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美联储加息靴落,中国负利率时代开启? 全球央行重新站队

作者:肖君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12-19 01:20:40

摘要:12月17日凌晨,满头银发的美联储主席耶伦在投资者的屏息中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是美国近十年来首次加息。

美联储加息靴落,中国负利率时代开启? 全球央行重新站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cc)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悬在全球资本市场头顶两年之久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

12月17日凌晨,满头银发的美联储主席耶伦在投资者的屏息中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是美国近十年来首次加息。

加息信号一出,亦喜亦忧。

将其看做是美国经济复苏企稳信号的股市开始狂欢,当天A股上证指数大涨1.81%,港股恒生指数也拐点向上,涨幅0.74%;欧洲多国的股市指数涨幅在1%左右;美国标普500指数涨1.5%。

然而,将其视作是美元走强号角的新兴市场货币则感觉到了一场战争近在眼前。当日阿根廷取消外汇管制,该国比索币暴跌超过30%。与美元关系密切的新兴市场各国货币均存在沉重的贬值压力。

在美联储加息的按钮启动后,全球市场开始沿着两条不同的路径分化。

狂欢后的颤栗

此次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市场预计加息25-50个基点。“这次加息幅度低于预期,而且不会在短时间内第二次加息,接下来只会小幅度往上加。”12月18日,香港尚乘资产管理公司证券及市场管理业务总经理连敬涵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市场因此将之当作利好。在经过两年的加息“恐吓”之后,市场对于“狼来了”的故事都有了些免疫力。但是这些免疫力并不能保证他们将来的健康不受到加息“感染”。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认为,受资金面收紧影响,加息后美国和新兴市场的股市、债市均可能走弱。此外,美联储加息意味着“便宜钱”时代将要结束,资产收益率回升,资金会向低风险资产转移,垃圾债可能会被“踩踏”式抛售。很多垃圾债又集中在大宗商品相关行业,风险更高,值得高度警惕。

美元加息意味着全球打开水龙头争相“放水”结束,这轮宽松周期宣布终结,全球资本将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一些小型经济体的抵抗力将尤其脆弱。“小型的经济体、高度开放、资本又能自由流动的国家,美元加息周期风险会比较大。”招商银行金融同业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未来某些新兴经济体将会遭受冲击。

海通证券最新研究报告称,美元是全球“水龙头”,其加息标志着全球流动性拐点,20世纪80年代后美国5轮加息都引发了区域性金融危机,本轮或也难以幸免。马来西亚、阿根廷、智利、印尼、俄罗斯、巴西等国外债占外汇储备比重均在100%以上,风险值得警惕。

“巴西、俄罗斯等资源出口国,本身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阶段,美国加息更是雪上加霜。”海通证券公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资源出口的价格已经降得很低,而美元加息大宗商品需求会进一步减弱,这最终将会引发地区间的冲突加剧。

人民币“破咒”

美元强周期一直以来都被视作是戴在全球资本头上的一个“紧箍咒”,而为了不受其侵扰,刚刚加入SDR的人民币提前破解了“咒语”。12月1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放弃紧盯美元,转而将人民币汇率与一篮子货币挂钩。

强势美元的回归,让一贯以汇率稳定著称的人民币也不得不改变了方向。在美联储宣布加息的前夕,人民币对美元出现了连续十天贬值,幅度高达近1000个基点。而过去十年汇改当中,人民币对美元在大多数时间里一直都呈现单边升值的趋势,累计升值幅度达35%。

“美元加息加大了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压力,因中美利差正向着有利于美元的方向转换,而利差是汇率的根本驱动力。”刘东亮说,“美元加息带来的美元强势可能进一步放大人民币的波动率。”他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日内波幅上下维持2%不变,但明年全年波幅也许会达到8%-10%。理由是要维持篮子稳定,必须维持这么大的波动。

瑞银集团(UBS)财富管理大中华区投资总监及首席经济学家胡一帆则分析认为,今年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大约为3%,预计明年继续贬至6.80左右。

也有人对人民币未来走势持相对乐观的态度。“人民币对美元有贬值的压力,但未来总体贬值幅度不会太大。”李迅雷认为,日前公布的CFETS人民币指数中,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与去年同期比升值了2%,对其他货币升值,那么对美元贬值也在情理之中。

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正在释放,但不排除在未来某个时点转贬为升。随着明年10月1日人民币加入SDR正式生效,全球对人民币需求增加,人民币有望企稳。日前一次论坛中,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称,人民币是强势货币,不具有持续贬值的基础,未来不排除升值可能性。

中国负利率?

美元义无反顾地步入加息周期,央行的货币政策又将如何起舞?

李迅雷认为,2016年的降准空间仍然很大,因为随着美元加息资本流出,人民币流动性会受到影响,需要降准加以对冲,“今年降准是5次,明年至少5次会有的。”

今年以来,美元加息预期使得资本流出压力大增,月度外汇占款多次出现负增长,央行采取了多次降准、降息动作,还打出了双降组合拳。

刘东亮也称明年降准空间还很大,“明年至少共计降准300个基点以上,会保持与今年一样的频率。” 一般每次降准通常为50个基点,那么300个基点包含了6次降准。今年降准同时还配套了定向降准,即实际上每次降准力度超过50个基点。

招商证券分析师闫玲认为,市场强化了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人民币对美元波幅将提升,为保持流动性松紧适度,央行将采取包括降准、公开市场操作、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等多种流动性管理方式对冲。

“年内或者还有一次双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加大没关系,只要保持对一篮子货币稳定就可以了。”刘东亮预计,即使美元加息带来人民币贬值压力,但降息的通道并未关闭,因经济低迷仍需刺激,明年或还有一到两次降息。

目前,一年期人民币存款利率为1.5%,如果每次降息25个基点,只需3次降息,利率便会降至0.75%,与通胀率相比会进入负利率时代。11月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0.8%。央行未来是否有必要将利率降到如此之低?

在李迅雷看来降息的作用已经临近极限。“从经济来看降息有必要,但同时也会推进利率市场化,明年应该在利率市场化上有更多的动作。现在尽管官方利率降下去了,但是市场的实际利率还是比较高的,如果把实际利率降下去,尽管官方利率不降,也会使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低。比如采取降低企业发债的要求,打破刚性兑付,进一步完善信用体系等办法。”

美联储已经亮明了自己的立场,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将要重新排队,然而经过8年金融危机的侵蚀,无论是加息抑或是降息全球央行的腾挪空间已然十分有限。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