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方星海“赴任”信号

作者:张学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10-22 00:46:30

摘要:对于证监会副主席一职,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走出来的方星海也知道压力不轻,而这份压力则来自于全国上亿股民的钱袋子。

方星海“赴任”信号

本报记者 张学光 北京报道

对于证监会副主席一职,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走出来的方星海也知道压力不轻,而这份压力则来自于全国上亿股民的钱袋子。

10月20日午后,关于方星海将接替现任证监会副主席刘新华的消息迅速传开,其关注度远超同一时间传出的人大校长陈雨露调任央行副行长的消息。然而,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有官方消息进一步印证。

股民的心态是复杂的,他们希望方星海能给已经陷入沉闷的中国股市带来转变,让中国股民和中国股市真的“放心嗨”;然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深知中国股市的改革之艰难,证监会领导的位子不好坐。矛盾中,最需要的是找到一种确定,最为直接的就是翻看方的过往:斯坦福的经济学博士,师从曾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在世界银行供职5年,37岁担任上交所副总经理,43岁任上海市金融办主任,49岁就调任中国经济决策的核心部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

学者、海归、干过业务一线、把过政策大局,可以说是一份完美的履历。更重要的是,跻身于多数都是“50后”的证监会管理层,今年刚满51岁的方星海,有足够的时间去实现自己当年所立下的为中国金融改革“做一些事”的抱负。

证监会主席为何难做

相比于银监会和保监会,证监会的领导中无论是两年前的肖钢,还是上个月的李超,都会引发舆论的轰动,而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传出方星海前往证监会,恰好正值中央高层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连续几次谈及股市和资本市场,而方星海又恰恰来自于中央财经决策机构。

其实,关于方赴任证监会的消息早在2012年底到2013年初的时候就曾传过,当时还是上海市金融办主任的方星海,此前多次在公开场合阐述其对于国内资本市场发展的观点,加上恰逢郭树清执掌证监会,被外界视作推动股市改革极佳人选的方星海,若能前往似乎也是顺理成章。

2012年9月,方星海在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时,曾谈及他对于中国股市所存在问题的理解,时任中国银行董事长的肖钢就坐在他的右手边上。在方看来,过去的10多年时间里,中国的股民没有能够享受到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红利,根源在于制度障碍。

因为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资本市场出现了一个分化,一方面是一级市场中的私募股权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赚得“盆满钵满”,另一方面二级市场上的广大中小投资者却挣不到钱。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二级市场股票市场的发行管理要比一级市场更加严格,方星海将其归纳为“IPO过程政府介入太多”,“股市各种规章制度有点多,管得太死”。

行政监管太多太严的一个结果就是导致二级市场上的供需失衡,一些好的公司在上市过程中支付了巨大的成本,而上市后的供不应求又推高了股票价格,“IPO价格贵得离谱”,而那些市盈率不高的大型蓝筹股,虽然资产收益率很高,但是大股东和管理层更在意于将利润用于规模扩张,而不关切中小股东的回报,最终的结果就是一家好公司并不意味着是一只好股票;另一个结果是,上市综合成本太高让那些高成长性的互联网公司纷纷转向海外股票市场,中国的投资者无法分享其成长的红利。

整个资本市场的利益链条没有理顺,证监会也只能是“扬汤止沸”,2011年10月郭树清上任证监会主席时,作为其多年朋友的方星海就心有担忧,由此说出了后来被外界所熟知的那句话:“我感到一行三会里,最难做的是证监会的主席。”

果不其然,郭树清在上任后,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推动上市公司强制性分红,以此来缓解二级市场上的利益分配,然而并没有解决资本配置效率这一根本问题。

在方星海看来,中国股市经历了2001年和2009年的两次市场化改革,但是这两次改革都只是放开了发行价格,而没有放开发行数量,结果就是导致因为发行数量受限反倒推高了发行价格。早在2012年初,方星海就将这一观点撰写成文,彼时还没有启动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已经很具超前意识了。直到2013年,肖钢上任证监会主席之后,关于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才声势浩荡地启动,然而时间过去两年多之后,关于方星海当初提出的“证监会不要人为调节发行节奏,以免影响发行定价”,仍旧无法实现。

股灾之后的希望

股票发行的市场化,核心在于对资本的定价,从银河证券到上交所的5年多一线从业经历让方星海深知,证券公司的能力提高在这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国内的证券公司,多年来都依存于经纪业务,其收入和利润比例占到了各大证券公司的绝大多数,而经纪业务的收入又完全取决于当年的股票交易市场活跃度;因此,证券公司始终难以摆脱“靠天吃饭”的处境。

在方星海看来,二级市场投资者仅仅依靠一些波段性的操作,虽然可以在短期内产生一些收益,但是如果整个市场难以实现资产的有效配置,仅凭二级市场上的波段性操作是难以产生持续性收益的,股民的获利只能是“偶尔碰运气”。

如何摆脱二级市场波动对业绩的影响,将主营业务逐步从传统的通道业务转向资本中介业务,这是大部分证券公司都认同的战略转型方向;然而,无论是迈向“中国高盛”之路的中信证券,还是定位“小而精”的区域型券商,转型之路并不顺利。

为了推动这些证券公司的转型,郭树清在任证监会主席时,就极力推动券商业务创新,然而今天,券商在业务创新上误入歧途,将盈利的重心放在加杠杆和标准化产品的竞争上,融资融券业务成为了一些券商的“摇钱树”,而券商所具有的专业优势并没有得到发挥。

最终,在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尚未成行之际,一场发生在二级市场上的逐利狂欢启动了,到今年年中,沪深两市2700多家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只微增了10%的背景下,市值同比暴增了168%。很快,一场去杠杆引发了持续长达3个多月的股市暴跌,作为业务违规的惩治,包括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在内的19家券商被开出了25张罚单。

当10月20日传出方星海即将赴任证监会的消息后,A股IPO重启仍然没有任何消息,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也日渐淡出了舆论的视野。股民们心惊胆战地站在沪指3500点下方,心里仍旧期盼着方星海的到来或许能够给中国股市带来更多改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