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昂山素季:下一个甘地夫人?

作者:王晓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11-11 23:06:15

摘要:在与缅甸军方博弈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后,昂山素季终于等到了对手投子认输。

昂山素季:下一个甘地夫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cc)记者王晓薇北京报道 在与缅甸军方博弈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后,昂山素季终于等到了对手投子认输。

11月9日,具有军方背景的缅甸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下称“巩发党”)承认在刚刚结束的历史性选举中输掉了关键战役,随即缅甸军方也表示将尊重选举结果。虽然距离最终结果揭晓还要等上几天,但是这几天的等待对于为缅甸民主进程牺牲了自己的家庭、亲情、健康乃至15年自由光阴的昂山素季来说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我们大约赢得了75%的选票。”当天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采访时,昂山素季表示。镜头里的她神采奕奕。她已经创造了历史,接下来的问题是,她能否创造未来?

高于总统的人?

摆在昂山素季创造未来之路上的第一个障碍物,就是不能成为缅甸总统的她,将如何来领导这个国家。

缅甸宪法规定,与外国公民结婚或子女为外国人的缅甸人不能成为总统或是副总统,而昂山素季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是英国人。为了跨越这一障碍物,昂山素季将有两种选择:修宪,或者忽视它。

缅甸议会分为两院:人民院和民族院,总席位为664席。根据2008年宪法规定,修改宪法必须得到议会超过70%席位支持(即465个席位),而宪法又同时规定,军方在缅甸议会两院中占有四分之一的席位。如果选举最终结果如昂山素季所说的那样,他们取得了75%的选票,那么这意味着民盟将在缅甸议会中拥有大约374个席位,如果民盟想修改宪法还需要从反对党或者军方那里得到近91个席位,因此修宪对于民盟而言似乎已是一条死路。

另一条路走起来虽然会顺畅一些,但也布满荆棘。按照缅甸宪法,总统候选人将由两院占多数席位的党派和军方各推荐一人,如果一旦民盟能独自在两院取得超过一半以上的席位,它所推荐的候选人将会铁定胜出。而如果民盟所预估的支持率稍有差池,它在两院中的议会席位并未超过一半,军方很有可能与巩发党联合推荐总统候选人,那么将于明年3月举行的总统大选则会再次在缅甸政坛掀起风暴。

为了预防意外的发生,早在大选举行之前,昂山素季就已表明,如果民盟胜选,她的地位“将会高于总统”。虽然昂山素季的这番表态是为了给那些因她无法当选缅甸总统而失望的选民增加信心,但是这种对于宪法的“忽视”却已经为其尚未开始的执政之路笼罩上了一丝乌云。

即使昂山素季表示,她这样做并没有违宪,但缅甸宪法也的确规定了总统为缅甸最高权力领导人。

虽然被视作是昂山素季副手的民盟领导人温田在解释这一角色时曾表示,昂山素季之于缅甸,有可能就会像是印度国大党党魁索尼娅·甘地之于印度,这位意大利出生的前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的遗孀在上一任印度总理辛格任职期间,被广泛认为是印度的实际领导人。而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榜样——事实上,在索尼娅·甘地以及其背后国大党的影响下,作为享有印度“改革总设计师”的辛格并未能实现其所有的改革计划,而民众的失望情绪也最终终结了甘地家族执政印度政坛40年的历史。

只有前锋的球队

相较于昂山素季“超总统”表态,更令人担心的是,隐藏在这一表态背后那些对于执政党而言更加明显的短板。

11月10日夜晚,数万名昂山素季的支持者拥向了位于仰光的民盟总部大楼开始他们的庆祝活动,在那座看似危楼的建筑物外,他们开始唱歌跳舞。在过去的数十年间,这座破败的办公楼曾多次见证了缅甸民主人士的艰苦抗争,但是在突然而至的成功面前,这间仅能容纳几个人的办公室似乎也透露了,面对胜利,他们是多么的缺乏准备。

虽然有可能取得超过一半的议会席位,也有可能会最终走向缅甸政坛的顶峰,但是让外界感到困惑的是,民盟是否有足够合适的人选去填补这些空额。作为一个党派,民盟当然有自己的组织力量,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个党派所拥有的知名度几乎全部来自于昂山素季,除了模糊地喊出了“民族和解与依法治国”口号外,这个党派并没有突出的政治纲领。而其组织体系似乎也缺乏层次感,尽管民盟一直在呼吁招募年轻的党员,但是在其核心层内部,已经70岁的昂山素季还依旧是个“年轻人”。

“如果将民盟看做是一支足球队的话,那将是一支没有中场,也没有后卫的球队。”一位名叫Khin Zaw Win的缅甸社会活动家如此评价道,“他们只有一名前锋”。

作为缅甸民族独立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外表恬静温婉的昂山素季其实骨子里一直都有着军人的刚毅性格。这种性格在她身陷囹圄之际或许能够帮她度过磨难,但在成为执政者后也许会为她带来一些独断的印记。据一位曾经的民盟党员回忆,在昂山素季担任国会议员的那些日子里,民盟所有议员的提议几乎都是在她的授意下完成的,并不会有什么争论,因为在党内领导层中几乎没有人会和她说不。

领导人的个人魅力超越党派在选举之时也许会成为该党获胜的“王牌”,但是当选举舞台撤掉之后,政绩才是检验其能力的惟一标准。

在缅甸,人们称呼昂山素季为“素妈妈”,孩子对于母亲的要求似乎总是无穷且迫切的:作为一个人口超过英国和法国之和的国家,作为一个有着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作为一个世界上最快发展地区中最穷的国家,人们希望新的执政党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好的就业和更多的财富;在结束了军政府近50年的统治后,人们希望特权得以终结,腐败得以惩戒;在这个由135个民族所构成的国家中,人们希望民族和解与地区自治这一困扰缅甸多年的悖论能够得以破解。

“我不想做偶像,只想做一名政治家。”2011年,昂山素季对到访缅甸的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说。“那你得做好被攻击的准备。”希拉里如此回答道。在如此众多希望的重压之下,稍有不慎,昂山素季都有可能会被请下神坛。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