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索罗斯的下一步棋

作者:包涵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30 00:01:32

摘要:达沃斯上的一番言论彻底将索罗斯送到舆论的风暴眼上。在这个瑞士小镇,他承认自己正在做空美股,并豪赌亚洲货币贬值。而他关于“中国经济硬着陆将不可避免”的观点更是产生了蝴蝶效应,越过大洋,引发了中国舆论的海啸。

索罗斯的下一步棋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cc)记者 包涵 北京报道

达沃斯上的一番言论彻底将索罗斯送到舆论的风暴眼上。

在这个瑞士小镇,他承认自己正在做空美股,并豪赌亚洲货币贬值。而他关于“中国经济硬着陆将不可避免”的观点更是产生了蝴蝶效应,越过大洋,引发了中国舆论的海啸。

这一次,索罗斯以一个人民公敌的形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从1998年到2016年,18年一个轮回,被戏称“满世界戳泡泡”的索罗斯再次将目光盯上亚洲,盯上中国。

而熟悉索罗斯操作手法的人则对他今天的处境毫不意外,这个信奉“哪里的市场被认知过度,就要去哪里做空”的大鳄,注定将在趋势的“敌人”与“先知”这两个名头中被争议不休。

公敌之路

2014年10月,索罗斯曾谈及他对中国货币和股市的看法。

彼时,他坦言亚洲的经济形势与1997年有类似之处,比如信贷泡沫与资产泡沫。而且中国处在结构调整和去杠杆去产能最艰难的时期,经济仍面临很大的风险。但中国人民币发行机制的转变和人民币国际化可以避免东南亚金融危机时的通货紧缩局面,这种状态下他不会做空中国。不过如果股市过热,他则愿意关注并做空一下。

然而,这番观点在中国正在启动的牛市中并未掀起任何涟漪。

时间过去一年多,这一次,在中国股汇双杀,投资者信心空前薄弱的状态下,索罗斯的发言立即引发空前关注。尤其是他关于做空亚洲货币的表白,基本被认定为所指的正是人民币和港元,而他关于中国经济硬着陆的表态更引发各大主流媒体的炮轰。虽然他也表示,由于中国拥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更自由的政策,中国可以处理好硬着陆问题。但这已不能增加中国媒体对他的好感。

长久以来,索罗斯以善于发现拐点并及时布局而扬名立万。1992年打赌英镑贬值,获利10亿美元;1997年狙击泰铢,引发亚洲金融危机;2012年做空日元,获利10亿美元;2013年做空黄金,赚得盆满钵满;2015年,在瑞郎风暴前提前平仓。

这次他再次豪赌亚洲货币贬值,结果尚不得而知,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不多的一次败北正是因为遭遇了中国。

1998年,刚刚横扫亚洲的索罗斯携巨资来中国香港试图做空,却遭到了中央政府支持下的香港政府的顽强抵抗,最终铩羽而归。

事实上,索罗斯这次成为人民公敌也并非他的第一遭,早在他当年横扫亚洲的时候,就曾遭到东南亚舆论的强烈指责。当时,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香港召开的国际金融年会上遭遇索罗斯,强烈指责他在东南亚的投机行为,说这使东南亚国家经济倒退20年,等于抢穷人的钱给了富人,不啻为一种犯罪。

而索罗斯则回敬:抱怨市场无用,政府应反省自己金融体系本身存在的漏洞。

回顾索罗斯与中国的渊源,则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索罗斯就已和中国建立联系,并与时任中信集团董事长荣毅仁一起吃饭,索罗斯名下基金会在1986年10月到1989年5月两年多时间里,赞助了中国将近300个项目,总赞助额250万美元。

1998年索罗斯狙击香港失败,但他其后一直坚称对此从不后悔,并强调亚洲金融危机没有他也会发生。当然,索罗斯对中国也并非一直唱空,2009年,金融危机刚过,他就表示中国经济目前已经开始复苏,虽然全球范围内的牛市尚未到来,但中国可能是个例外。

大鳄的动机?

在谈论中国股市的时候,索罗斯曾表示,好的市场机制需要对冲,多头未必创造财富,而空头未必减损财富,多头与空头应彼此尊重。

看过索罗斯名著《金融炼金术》的人,大多知道“反身性理论”正是索罗斯投资之术的灵魂,也不难理解他为何总是与趋势为敌。

他曾自嘲他在成为一个成功金融投资家之前,曾是一位失败的哲学投机家。在他眼中,泡沫最初总是自我强化,而在这一过程中最终走向自我毁灭。这种总是在事物发展中看到反讽和悖论的投资习惯最终让他嗅到一个个做空的机会,越是被认知过度的市场,越会成为他的猎物。他也因此为自己的基金起名为“量子”,喻意变数常有,定数不常有。

正因为索罗斯不可捉摸的个性和对“反身性”的独特理解,市场目前有声音认为,索罗斯此时发声也许有两个目的:一是已经完成战役,打算撤退,想引投资者入市接盘;二是准备打响战役,吹起集结号笼络战友。

事实上,索罗斯发声之时正值港币创下8年来新低,恒指跌破19000点,他若做空,确实已经收益颇丰。

其有名言,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大多数时候,索罗斯的确是这样做的,以2013年狙击黄金为例,在市场终于意识到“真凶”是索罗斯时,他早已完成战役。

而如果是第二个目的,则意味着国际空头做空人民币的战役才刚刚开始。那么比关注索罗斯本人更重要的,则是不给大鳄们战机。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就直言,索罗斯并非中国真正的敌人。比他更可怕的,是市场形成的人民币贬值的一致预期。一旦央行陷入与市场对抗的局面,外汇储备不断消耗的局面是危险的,过去18个月中国外汇储备已经缩水约7000亿美元。因此,与其和索罗斯打口水战,不如做好自己的功课,努力消除人民币贬值预期。一旦贬值预期消失,索罗斯就会明白已无战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