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康达尔陷入股权之争 绝地反击京基集团

作者:陈小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8 23:25:24

摘要:历史上因庄家吕梁而名声大噪的农业股康达尔(000048.SZ),如今又陷入了股权之争。

康达尔陷入股权之争 绝地反击京基集团

本报记者 陈小瑛 深圳报道

历史上因庄家吕梁而名声大噪的农业股康达尔(000048.SZ),如今又陷入了股权之争。

牛散林志利用13个账户潜伏康达尔两年后,在元旦前将股权协议转让给了京基集团,目前,京基集团等一致行动人持有康达尔29.68%股权,而华超投资等一致行动人持有康达尔31.66%,两者持股仅一步之遥。

与激烈的“万宝之争”一样,去年康达尔也曾停牌3个月来筹划重大重组反击“野蛮人”,但以失败告终,此后,康达尔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监管层和法院身上,在今年元旦假期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后,康达尔、京基集团在1月6日作出回应,相互指责对方。同时,双方都在向法院起诉对方的违规行为,而控制权之争的结果也将取决于法院的判决。


控制权之争

康达尔与新进股东京基集团的公然对抗,亦充满戏剧性。今年元旦期间,深交所发出的首份关注函,焦点正集中在康达尔为何不披露林志与京基集团股权转让及权益变动,京基集团又自行联系信息披露媒体发布公告。

同时,康达尔指责京基集团擅自联系指定信息披露媒体有选择性的上网披露相关材料,是否属于私下提前透露或者泄露未公开重大信息的情形、是否属于操纵股价?

康达尔直指京基集团涉嫌内幕交易,并已经向监管部门举报京基集团。同时,康达尔还对不久前林志等人与京基集团的股份转让“持保留意见”。

双方的争斗,实际上在两年前就已埋下伏笔,自2013年9月5日,林志委托委托匡某某在其办公室具体操作林志、陈木兰等13个个人账户陆续买入康达尔股票,至2014年7月20日合计持有康达尔15.81%股份。三次达到5%的披露线,林志迟延至2014年12月4日才进行披露。林志等13人的行为,受到深交所和深圳证监局的处罚,还吃了60万元的罚单。

2015年6月,林志开始向上市公司发函,要求股东大会增加提名董事候选人等两项临时提案,但被康达尔拒绝,理由是林志以一个人的名义提出,其个人仅持股1.34%,不符合标准,故其提案依法不能提交股东大会表决,此举也引发了林志向法院起诉康达尔侵害股东权利。

在抵制外来人的同时,康达尔总裁在2015年7月期间,耗资上亿元两次增持公司股票,将持股比例上升至29.99%,华超投资同时增持,连同一致行动人占股31.66%,按照规定,大股东持股超过30%后,每年至多增持2%。而京基集团也在8月份股灾期间暗暗举牌康达尔1890万股,占股4.84%。

到2015年9月康达尔收到通知,林志幕后支持者京基集团逐渐浮出水面,林志、京基集团及王东河8月31日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就共同行使康达尔股东权利事宜达成一致行动安排。

“康达尔对未来的业务定位虽然是农业互联网加金融,但目前有近一半主营业务是房地产,而京基就是房企,进入康达尔看中的是公司在深圳的优质土地资源,同时也可以作为京基未来的上市发展平台。”一位熟悉京基集团的投资机构人士告诉记者,京基集团是作为长期投资,并非短期炒作行为,取得公司控制权是非常明确的目标。

这让康达尔更加紧张,于是开始实施反击方案。

林志等人因短线交易,引来了康达尔的起诉,去年9月7日,公司董事会决议,将以诉讼方式向林志等13名自然人追缴短线交易收益。

成败有待法院判决

同时,从去年9月8日起,康达尔以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为由停牌。但停牌三个月后,12月8日,康达尔公告重组计划失败。

康达尔狙击“野蛮人”的希望转向了监管层和法院,12月8日公告称,公司管理层将采取法律措施就林志、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涉嫌违反证券交易法律法规的行为依法进行追究,就其违法行为向有关监管部门进行举报。

而前期林志等13个人与京基集团的关系,也成为双方争执的焦点,在康达尔看来,林志等人只是京基集团的马甲,若如此,京基集团将涉及内幕交易和信批违规。

在去年9月前,本报记者曾询问京基集团是否与林志有关联,当时京基集团人士回复称,双方并不认识,而京基集团买入康达尔的股票也只是做些财务投资而已。林志及其控制的13个账户买入康达尔股票与京基集团无关。

市场有传言称,林志实际上曾为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的司机,而其余12人也多为京基集团内部中低层员工,但京基集团公开回应称,只有其中2人是京基集团员工,而其余人员与林志很早就认识,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

尽管京基集团否认林志、王东河、曹艳梅和陈家慧买入康达股票仅为个人投资行为,不受京基集团控制,但曹艳梅为林志的配偶,陈家慧为京基集团董事陈辉之女,这种种亲密关系,都在隐射与京基集团的关联。

2015年12月29日,京基集团通过协议受让方式,彻底将林志控制的10个账户所持康达尔16.27%的股权,以每股33元价格收入囊中,转让总额为20.98亿元。

2015年12月期间,京基集团买入康达尔1930万股,占康达尔总股本的比例为4.94%。至此,京基集团实际持有康达尔26.05%股权,加上林志(通过3个账户控制)合计持有康达尔29.68%的股权。而华超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康达尔31.66%股份,双方股份只差2个百分点。

康达尔又因此而状告京基集团,认为在内幕信息公开之前的敏感期内买卖上市公司股票属于内幕交易。

面对京基集团随时可能提出改组公司董事会的威胁,康达尔方面表示,京基披露的权益变动书在发布前未获得上市公司授权和认可;其次,康达尔董事会对该权益变动书中的真实性持保留意见。

但康达尔公告称,广东高院已受理公司诉林志、京基集团、王东河等人违法增持公司股票一案。康达尔认为京基集团与林志相互串通,非法利用他人账户进行证券交易,涉嫌操纵股价,请求法院判令冻结上述举牌人表决权,同时减持至持股5%以下并上缴至少5亿元违法收益等。

“已有法院判决的先例,这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目前来看,我们胜算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康达尔内部人士对记者说,公司与京基集团的对抗已无需多言,从此前公告中就能看出来。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