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贷款拖欠不还 2亿商业汇票无法兑换 九九久起诉最大客户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2-19 23:20:04

摘要:一场普通的货款纠纷,恐将牵出一起刑事案件。近日,九九久(002411,SZ)在深交所发布公告,披露已起诉江苏琦衡农化拖欠货款2.13亿元。

贷款拖欠不还 2亿商业汇票无法兑换 九九久起诉最大客户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一场普通的货款纠纷,恐将牵出一起刑事案件。

近日,九九久(002411,SZ)在深交所发布公告,披露已起诉江苏琦衡农化拖欠货款2.13亿元。

在诉状中,他们意外爆料曾收到过琦衡农化给付的4张、金额合计2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付款人为广州浪奇(000523,SZ);孰料,当他们拿去兑付票款时,却遭银行拒绝。

琦衡农化的确是广州浪奇的参股公司,汇票怎会无法兑付?

2月17日,广州浪奇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他们从未向琦衡农化开出过商业承兑汇票,“我们也是看到公告后才知道此事,现已报案。”

合作伙伴将对簿公堂

九九久这次起诉的琦衡农化,和公司一样注册在江苏南通市如东县,彼此互为客户。

上市前的2007年,九九久曾上马了三氯吡啶醇钠项目,并于2009年8月实现批量生产,最初产能为5000吨/年。

“三氯吡啶醇钠是生产农药毒死蜱的一个重要的中间体,九九久的项目采用的工艺是三氯乙酰氯法,原料为三氯乙酰氯、丙烯腈。”招商证券分析师柴沁虎透露。

琦衡农化恰恰就生产三氯乙酰氯,产能为2.05万吨/年,于是双方开始合作。

九九久向琦衡农化采购三氯乙酰氯生产三氯吡啶醇钠,但公司并非农药企业,没有毒死蜱装置。

琦衡农化拥有三氯吡啶醇钠生产线,产能仅3000吨/年,规模较小,却有毒死蜱客户基础;因而,他们便承担了为九九久销售三氯吡啶醇钠的任务,并逐渐成了最大客户。

以2013年为例,公开资料显示,当年九九久共销售三氯吡啶醇钠2.10亿元,其中向琦衡农化出售的金额便高达1.02亿元,占比超过48%。

九九久曾表示,琦衡农化与公司有着多年的稳定合作,合作中,琦衡农化一向遵合同、守信用,未曾出现违约情形。

然而,这次他们却改了口。

九九久在公告中透露,自2013年1月起,公司向琦衡农化销售三氯吡啶醇钠,琦衡农化一直存在拖欠货款的情形。

2015年6月,正在重组中的九九久决定追讨欠款,曾和琦衡农化签订《还款协议》,经双方确认,欠款金额为2.89亿元。领航干细胞公司为这项还款计划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怎料,后来琦衡农化只偿还了其中一小部分,截至起诉日,仍余2.13亿元并没有偿付。

今年1月,九九久一纸诉状将琦衡农化告上了法庭,此案现已获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九九久请求法院判令琦衡农化立即支付2.13亿元货款,及213万元逾期付款违约金,两项共计2.15亿元。

在此之前,他们还提出了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并获支持。

法院裁定,冻结琦衡农化、领航干细胞公司银行存款2.15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权益。

九九久的这份公告于春节前发出,春节后,该事项现在推进到什么程度?

2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公司询问,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回应:“你从哪里知道开庭了?好像没有吧!这个我还需要去了解一下。”

2亿元汇票疑为假汇票

为追回2.13亿元货款,九九久与琦衡农化将对簿公堂,这只不过是一起金额较大的经济纠纷。未料,因为一项爆料,该事件现已升级。

九九久在公告中透露,2015年7月20日,琦衡农化曾交给公司4张票面金额均为5000万、合计2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用于支付货款,汇票的付款人为广州浪奇。

琦衡农化有广州浪奇开出的商业承兑汇票并不奇怪,因为广州浪奇是他们的股东。

这项入股行为发生在2013年。当年7月,广州浪奇签署《股权转让合同》,耗资1.98亿元从江苏中冶手中收购了琦衡农化25%的股权,由此成为二股东。

这次投资曾引发巨大争议,让广州浪奇一度陷入舆论漩涡。

原来,广州浪奇主要生产洗衣粉、洗衣液,是一家日化企业,琦衡农化的主业却是农化,两者毫无关联。

另外,当时琦衡农化成立仅9个月,他们的资产皆来自收购;截至评估基准日,公司的净资产仅2亿元,25%的股权约值5000万元,为此广州浪奇却花了1.98亿元。

广州浪奇随即作出回应,琦衡农化的大股东王健作了业绩承诺。

王健保证,广州浪奇投资完成当年及其后4个会计年度,琦衡农化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6526.51万元、1.03亿元、1.15亿元、1.4亿元、1.59亿元;若未完成,将现金补偿。

广州浪奇是从江苏中冶手中收购的股权,业绩承诺本应由江苏中冶的两位股东桑志国、沈建军承担,王健为何要“越俎代庖”?

对此,王健曾向记者透露:“桑志国、沈建军是我们公司的人,实际上,我控制着江苏中冶。这么一说,你该明白了吧?”

王健还表示,之所以让琦衡农化整合多家公司的资产,目的在于上市,“我们计划3-5年内上中小板,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都已确定,计划今年10月确定保荐机构。”

2013年距今已过去3年,琦衡农化最终没有挂牌,他们恐怕还将第三次无法完成业绩承诺。

广州浪奇2015年半年报显示,去年1-6月琦衡农化出现亏损,亏损金额为889.09万元,与1.15亿元业绩目标相差甚远。

收到琦衡农化给付的商业汇票后,九九久表示,他们曾委托开户银行托收票款,却遭到拒绝,拒绝理由是“账户资金不足、印鉴不符”。

这似乎预示着4张商业汇票恐系假汇票。

2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广州浪奇求证,证券事务代表张晓敏回应,公司从未向琦衡农化开出过商业承兑汇票,此事现已报案。

他们并不担心案件影响公司利益,“业绩承诺是王健做的,不是琦衡,到时候完不成,协议都在,那就……”张晓敏随即沉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