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美联储加息脚步临近

作者:张茉楠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7-10 23:51:29

摘要: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进程主要是靠“量化宽松”+“结构变革”以实现较为积极的复苏,然而美国与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平衡性复苏也加剧了全球各国宏观政策周期的大分化。根据之前的美联储会议纪要前瞻,美国加息的脚步似乎正在临近,成为牵动全球金融市场神经的最大风险变量之一。

美联储加息脚步临近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进程主要是靠“量化宽松”+“结构变革”以实现较为积极的复苏,然而美国与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平衡性复苏也加剧了全球各国宏观政策周期的大分化。根据之前的美联储会议纪要前瞻,美国加息的脚步似乎正在临近,成为牵动全球金融市场神经的最大风险变量之一。

    美联储于北京时间周四(7月9日)凌晨02:00公布6月16日至6月17日的货币政策会议纪要,市场将主要收集该货币政策会议纪要中关于美联储利率政策化进程和加息时机的线索。6月美联储会议的点阵图显示,FOMC的17名票委中,15位决策者认为首次加息的适合时间在2015年(之前为15位),2位认为在2016年(之前为2位)。17名官员中有5位预计今年只有一次加息,3月份仅一人作此预期。其他官员预计有两到三次加息。

    美联储作出如此表态,不能不说有其充足的理由。当前,全球经济仍难完全走出国际金融危机阴影,已由国际金融危机前的快速发展期进入深度结构调整期,其中美国经济复苏的表现可以看作是一个亮点。

2014年美国经济增长2.4%延续2013年经济稳定复苏的势头,创下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强势头。根据多家机构年度报告预测,2015年的美国经济有望超过2007年金融危机以来年平均增长水平,实现2.5%甚至更高的增长速度。IMF预计,2015年-2018年,美国GDP增长率分别为3.6%、3.0%、2.9%和2.8%。

从美国经济总体形势看,受到严寒天气等暂时性因素影响,零售、制造业订单、新房开工和就业等数据显示出美国2015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但随着暂时性因素的消失,近几个月以来,美国宏观数据普遍向好,“高失业、高赤字、高债务”的“三高问题”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改善,正步入一个增长提速期。鉴于政府进行财政整顿的阻力减少,经济结构调整已初显成效。其中,劳动力市场状况的不断改善、投资支出的日渐回升、制造业的重新回归、潜在需求的稳步释放、企业和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修复,以及QE政策退出后的资金回流增加等都奠定了美国经济增长的基础,有些指标甚至已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5月美国的失业率已降至5.6%,个人消费支出环比增长0.9%,高于预期的增长0.7%,创近6年来最高。尤其是过去一年多国际油价的暴跌如同给予了美国消费者额外补贴,使消费变得更为强劲,6月密歇根消费信心终值升至今年以来最高的96.1,这些数据均显示居民消费仍将是2015年美国经济增长的主力。

    美国的居民去杠杆基本完成,开始步入新的加杠杆周期。美国家庭财富增长明显,储蓄率有所增加。2014年,美国家庭财富总额跃升至95万亿美元,家庭净资产也达到81万亿美元,为历史最高水平。同时,储蓄率也稳定在5%左右。由于美国居民消费在美国国民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在70%左右,家庭财富的增加和储蓄率的稳定有助于促进居民消费新屋销售升至近7年高位,成屋销售也在近1年半高位附近,房地产市场回升也有助于居民财富增加,进而推动美国经济走强。

    同时,困扰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得到了很大缓解。2014财政年度,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占GDP之比已降至2.8%,2015新财年预算案公布的财政赤字为4740亿美元,占GDP的2.5%,大大低于2009财年9.8%的水平。新预算案预计,今后10年美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将基本稳定在2.5%的水平上,减轻财政赤字对于经济增长和复苏的拖累。

实体制造增长强劲使经济复苏获得可持续增长动能。金融危机爆发之时,美国制造业产值所占世界份额已经下降到了18.5%,严重影响美国就业人数和经济复苏。金融危机后,美国一方面实施“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归”战略,将竞争焦点锁定在以新一代互联网、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高端制造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上,试图重回“制造巅峰”。另一方面,美国加快推进TPP、TTIP,以及“亚太再平衡”战略,这可能进一步演化为全球经贸领域新的“规则之争”。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最新发布的《制造业ISM商业报告》显示,2015年6月份,美国制造业PMI上升0.7个百分点,至53.5%,按历史数据推算,对应于实际GDP按年率计算增长3.3%。这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经济活动连续第30个月保持增长,总体经济活动连续第73个月保持增长。在分项指数之中,新订单指数上升0.2个百分点,至56.0%。生产指数下降0.5个百分点,至54%。18个制造业行业有11个实现了增长。

美联储退出QE,这是美联储从过去10年量化宽松周期转向常态周期的新开始。随着美元进入强势周期,甚至于加息周期都将会使许多以美元计价的新兴经济体海外债务风险暴露,大大增加全球经济金融的溢出风险,加重部分新兴经济体国际债务的偿债负担,导致违约风险剧增。特别是在希腊债务危机再起、欧债风险挥之不去、中国资本市场剧烈动荡以及新兴经济体货币出现贬值、资本出现外流的大背景下,美国必须要顾及和承担起维护全球金融稳定和国际政策协调的重要责任。

(作者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