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注册制启动遭误读 多传闻加速沪指大跌超6% A股,惊弓之鸟

作者:王兆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2-26 23:26:03

摘要:猴年的A股真的可以用上蹿下跳来形容,前一分钟还在为难得的反弹欢呼雀跃,后一分钟市场就出现熟悉的暴跌身影。

注册制启动遭误读 多传闻加速沪指大跌超6% A股,惊弓之鸟

本报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猴年的A股真的可以用上蹿下跳来形容,前一分钟还在为难得的反弹欢呼雀跃,后一分钟市场就出现熟悉的暴跌身影。

   2月25日,A股在结束了3天反弹,早盘开盘后冲高未果大幅暴跌,截至收盘,上证综指报收2741.25点,跌6.41%;深证成指收市报9951.08点,跌7.34%。中小板指和创业板指下跌更是超过7%,再现千股跌停的悲惨局面。

   纵观其原因,从资金面吃紧到保监会禁止单个保险公司购买股票,再到主板和创业板注册制强行推进等传闻出现,可谓应有尽有,包罗万象。前几天,证监会新主席上任后的万种期待和投资者刚刚恢复的信心,瞬间灰飞烟灭。

   26日开盘,证监会第一时间澄清传闻,表示从未单独研究过创业板注册制,根本不存在3月1日创业板全面停止审核的安排,也不存在主板、中小板择期再做安排的问题。

    当日,A股探底回升,截至收盘,沪指收于2767.21点,上涨0.95%,深证成指收于9573.70点,上涨0.24%,创业板继续下跌,收于2014.92点,跌幅为1.09%。

   几条传闻就使市场如此暴跌,可见市场如惊弓之鸟,投资者信心如此脆弱,一有风吹草动就先跑为上。在市场人士看来,唯一的原因是目前处于弱市,获利就会迅速了结。市场只有调整后才能吸引资金,而反弹一旦横盘,传闻一来,自相踩踏就会发生。

暴跌再次来袭

   证监会新主席刘士余的上任,激发了市场的热情。2月22日,市场震荡上扬,沪指摸至2900点,随后两日呈现小幅震荡。然而,暴跌来得如此突然,25日,市场出现百点下跌,再次千股跌停。一时间,各种传闻四起。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第一时间发布微博指出,市场非理性的下跌不会持续,投资者们不要恐慌,市场不具备连续大跌的基础。首先,蓝筹股估值已经到位,且目前的杠杆水平已经在低位。同时,1月流动性宽松利于市场。国际上,原油低位回升,人民币汇率波动降低,资本市场引入外部资金力度加大。

   26日开盘前,证监会及时澄清传闻。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再次重申,编造、传播股市谣言是违法行为,将进一步加大打击股市谣言的力度。同时,将加强舆情监测,及时澄清不实传言。

    对于市场担心3月1日将启动注册制改革,会对市场扩容造成影响,证监会此前曾明确表示,该日子是指全国人大授权决定两年施行期限的起算点,并不是注册制改革正式启动的起算点,改革实施的具体时间将在完成有关制度规则后另行提前公告。

    此次邓舸再次强调,注册制改革是我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方向,改革的制度设计必须充分考虑我国市场的环境和条件。全国人大做出的授权决定,为启动注册制改革的技术准备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据。证监会将按程序研究制定专门的部门规章、信息披露准则和规范性文件,系统构建注册制的规则体系。这一工作需要有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在此过程中,证监会将与市场各方充分沟通,凝聚共识,形成改革合力。在此之前,新股发行受理和审核工作的规则不变、程序不变。

    同时,邓舸还指出,对于方正证券24日公布拟于2月29日起解除此前融券交易的临时性限制措施,证监会并未对证券公司提出过相关要求,方正证券暂停或恢复融券交易属于公司自主的商业行为。

   2015年8月3日,沪深证券交易所修改业务规则,规定投资者融券卖出后自次一交易日起方可偿还融入证券,此后融券业务规模快速下降。截至2016年2月24日,全市场融券余额23亿元,当日融券卖出交易额1.2亿元,仅占当日全市场交易量的万分之二。

   对于后市,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曹卫东则认为,市场不具备再次大跌的可能。短期市场总体偏弱,未来的市场将会在2638点和2900点之间进行震荡整理。

   李大霄则表示乐观,他认为市场传闻澄清后,随着恐慌情绪的消退,市场会以回暖为主,第一目标收复2850点,第二目标收复3000点。

   26日,G20峰会召开,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中国继续实施稳健的宏观政策。中国货币政策仍有空间和工具。中国财政政策更加积极,赤字增加。中国经济结构和质量正在改善,经济基本面依然强劲。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中国也有强烈愿望,让股本融资市场更好地发展。

注册制过渡期需做足准备

   3月1日,中国证监会将正式授权开启注册制改革之路,市场各界予以高度关注。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注册制推出是大势所趋,但是最终实施还需要一个过渡期,过渡期大概需要两年左右时间。其间,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包括《证券法》修订完成,许多过渡措施要实施到位等。

    曹凤岐认为,首先,证监会要转变职能,从“一票批准权”转变为“一票否决权”。也就是说,企业的上市申请经过交易所、中介机构的审核后,还需要报到证监会,但是证监会不做实质性审查,只做程序性审查,如果企业没有问题,就可以发行上市了。这样,证监会就有时间去做调查研究,如果发现问题,证监会就可以“一票否决”,叫停企业发行上市。

    第二,证监会的监管方式也要发生变化,由事前监管变成事中和事后监管,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第三,需要加强交易所的独立性。注册制实施后,审查权交给了交易所,现在交易所和证监会是一家的。因此要加强交易所的独立性,并把交易所转变成真正的会员制。这些都需要时间。

    第四,交易所必须建立和完善审查程序、审查制度和审查标准。例如,规定符合哪些标准的企业可以在主板上市,哪些企业能在中小板或者在创业板上市,而且这些标准必须是真实的。假如交易所没有一套这样的标准、制度和程序,那么企业上市就乱了。所以说,对交易所来说,需要转换、制定和适应新的制度,这也需要一个过程。

    第五,注册制对信息披露的要求更加详尽,因此对中介机构的要求也会更高,这也需要转变的时间。其实,在注册制实行后,我国存在两个交易所互相竞争的情况。总体上来说,两大交易所对企业上市标准的要求是一致的,但是也需要分工负责。

    曹凤岐直言,在这一过程中,法律制度必须逐渐完善。如果在3月份就盲目放开注册制,那么资本市场将比现在更混乱。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注册制的新老划断问题,也不容忽视。在注册制实行后,期初会有大量的企业申请上市,同时当前还有几百家企业在IPO的门口排队。在过渡期内,需要对以上两部分企业实行“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策略,排队企业的审查仍需要监管层继续完成,而新企业的上市申请直接用“新办法”。对此,市场需要有一个思想准备,要不然企业上市就混乱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