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SDR货币篮子:中美的又一轮博弈

作者:丛培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7-10 23:51:29

摘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每五年会针对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货币的情况进行评估,包括讨论是否纳入新的篮子货币。2015年是一个评估年,中国政府希望人民币能够像欧元、日元、英镑和美元一样被纳入到SDR货币篮子,这将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

SDR货币篮子:中美的又一轮博弈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每五年会针对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货币的情况进行评估,包括讨论是否纳入新的篮子货币。2015年是一个评估年,中国政府希望人民币能够像欧元、日元、英镑和美元一样被纳入到SDR货币篮子,这将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而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其背后也隐含着大国间的权力博弈。美国虽然在人民币纳入SDR篮子问题上不具有一票否决权,但其在该问题上的绝对影响力还是不能被忽视。未来,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或成为中美博弈的重要议题。

SDR是为

维护美国霸权而生

    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建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最大特点就是实行“双挂钩”制度,即美元要与黄金挂钩,其他货币与美元挂钩。这意味着美元在流通中代行黄金职能。为了保证体系的正常运转,美国必须要保障流通领域中美元的充足。但这可能导致美元超发,从而动摇世界各国对美元的信心,进而威胁到美元的主导地位。这一问题正是该体系自身存在的缺陷,也就是所谓的“特里芬难题”。

    1960年10月,伦敦黄金市场价格猛涨到41.5美元/盎司,超过官价18.57%,美元大幅贬值。作为布雷顿森林体系所规定的储备货币,美元第一次面临信任危机。20世纪60年代中期,西方国家开始讨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问题,在讨论中主要形成了两派不同的观点。一派以美、英为代表。他们认为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的问题是国际流通手段不足,从而引发美元、英镑地位下降,黄金不断外流,因此有必要采取措施弥补美元、英镑和黄金流通中的不足。另一派是以法国等西欧六国为代表。他们认为问题并不在于国际流动性不足,而是美元泛滥,通货过剩,没有约束的美元给全球货币体系带来了严重动荡;因此他们主张重回黄金本位制,反对创立新的储备货币。上述两派由于分歧明显,双方没能达成共识,货币体系改革问题也因此而被搁置。60年代末爆发的第二次美元危机,使美国宣布停止美元兑换黄金,美元就不再单独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而其他国别货币又没有充当储备货币的意愿,这样国际社会就缺少了储备货币或者国际流通手段。这种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面临的最紧迫任务就变成了提供储备货币或流通手段。此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得不通过紧急磋商,通过了美国等“十国集团”之前提出的特别提款权方案。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主要货币转向浮动汇率制度。此外,国际资本市场的增长便利了有信誉的政府借款。这两个变化降低了对特别提款权的需求。但近年来,特别提款权分配还是在向全球经济体系提供流动性,以及补充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各成员国的官方储备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别提款权不是货币,也不是对基金组织的债权,而是对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的潜在求偿权。参加国分得特别提款权以后,即列为本国储备资产,如果发生国际收支逆差即可动用。使用特别提款权时需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由它指定一个参加国接受特别提款权,并提供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主要是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特别提款权还可以直接用来偿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和支付利息费用;参加国之间只要双方同意,也可直接使用特别提款权提供和偿还贷款,进行赠予,以及用于远期交易和借款担保等各项金融业务。

中国距SDR标准有多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章程中,明确要求把SDR打造成为国际储备资产。但是由于SDR本身只是在政府间使用,没有进入到私人资本流通领域中,因而这一目标短期内将难以实现。人民币被纳入到SDR货币篮子中,也会提高SDR的代表性和稳定性。随着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群体性崛起,目前的SDR货币篮子国家GDP总量在不断下降,截止到2012年,其总量已经下降到40%以下,而中国的GDP总量占全球比例已经超过12%。如果人民币能够成功加入SDR货币篮子,将表明现行的国际货币秩序是包容开放,并鼓励发展和稳定的。像中国这样在短时间之内能够取得突出成果并致力于金融改革、自觉融入现行国际治理体系的国家,理应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同时也为新兴经济体的改革与发展树立典范,这对未来全球金融治理也将具有积极意义。

    另外,如果能够被纳入到SDR货币篮子,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将会增大。SDR是国际储备资产,如果人民币能够被纳入到SDR篮子中,也就表明人民币自然成为了国际储备资产。同时,人民币加入SDR对于市场预期的影响是巨大的,这可被视为国际社会对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重要性和在全球金融市场作用的一种认可。渣打银行最近的研究报告称,全球投资人对人民币资产配置将大幅上升。这将缓解人民币外汇市场在强势美元背景下的压力,并有力地提振市场。虽然SDR本身并不是一种重要的储备资产,但是四种SDR货币占全球外汇储备的92.9%(美元:62.9%;欧元:22.2%;日元:4.0%;英镑:3.8%)。人民币纳入SDR将进一步鼓励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持有人民币计价资产,由此提高人民币作为一种储备货币的地位。

    历史上的SDR货币篮子一共只经历了三次大的调整。从历次调整经验来看,一国货币可以进入SDR的条件有两个:一是该货币发行国商品和服务出口在过去五年内所占全球比重相对较高,二是该货币可以在国际支付和资产管理中被自由使用。中国已经满足了第一条标准:世界贸易组织(WTO)数据显示,中国在2014年占全球出口的比重为12.4%,高于美国(8.6%)、德国(8.0%)、日本(3.6%)和英国(2.7%)。人民币加入SDR的主要障碍来自第二条标准。“可自由使用”一般考察四个指标,即该货币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以该货币计价的银行借贷、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债务以及即期外汇交易量。如果按照这四个指标进行评价,人民币确实和“可自由使用”存在较大差距。

IMF战略政策和评估部门主任西达尔特·蒂瓦里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自1978年以来,有关SDR评估的决定都采用70%多数制,即在讨论一种货币是否纳入或踢出SDR一篮子货币,以及改变评估标准时,需要在执行董事会中获得70%以上的多数支持。如果人民币能够被纳入到货币篮子中,意味着中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在提高。

美国态度依然是问题关键

    此前,外界支持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呼声一直很高。据彭博社报道,IMF总裁拉加德接受专访时称,人民币会成为SDR的一部分。当前的问题不是会不会加入,而是何时加入。在今年5月举行的IMF新闻发布会上,IMF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表示,人民币在过去一年里实际有效汇率大幅升值,当前币值不再被低估,加入IMF特别提款权只是时间问题。今年5月底,召开的西方七国集团财长会议结束后,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说:“七国财长讨论了人民币的问题,我们一致认为应当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今年4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美国总统特别顾问、财政部长雅各布·卢期间,表示希望美国支持人民币进入SDR篮子。

    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说的那样:“伟大的国家拥有伟大的货币。”没有一种得到认可的国际货币,那么中国的崛起也不是完整的。中国也希望IMF在今年承认人民币为储备货币。从源头上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美国战后主导设计的全球货币制度。虽然外界预期,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只需要在执行董事会获得70%的支持,但美国在IMF中举足轻重的地位还是不容忽视。目前,美国在IMF中依然拥有16.75%投票权。在按投票权衡量的前十大IMF成员国中,德国(5.81%)、法国(4.29%)、英国(4.29%)和加拿大(3.81%)已经成立了离岸人民币清算银行,而意大利(3.16%)和俄罗斯(2.39%)已经与中国订立了人民币双边互换协议。这些国家很可能会支持人民币加入SDR篮子。但在投票的关键时刻,很多国家还是会看美国的眼色行事,因此结果还难以预测。

既然问题的关键是美国,中国也会用实际行动做出反应。在刚刚结束的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中美两国官员也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作为讨论重点。双方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承诺在SDR评估中尊重IMF的程序和流程,并将继续就人民币加入SDR问题加强沟通。但是美国作为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守成大国,不太可能心甘情愿地接受人民币成为与美元并驾齐驱的国际储备货币。中美之间需要一个相互适应的过程,尤其是在心理层面,这一过程可能十分漫长。从此前的美国官方的表态看,美国将是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最大障碍。雅各布·卢在结束访华行程回国后就称,“人民币要进一步自由化和改革,才能符合SDR篮子货币标准”。这点中国也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就表示,人民币正在朝着一个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的方向发展,对此要有一颗平常心,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短期来看,中国很可能还将把纳入SDR作为金融改革的一个催化因素,尤其是在资本项目开放和汇率体制改革方面,也会相应推动国内利率自由化和资本市场改革。长期来看,中国还是应将扎实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作为一项重要的中长期国家战略。

(作者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学者、国际关系博士)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