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熊跃辉进京之前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8-21 22:13:47

摘要:环保系统反腐驶入深水区,这一次被调查的是环保部各司中文章写得最好的司长。8月19日,驻环保部纪检组监察局公布消息称,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熊跃辉进京之前

本报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环保系统反腐驶入深水区,这一次被调查的是环保部各司中文章写得最好的司长。8月19日,驻环保部纪检组监察局公布消息称,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一位接近科技标准司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熊跃辉接受调查的原因或与其曾经任职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有关。此前,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环保部开展专项巡视时,反馈的问题之一就是“环境执法督查领域存在滥用权力现象”。

这已经是一个月内环保部落马的第二位官员了。7月30日,环保部原副部长、党组成员张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早在今年2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反馈情况时曾表示,收到了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环保“能吏”

8月14日,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在湖南长沙组织召开“国家环境保护重金属污染监测重点实验室”验收会,熊跃辉出席会议,这是他案发前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公开资料显示,熊跃辉是湖南益阳人,曾经任职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2008年8月到2013年10月担任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2013年10月,熊跃辉转任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由一线环境监察转向环保标准的制定。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熊曾是《中国地质矿产报》驻湖南记者站记者,后长期担任原地质矿产部部长宋瑞祥的秘书。1998年,地质矿产部进行机构改革,宋瑞祥转任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熊跃辉随之转入国家环保总局。

上述接近科技标准司的人士表示,在他的印象中,熊是一位有能力、有头脑、干实事的领导,普通话虽然不太好,但口才不错,文笔也很好,“看东西比较准”。

例如,环保领域长期存在一个“怪现象”,就是国家的排放标准制定得过高、过严,而各地区发展情况又不一样,使得标准在很多地区无法执行。熊跃辉上任科技标准司司长后,提出排放标准应该相对弹性,允许地方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因地制宜进行调整,这得到了业内的普遍认可。

“原来的思路是制定一个最严格的标准,出了问题科技标准司可以免责,结果绝大部分地区达不到。还不如给地方一定的空间,但这样科技标准司就要一个省一个省地协调,核对其空间是否合理,加大了他们的工作量。”该人士表示,“不过,后者显然更加务实,效果也更好。”


在环保部各个司长中,熊跃辉可能是文笔最好的一个,经常亲自上阵为媒体撰写文章。仅今年,就曾在报刊上发表过《如何推进环境与健康工作?》、《城市黑臭水体应该怎么治?》、《环保标准对环保产业的影响分析》等数篇文章。

“特别敢讲,但是有的时候是在为环保部辩护,软化责任。”这是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对熊的印象。

在2014年3月举行的“2014(第十二届)水业战略论坛”上,熊跃辉曾表示,环保产业的未来可概括为三个“有”,即有机遇、有空间、有保障。治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用乐观的态度来迎接更加美好的环保产业的未来。此言一出,即被与会者赞扬“接地气”,有企业家称他为“环保产业新掌门”,甚至到了2014年年末,这段言论还被列入“2014年中国环保好声音”之中。

案起环境执法?

关于熊跃辉被调查的原因,目前暂无官方说法。有媒体引用环保系统人士分析称,或与其主管的环保标准制定有关。

不过,前述接近科技标准司的人士分析认为,科技标准司本身是一个“清水衙门”,对于标准制定,小公司不在乎,大公司也只有隐性影响,而且标准须经专家评审通过,不是司长单独就能定的。虽然有一些科技课题,也都是关乎整个环保产业发展的事,“雨露均沾”,与单个企业关系不大。

“熊跃辉来到科技标准司还不到两年,问题应该出在以前的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期间。”该人士推测。

2014年11月26日至12月26日,中央第三巡视组曾经对环保部开展专项巡视,反馈的主要问题包括:有领导干部插手环评审批、套取水污染控制与治理专项财政资金、多数部属单位未配备纪检干部、环境执法滥用权力等。而从熊的履历看,他与环评、水专项等基本没有交集,但却长期在环境执法督察领域任职。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环境执法督察工作问题很多,最大的问题就是执法不严。背后因素很多,其中之一是地方政府掣肘,其次环保部门自身能力不足,另外还有权力寻租。

曾有企业向马军反映,在处理污染物的过程中,环保执法督察部门暗示企业要使用某些“特定”的服务商来进行工程建设,而且涉及资金比较多,报价偏高,工程质量却偏差。

“尤其是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这一级别,权力很大,可以对污染企业处以罚款,甚至上报环保部申请对该区域进行流域限批,如果是这样,往往需要省长出面来协调。”前述接近科技标准司的人士表示。

该人士认为,此次熊跃辉事发,也从侧面证明了之前某些学者呼吁的环境保护“垂直管理”并不合适。环境执法不力,不应单纯通过提高某一部门的权力来改善,这同时也容易造就腐败的温床。

今年2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向环保部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曾经表示,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环保领域的反腐风暴或许还远未结束。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