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27个产品难兑付 自称管理规模150亿 深圳金赛银兑付危机调查

作者:陈小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9-25 22:22:18

摘要:深圳金赛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赛银”)在今年4月出现到期无法兑付问题,随后投资者发生挤兑潮、报案潮,兑付危机愈演愈烈。公司一千多名员工恐慌性离职,目前仅剩不到20人,金赛银法定代表人王维奇也在9月份失踪。

27个产品难兑付 自称管理规模150亿 深圳金赛银兑付危机调查

本报记者 陈小瑛 深圳报道

深圳金赛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赛银”)在今年4月出现到期无法兑付问题,随后投资者发生挤兑潮、报案潮,兑付危机愈演愈烈。公司一千多名员工恐慌性离职,目前仅剩不到20人,金赛银法定代表人王维奇也在9月份失踪。

公司资料显示:金赛银成立于2011年1月,是国内第一家拿到并购基金牌照、首批拿到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的基金公司。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短短的四年多时间,在全国设立24家分公司,宣称管理资金规模达150亿元,在私募基金行业内属于异军突起的另类。

   记者根据金赛银公布的项目统计,金赛银在全国发行尚未兑付的基金产品共27只,公布拟募集资金额总计56亿元。同时,金赛银存在资金挪用、项目超募等多个问题。截至9月25日,根据金赛银委托的律师事务所统计,金赛银募集资金63亿元,尚未兑付的约30亿元。

兑付危机爆发

   9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深圳宝安南路鼎丰大厦,金赛银深圳总部办公室,9楼的公司招牌已摘下,室内杂乱地堆积着桌椅,一位女士仰卧在门口座椅上,她已离职四个月,前来索要离职证明,公司正在搬到16楼,让她临时看守一下。

   16楼的办公室里,只有3位员工,他们已有四五个月没领工资,目前也在准备离职中。

   今年4月份开始,金赛银出现产品到期无法兑付问题后,客户因恐慌出现挤兑潮。与此同时,员工工资也无力再发,公司1000多名员工和管理层,出现离职潮和劳资诉讼潮,目前,公司员工只剩下不到20人。

   金赛银在4月24日作出应急方案,统一在5月25-31日向投资人支付利息,本金在6月25-30日支付总金额的20%,以后每月25-30日支付本金20%,对于延期支付,提高1.5%作为投资收益补偿。

   然而这一方案并未实施,7月8月,金赛银再次就6个项目给出兑付时间表。同时,金赛银一再宣称很快将在新三板上市,届时即可融到资金。不过这些兑付方案只是金赛银拖延时间的借口。回款无望后,投资者开始向公安部门报案。

   因一再食言,9月6日,王维奇只发布了一个空洞的救盘复盘工作计划。

   王维奇解释称,一个在不到五年时间管理百亿资产的基金公司,发生了项目到期不能兑付的问题,是由于项目方隐瞒真实情况等原因。

   记者拿到一份在9月10日签订的并购合作框架合同显示,收购方为深圳市前海招财进宝互联网金融有限公司,收购标的为金赛银拥有的目标公司51%股权、权益及实质性资产和资料及债务,初步评估转让方所持有总资产为50亿元,包括持有债权30亿元,债务20亿元。金赛银签字人为分公司管理服务部总经理缪毅。

  但这与此前公司宣传的资金管理规模上百亿元相去甚远,与记者所统计、公司公布的投资项目数不符,也与金赛银委托的律师事务所统计的数据有差距。

   9月7日,深圳公安局告知报案人,金赛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已立案进行侦查。

  据记者了解,目前,金赛银北京负责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而王维奇下落不明,投资者称王已闻风跑路。

资金涉嫌被挪用

  一位投资金赛银上百万的深圳客户说,因为有监管部门颁发的正规基金牌照,公司在鼎丰大厦租了五层办公楼,28楼还有豪华高端的私人会所,打着政府支持项目和平安保险担保的幌子,一切看起来正规无懈可击,而正是这些浮华的表象,迷惑了投资者。

  记者根据金赛银公布的项目融资额统计,到期未兑付以及尚未到期的基金产品共有27只,其中,26个项目拟募集资金共计56亿元,但尚不明确所有项目是否全部募集完成,部分项目尚未到期,此外,还有1个无标的项目的资金池产品,但募资数据未公布。

   金赛银投资的项目中,除了1个矿业项目以及农业、工业、食品、影视文化等领域的少数项目外,其余大部分均是房地产开发项目。

   一位离职的财富管理负责人对记者称,主要是由于这两年过度扩张,对项目的风险管控严重不足,加上这几年经济不景气,三线城市的房地产项目严重滞销,才导致无力回款。

   有投资者事后前往鞍山考察项目才发现,现场只有破烂厂房,与项目宣传资料严重不符,青岛三杰项目的募集资金也没有真实投进去。

   在金赛银网站上,宣称公司成立后已成功兑付的有5只产品,其中包括2014年到期的1亿元金日久项目、5亿元博元矿业。

   然而,购买了150万元金日久基金的投资者周小姐告诉记者,今年7月16日到期后没有兑付一分钱,后来问项目方才知道,实际上项目方早已不需要再募资。而博元矿业在2014年底到期后又存续了1年。

  金赛银募集资金,在过去两年就存在拆东墙补西墙的问题。

   今年3月20日至4月10日,深圳证监局对金赛银进行了现场检查,发现管理人将自有财产与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投资,同时,还发现金赛银的多个问题,包括单只基金投资者超过法定数量、向不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资金募集行为不规范、未按规定对基金进行托管、登记备案信息不准确不完整等。

   资金的不规范使用,实际上暴露了金赛银挪用项目资金的迹象,且王维奇个人存在大量挪用客户资金去向不明的问题。但证监局在5月28日发出整改通知,却并未对金赛银作出处罚决定。

   一家房地产私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圈内早有传言金赛银是庞氏骗局,很多项目是空标,曾有朋友推荐过项目就被骗,但没想到金赛银四处砸广告宣传,公司越做越大。

   或许因为危机愈演愈烈,王维奇已不抱有希望,在危机爆发时,王便开始转移优质资产。

   有投资者向记者提供的材料显示,今年4月25日,王维奇下发通知,将张家界贺龙体育馆项目中的4000平米房产抵押至沈阳汇联恒通资产管理公司名下,具体商铺位置由后者挑选指定。

   而投资者事后才发现,购买的基金产品属于有限合伙人形式,并非宣传的保本保息,这就意味着要承担项目投资风险。

   目前金赛银投资者还处在报案阶段,9月6日,金赛银向投资者发出公函,因发行管理的部分基金投资项目出现困难,导致基金出现兑付困难,已委托上海泰瑞洋律师事务所处理各基金投资项目的清理工作(除云南影视基金和武汉鸿润基金外)。

   记者询问目前留在金赛银的管理层和员工时,被告知不清楚项目情况,具体要问泰瑞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