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重组评估泄露天机 兴化股份“拼爹”保壳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12-23 22:28:36

摘要:2014年亏损1.5亿元,2015年仍不能盈利,“披星戴帽”已不可避免,该如何保壳?

重组评估泄露天机 兴化股份“拼爹”保壳

本报记者许金民成都报道


2014年亏损1.5亿元,2015年仍不能盈利,“披星戴帽”已不可避免,该如何保壳?

兴化股份(002109.SZ)近日宣布公司将进行资产置换,拟置出现有的硝酸铵业务,置入LNG、DMF资产。

兴化股份获注的DMF属于兴化化工。方案显示,近三年,这家公司亏损较上市公司更为严重。

LNG则来自延长天然气,后者旗下现有五个液化站,一个刚投产,两个在建;公司11月才成立,模拟净利润仅1863.4万元,较2014年缩水近90%。

置入的资产现状不佳,前景如何?兴化股份聘请的评估机构意外泄露天机。

他们采用收益法预估,结果显示这部分资产未来将会“跳水”,其价值或仅为现在账面净资产的一半。


谋划资产置换

兴化股份的这次重组由资产置换、募集配套资金两个部分构成。

方案显示,公司将剥离现有的硝酸铵业务,这部分资产预估为10.4亿元;购进的则是实际控制人延长集团旗下的延长天然气、兴化化工各100%股权,预估值则为42.1亿元。

一卖一买产生的价差,兴化股份将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弥补。预计股份发行数量为4.8亿股,发行价为6.68元/股,此价格较停牌前的收盘价便宜近22%。

兴化股份还要募资。募资金额上限暂定为17亿元,发行数量为2.1亿股,发行底价变成了8.22元/股;延长集团计划参与认购,认购数量约为10%。

两项工作完成之后,这家上市公司的业务将发生变化,总股本也将由现在的3.6亿股骤升至10.5亿股;大股东不再是兴化集团,而是延长集团。

兴化股份进行重组,实为被迫。资料显示,这家上市公司现为硝酸铵行业的龙头老大,产能80万吨/年。

除了生产硝基肥外,硝酸铵还用于生产炸药,久联发展(002037.SZ)便是兴化股份的客户。

作为一种危险化工品,政府对硝酸铵的监管极为严格。2002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曾下发通知,“暂停进口硝酸铵”、“不再批准设立新的硝酸铵化肥生产厂(点)”。

通知挡住了“后来者”,却让原有厂家嗅到了商机,并开始疯狂扩建,行业最终沦为产能过剩。

于是,硝酸铵的价格节节败退,连跌四年。数据显示,2011年此品种尚有2600元/吨,现如今仅1540元/吨,跌幅超过40%。

卓创资讯硝酸铵分析师杨新秀透露:“现在很多硝酸铵企业都已停产,全行业都在亏损。”

兴化股份也不例外。2014年该公司亏损1.5亿元,今年则预告全年亏损金额为1.1-1.4亿元;待2015年年报披露后,公司便将“披星戴帽”。

硝酸铵价格尚在探底,留给兴化股份保壳的时间却仅有一年,因而,他们才会决定置换业务。

这次置入的延长天然气11月24日才成立,兴化股份方面不讳言就是为了本次重组。

延长天然气的主营业务为LNG,也就是将购买的天然气液化之后再出售,“下游主要为LNG重卡。”12月21日,董事会秘书席永生透露。

这家公司旗下现有五个液化站,总产能90万吨/年。其中,两个早已运营,一个刚投产,两个在建;实际产能50万吨/年。

兴化化工成立时间较早,剥离纯碱业务之后,目前这家公司拥有30万吨/年合成氨、30万吨/年甲醇、10万吨/年甲胺及DMF,三项构成一条完整产业链。

需要说明的是,DMF是一种溶剂,现主要用在合成革生产中。


置入资产前景叵测

重组方案已经出炉,经深交所审核之后,兴化股份便要复牌。

投资者期待股价大涨,恐怕不太现实,在重组报告书中,评估机构先泼了他们一盆冷水。

方案显示,本次重组的评估基准日为2015年12月31日,即本月月底。

兴化股份方面预计,届时,延长天然气的账面净资产为12.1亿元,兴化化工则为28.4亿元,这其中包括12月9日延长集团刚注入的29亿元资金,两项合计40.5亿元。

采用资产基础法预估,评估机构认为两家公司值42.1亿元;采用收益法预估,却仅值20.8亿元,约为账面净资产的一半。

招商证券分析师柴沁虎解释:“收益法是看未来,如果资产未来盈利能力强,评估便会升值,否则减值。资产基础法则看现在,也就是现在重建一个这样的东西,评估要花多少钱。”

评估机构缘何看衰延长天然气、兴化化工的前景?

席永生回应,出于谨慎,他们在估算两家公司未来收入时,所采用的产品价格皆为当下的价格,所以预估值会比较低。

“我认为价格将会出现上涨;另外,我们液化所购买的天然气就来自延长集团,价格还是有优势的。”简而言之,也就是“拼爹”。

LNG、DMF当下有多低迷?数据显示,现在LNG的出厂价约为2600元/吨,与年初相比已经“腰斩”。

DMF则于2010年11月见顶,当时的价格尚有7000元/吨,连跌五年之后,目前该品种的价格仅4000元/吨,跌幅约为43%。

因而,2014年延长天然气的模拟净利润约1.8亿元,今年前11个月已缩水为1863.4万元。

2013年兴化化工亏损3.3亿元,2014年亏损扩大至4.3亿元,今年前11个月的亏损金额则为1.1亿元;若延长集团不注资,这家公司早已资不抵债。

未来LNG价格会不会上涨,尚无定论,但它的下游正遭受重创。由于油价大跌,相较于烧柴油,以LNG为燃料的重卡已不具优势。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11月,国内LNG重卡产量尚不足1.4万辆,同比大跌69%;2013、2014年这项产品的产量则分别超过3.6万辆、5万辆,增幅为119%、37%。

跌了五年之后,DMF恐怕亦难以反转。

卓创资讯分析师戚蕾透露:“DMF这种溶剂有毒。去年国内的消费量约为58万吨,今年将缩减为54万吨。行业内现有12家企业,总产能118万吨/年,过剩一倍。除非有公司退出,否则价格难有起色。”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