿子均在外国。这一宪法条款如果不被修改,昂山素季将不具备竞选资格。

    尽管昂山素季曾经一度希望借助西方压力推动修宪,但自2014年以来,西方国家对素季的支持已经不如先前,考虑到缅甸军方的强硬立场,西方对缅甸民主改革的目标,已经从“确保素季当选”转移到“确保民主不倒退”。奥巴马2014年11月在访缅演讲中提到了缅甸的改革困境,却也肯定了吴登盛政府的努力,“对缅甸充满希望”的言辞意味着美对当前巩发党主导的政治局面基本满意。

    2014年11月19日,缅甸议会议长吴瑞曼宣布,在选出新一届议会前不会修宪,也就意味着2015年大选素季无缘竞选总统,几乎已经成为定局。在这种情况下,昂山素季逐渐调整了施压军方修宪的策略,她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中表示:“我相信可以通过协商构成合理的政府模式。”缅甸政府对此也进行了积极的回应,总统、议长在多边场合释放了邀请昂山素季参与缅甸国家建设的信号。

    虽然昂山素季此次总统梦碎,但在未来素季很可能会以议长的方式影响缅甸的政治。这种妥协与合作,让许多人对昂山素季感到失望,但这却合乎昂山素季作为一个“政治家”而非“政治神话”的内在逻辑。

    昂山素季始终是缅甸国父的女儿,她无法让自己成为一个宁可破坏一切也要追求意识形态完胜的纯粹斗士,她必须承受缅甸不完美的现实,甚至需要牺牲自己的理想,以适应这种现实。民主得来不易,所以更需珍惜,哪怕这是一种不完美的民主。

    革命尚未成功,素季仍在努力,只是当下的努力需要更多的耐心与妥协。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懂得用柔软改变现状的素季,才真正体现了一流政治家的水准,那就是用放弃权力,来获得权力。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