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停业平台大增 P2P风声鹤唳 谁是下一个e租宝?

作者:金微 张夏楠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12-16 22:31:43

摘要:随着e租宝事件的发酵,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受到持续冲击,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大大集团甚至被曝已接受警方调查,惹得众多P2P平台公司纷纷与e租宝划清界限,原本受高息诱惑冲进去的投资者则变得人人自危。

停业平台大增 P2P风声鹤唳 谁是下一个e租宝?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cc)记者 金微 张夏楠 北京报道

e租宝事件已过去一周多,公司除了留下一纸“因经营合规问题被调查暂停日常业务”的公告,还留下近700亿元去向未明的投资账款。12月16日傍晚,警方通报称,各有关地方公安机关已对e租宝平台及其关联公司立案侦查,对相关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对涉案资产实施了查封、冻结、扣押。

随着e租宝事件的发酵,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受到持续冲击,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大大集团甚至被曝已接受警方调查,惹得众多P2P平台公司纷纷与e租宝划清界限,原本受高息诱惑冲进去的投资者则变得人人自危。

合力贷CEO刘丰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e租宝事件对行业的影响会很大,会持续很长时间,甚至会促使类似公司危险早日爆发。事实上,严重后果已经来到了,据鸣金网P2P网贷周报统计,最近一周停业平台数量大幅攀升。

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这个事非常敏感,e租宝事件打击了投资人信心,对整个行业产生了负面影响。

人去楼空

12月8日傍晚,“e租宝网站涉嫌违法经营正接受调查”的消息发布。目前事态影响仍在持续发酵,投资者则开始展开各类维权行动。

12月10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在位于北京市安联大厦27层e租宝的办公楼层看到,办公区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可见里面仍有人在走动,玻璃门外聚集的部分投资者四处走动观望,打听情况。

当日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朝阳区的经侦人员已经在帮助投资人填写“e租宝案投资人报告登记”,并向记者出示了这一表格的照片。表格涉及投资人基本情况、投资及返利概况、投资方式,以及e租宝公司系统情况等共37项信息。

根据盈灿咨询舆情监测系统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10日下午,e租宝维权群的数量已达到114个。

12月12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正在对e租宝网络金融平台及其关联公司涉嫌违法犯罪问题进行调查。此时,有关e租宝被调查的原因已从“涉嫌违法经营”变更为“涉嫌违法犯罪”。《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多地目前已经成立了e租宝专项工作组。

一位山西的投资者12月14日告诉记者,当地经侦部门已表示“可以随时带着证据来报案”,而当地的e租宝门店还开着门,只不过并没有继续做业务,而是配合公安部门的调查。当地业务人员给出的解释是,公司高层已在北京配合相关调查,该营业点近日也在汇集资料明细,往北京报送。

12月15日,本报记者再次来到位于安联大厦的e租宝总部和位于数码大厦的e租宝信息化研发中心,发现两处办公地点均已关闭,并有专人看守。数码大厦21层值守的人员表示,自己是物业,仅仅是配合警方,向前来的投资者提供问询、防止有人进入办公区域取东西。

当日,记者来到朝阳区经侦队报案处时,并未见到e租宝的投资者。报案处的民警回应称,目前只能让投资者尽快报案,别的问题都无法回复。

据网贷之家统计,e租宝事发前,成交总额达745亿元,待收金额704亿元,投资人达90.95万。另有机构报告称,在e租宝90多万投资者中,90%以上都是不懂互联网金融的大爷大妈。而吸引他们来的理由却是看起来眼花缭乱,一句话就是“高息”。

神秘的e租宝

无论多么复杂的P2P,其平台始终离不开两端:资金端和资产端。在e租宝出现之前,融资租赁资产与P2P网贷的合作并不少见,实际开展业务的平台也有很多家。

小存折联合创始人钮馨蓓曾在一家规模较大的P2P平台负责融资租赁资产业务。她解释称:“正常的直租业务,可以限定资金用途,采用等额本息的还款方式,没有还本的集中兑付压力;另外也可以将资产收益权作为融资标的,而售后回租业务更类似于贷款业务,基本的利率水平也很明确。”

e租宝从年初一个多亿的月交易规模迅速膨胀,需要大量的融资租赁资产,但其资产端来源始终成谜;另外,融资租赁的收益率显然并不能覆盖e租宝承诺的投资收益。

“e租宝以高于租赁行业正常收益吸收投资者的资金,以短期资金支撑长期资产,肯定是无以为继的。”风控专家、石榴壳董事长李家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与行业模式的最大区别在于,e租宝的债务人是持有融资租赁标的的租赁公司,与租用标的的企业无关,而一般的P2P债务人是实体企业或个人。

有要求匿名的人士表示:“e租宝的业务模式是找了个租赁公司的壳,但是做的业务与常规的融资租赁完全是两回事。”

而事实上,早在6月初,在线金融搜索平台融360发布《e租宝被评为C-级 融360发三大风险提示》,指出e租宝存在的风险:平台无第三方资金托管、平台存在资金池嫌疑、信息不透明、债权保障度低。

e租宝则对外宣称,其资产提供方,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在外资租赁公司中排名第四。记者查询工商登记发现,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注册资本5.98亿美元。但目前实缴出资额不足4.3亿人民币,仍显示为存续状态。公司由格兰伍德进出口公司、蚌埠市钰诚新材料科技公司、安徽钰诚投资发展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法定代表人也是e租宝的实际控制人丁宁。

根据蚌埠当地媒体在2012年8月17日的一篇报道,格兰伍德进出口公司在丁宁堂弟丁未巍名下,钰诚新材料科技公司属于丁宁,但在工商登记中其法定代表人名叫丁甸。而记者能查到的安徽钰诚融资租赁蚌埠分公司、安徽祥旺贸易公司、安徽恒钰贸易公司等钰诚集团的分公司负责人也都叫丁甸。

除了关联公司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持股,e租宝受到最大的质疑是涉嫌伪造借款人数据。

盈灿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10月份,共有309个借款公司在e租宝平台上发布了共计649个借款标的。但有302家公司在借款之前发生过法定代表人变更,占比达97.7%。变更后,有32人在2家以上的借款公司中任法定代表人,即一人控制2到3家公司。

P2P危情

在经历了近两年的野蛮生长之后,P2P平台终于在2015年年末迎来了监管风暴,而e租宝事件则像一个炸弹,冲击波还远未到终点。

第三方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11月,全国P2P网贷成交额突破万亿达到10329亿元,同比增长267%,历史累计成交额14836亿元。互联网金融在整个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格外显眼。

如此大的规模,行业监管却非常滞后。今年7月,十部委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互联网金融正式进入监管时代,但具体到P2P行业的监管细则至今尚未出台。

事实上,在e租宝出事之前,《华夏时报》记者从有关部门人士处获悉,一家大数据公司已将e租宝的异常情况汇报给了政府部门。刘丰表示,监管早该出台,这是离钱最近的行业,在保证社会安定的前提和鼓励创新的原则下,应该有最基本的门槛和要求,否则可能出现对社会影响很大的事件,以至于劣币驱逐良币,造成社会性危害。

9月份,e租宝以141亿元的成交规模登上P2P排行榜的首位,超过了一些传统大型平台,行业质疑声鹊起。据零壹融资租赁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其他40家融资租赁产品的P2P平台交易也只有9亿元。

“迟早是要出事。”《华夏时报》记者不止在一个场合听到行业人士的质疑,有家平台的CEO在开完记者会后直言:“那不叫P2P而是一个怪物。”

e租宝倒了,随着骨牌被推倒,监管滞后的P2P江湖,谁又能真的完全清白?

12月13日,在上海市举办的“2015年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建设高峰论坛”上,P2P大佬、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直言不讳地说:e租宝其只是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的狼。

有利网CEO吴逸然称,判断一个企业是不是在做互联网金融要看它开展的具体业务,“e租宝有十万员工在销售理财,拉客户投资,但在资产端却看不到任何业务开展的迹象,这就是典型的线下传销形式存在的庞氏骗局。”

e租宝事件还没结束,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大大集团又被曝出事。网传照片显示,大大集团办公室有警察在场,有投资者打出了维权横幅。

《华夏时报》记者向大大集团总部咨询,但网站上公开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找到一位集团工作人员电话进行咨询,对方以工作繁忙为由拒绝接受采访。截至目前,大大集团尚未发布相关公告。

企业官网显示,大大集团是上海申彤投资旗下子公司,2013年创立于上海陆家嘴,以互联网金融为基础,采用线上、线下销售相结合的经营模式,以资本运作、项目投资为主营业务,致力于为高净值客户提供财富管理、资产配置等全方位的综合金融服务。

传闻若不可信,统计的大数据则不会撒谎。据P2P网贷周报统计,最近一周内,爆出了27个问题平台,其中北京6家、上海5家、山东4家;另外,在问题平台中,停业、跑路平台占比最大,分别为41%和37%。

山雨欲来风满楼。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