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郑庆跃天津港时代落幕

作者:王潇雨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11-7 01:26:47

摘要:导致160多人丧生的天津港特大化学品爆炸事故发生近3个月后,官方“深挖”责任的承诺终于落实到了直接责任方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管理层身上。

郑庆跃天津港时代落幕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cc)记者王潇雨北京报道 导致160多人丧生的天津港特大化学品爆炸事故发生近3个月后,官方“深挖”责任的承诺终于落实到了直接责任方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港集团”)管理层身上。

天津市政府政务公开网于11月3日发布公告称,郑庆跃被免去天津港集团总裁、天津国际贸易与航运服务中心主任职务。对此,一位天津港集团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集团目前尚无法对郑庆跃的处理结果有一个预期,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没有立刻通过董事会投票表决的方式对郑的职务予以进一步决断。

“喊冤”的人

在8月12日晚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公司(下称“瑞海物流”)危化品仓库发生特大爆炸事故一周之后,郑庆跃才首次在事故第九次新闻发布会上露面。

“我们是被冤枉的。”这是郑庆跃姗姗来迟的露面之后给外界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句话。郑庆跃说,天津港集团是市属国企,天津港是区域概念,涉事的瑞海物流与天津港集团相互间没有隶属关系。

然而,根据天津港集团官网公布的规划图,爆炸地所处的仓库恰在天津港集团集装箱物流中心区域内。根据规划,该区域包括住宅区、堆场用地、航运服务区远期发展用地。

“他来参加发布会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撇清跟事故的干系。”一位参加了当时那场发布会的天津媒体人对本报记者表示,“天津港虽然权属关系复杂到地方政府都难以干预其内部事务,但从爆炸事故发生之后,一切就已经不在‘土皇帝’的掌控范围之内了。”

郑庆跃在发布会上说,爆炸事故的责任认定,如果涉及到集团公司的责任将决不推卸,如果涉及到集团公司个人,无论是谁也都将严肃查处决不姑息。

一语成谶,结果铡刀落到了自己头上。

在公开喊冤一周之后,最高检察院公布了事故责任的认定结果,包括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主任武岱、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港口管理处处长冯刚、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朱立明以及郑庆跃在内的11名天津市、滨海新区、天津港以及交通运输部官员被采取强制措施。

几乎在天津市政府做出免去郑庆跃职务的同时,天津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港)也发布公告称:“郑庆跃兼任公司董事长,因涉嫌玩忽职守罪目前被检察机关依法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不能继续履行其为公司董事的职责。实际控制人将启动提名调整公司董事推荐程序。公司将按《公司章程》等有关规定履行免去郑庆跃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的审议程序。”

而在对事故责任涉及的部门认定中,天津港被认为“对瑞海公司存在的安全隐患和违法违规经营问题未有效督促纠正和处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天津市政府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虽然天津港、滨海新区以及天津市在管辖权上存在着一定的混乱,但作为事故所在地主体的天津港集团显然没有任何办法撇清责任,这一点郑庆跃不应该不清楚;所以当时试图与瑞海物流划清界限的举动显得非常奇怪,但从当时天津市各方纷纷主动与事故‘切割’的情况看来,似乎这又成为一种明知无用但又无奈的抉择。”

官商间游走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爆炸事故,出生于1962年的郑庆跃或许将和正处在一个新的上升周期的天津港集团一样继续保持向上的姿态。

从1983年进入交通部天津港务管理局(天津港前身),其后的30多年里,先后担任过天津国际贸易与航运服务中心主任、党组书记,天津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天津市政府口岸服务办公室副主任、天津港集团副总裁等多个领导职务。

从职业轨迹不难发现,其在企业与政府之间游走,但一直没有离开过交通运输领域,但在2011年出任天津港集团副总裁之前,并没有成为天津港30年发展历程中多次关键节点的主要操盘者或是重要亲历者。

天津港集团前身为天津港务局,2004 年7 月29 日,为贯彻落实关于港口行业与业务功能分拆的政策,根据天津市《关于组建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的批复》,注册成立天津港集团,天津市国资委持有公司100%的股权。

此时,郑庆跃已跻身天津港务局管理层之列,但并没有按照惯常的发展路径走集团内部的上升通道,而是在两年后离开天津港出任了天津国际贸易与航运服务中心主任等职务。

经过“官场镀金”,2011年重回天津港集团的郑庆跃一跃直接出任集团副总裁一职,并在随后短短几年里成为天津港集团总裁、天津港董事长、天津港发展董事会副主席。

按照天津港集团内部人士此前的评价,郑庆跃在天津政商两界游走多年,不仅有企业管理经验,更了解政府运作方式,这一优势使得在企业资历并不深厚的他得以执掌这家在天津市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企业,并有望在外部环境的助推之下带领天津港集团达到新的发展高度。

作为天津港最主要的运营商,截至2015 年3 月末,天津港集团共拥有生产性泊位151个,其中万吨级泊位106个、集装箱泊位23个、石化泊位28个、通用散货泊位36个、通用杂货泊位41个;生产用库场总面积1191.02万平方米,其中堆场总面积1152.10 万平方米;生产用装卸机械约2475 台。

作为天津港集团总裁出任天津港董事长同样有推动天津港集团资产整合,乃至最终实现整体上市的考虑,特别是在自贸区概念以及天津滨海新区等多方政策优势的助推之下,天津港显然将迎来更好的历史发展机遇,但仿若爆炸事故硝烟散尽之后,郑庆跃的天津港时代草草落下了帷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