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丁志杰:人民币仍是最强货币之一

作者:商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8-13 02:01:24

摘要: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著名汇率专家丁志杰教授应邀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面对这样一个重大的机制变革,再加上过去所存在着的一些机制扭曲,市场目前无论多么强烈的反应,都可以理解。但央行也要对市场的过度反应保持密切关注,必要时可以采取其他措施引导市场预期避免市场过度反应所造成的不必要动荡。

丁志杰:人民币仍是最强货币之一

本报记者 商灏 北京报道

    对于央行8月11日发出的有关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的声明,国际和国内市场反应强烈,也有各种解读。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著名汇率专家丁志杰教授应邀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面对这样一个重大的机制变革,再加上过去所存在着的一些机制扭曲,市场目前无论多么强烈的反应,都可以理解。但央行也要对市场的过度反应保持密切关注,必要时可以采取其他措施引导市场预期避免市场过度反应所造成的不必要动荡。

    《华夏时报》:您认为这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的重要一步,但市场反应强烈,为什么?

    丁志杰:这次的调整,其市场化改革的意义,要大于汇率水平调整的意义。

    关于汇率水平的调整,我们看到过去一直是中间价存在扭曲,也是个黑匣子。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过去一直定在6.1左右,但市场价一直在6.2,这次调整将中间价的确定以收盘上一日的收盘价为基础,也就是让中间价向收盘价靠拢,所以出现了中间价贬值。人民币出现贬值,是因为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美元走强,全球市场先后对美元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唯人民币对美元一直保持稳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积累了尽管不大却持续增长的贬值压力,这次改革,实际上是把这种压力加以释放。

    过去人民币汇率长期单边升值,市场已习惯,突然出现贬值,市场可能不适应。所以目前来看,存在着市场过度反应的倾向。

    《华夏时报》:为什么说市场化改革的意义大?

    丁志杰:目前来看,中国最终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让市场对汇率波动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汇率市场化却是一个渐进过程。过去由于中间价是一个黑匣子,即对于市场的汇率波动,央行可以在次日通过中间价将汇率拉回来。好比小孩学走路,一开始都会在孩子身后牵根短绳子,防止其摔倒,然后逐步放开绳子。这根绳子,就是汇率变动波幅的中间价。现在要把中间价交给市场,因此其意义远大于汇率波幅的调整。

    《华夏时报》:有观点认为,央行此举主要是为了缓解出口压力。

    丁志杰:这次是一次重要的改革,但很多人将其与今年7月的出口形势不好的数据相挂钩。按常理说,决策部门不可能让这么一个重大改革举措仅仅是为了应对出口数据所显示的出口压力。而且,出口压力更大原因在于外需不足,在于中国的贸易伙伴国经济疲软,而汇率小幅度贬值对于出口形势的好转作用不大。试图通过人为贬值汇率来解决出口压力问题,实际却解决不了。

    《华夏时报》:那么,以人民币估价的资产未来走向究竟会怎样变化?

    丁志杰:目前看,汇率的变化只是一种过渡阶段的调整行为,未来汇率由市场决定,这可能会使得汇率作为一种重要的价格因素,成为调节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工具,这一点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我认为,现在确如央行所说,不可能出现趋势性贬值,大幅度贬值的可能性也很小。由此来看,尽管可能会对国内资产价格构成一定程度的压力,但这个压力主要来自于调整。过去外国人持有人民币资产不会考虑到贬值问题,未来在人民币市场化的环境下,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人民币资产也会面临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风险。

    《华夏时报》:在您看来,决策部门是否已做好应对市场过度反应的准备?

    丁志杰:确实,这就像股市发生出人意料的踩踏一样,目前市场有可能出现过度反应和产生恐慌,全世界都有疑虑。但我觉得,目前来看,央行还比较自信。我也相信央行对于正在发生的市场反应有所预期,但市场反应的激烈程度也许会超出央行的预判。

    根据这两天我的观察,央行正试图将过去人民币汇率扭曲的压力尽可能释放出来,这有利于促使人民币汇率市场形成一个健康的环境。但有一点也要注意,央行不宜过度自信,而应有理性的预判,及时采取手段避免发生可能出现的市场过度反应。

    《华夏时报》:您现在对此会有担忧?

    丁志杰:我是这样看,因为过去虽然说要市场化,但央行却绝对有稳定汇率的能力,而现在真的是将汇率交给市场,这种局面应该是央行多少年来所未遇,所以这对央行是个巨大挑战。

    《华夏时报》:这次调整对于美元升值预期的影响到底如何?

    丁志杰:选择8月份这个时间点来调整,让人民币汇率更为市场化,使得人民币汇率政策更为灵活,这样做的一个重要作用,是预防美联储可能的加息和美元走强。但人民币不可能大幅贬值,小幅贬值又对中国经济没什么大的意义,也就是说,中国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人为贬低人民币汇率,从而引发竞争性贬值即所谓的货币战。但这样一种预防性和储备性的汇率调整行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现在看,美元的走强趋势,大家公认,但除此之外找不到比人民币更强的货币了。

    《华夏时报》:中国经济下行趋势明显,而周边国家货币特别是日元贬值的趋势也很明显,人民币的此次贬值是否有着更特别的用意?

    丁志杰:现在世界上没有一种货币的汇率变动比人民币更小,不应对人民币汇率变动提出只能升不能贬的过分要求。而且这次的阶段性调整并不具有趋势性,而只是中国政府有意引导汇率机制调整的一个附带产品。

    《华夏时报》:这次调整是否也可理解为国际利益与中国利益的再平衡?这对人民币纳入SDR有积极影响吗?

    丁志杰:这是中国需要和正在做的事情,也是国际社会过去一直要求中国做的事情。而这对于人民币纳入SDR有比较正面的影响,为人民币纳入SDR的谈判,争取了主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